第48章:这个锅只能让夜慕寒背了(2 / 2)

木锦阳依旧保持淡定的给夜慕寒检查,正检查夜慕寒的瞳孔,顿时露出惊讶,但很快又恢复淡定,连忙对其他医生说道:“你们先去外面等着,患者伤口我还要再做些细微处理。”

对于扶桑医院的老副院长所说的话,他们完全没意见,而且这手术的气味他有些受不住。

立刻应声出去,还把门也关好。

木锦阳再次看向夜慕寒,淡淡的说道:“醒了?”

不过,夜慕寒却没反应。

“跟你木伯伯就不用装了,麻药都退了吧?”木锦阳微笑看着他说道。

但对方还是没理他。

“那你想不想知道,他们刚才为什么会那么说?”

木锦阳的话音刚落下,夜慕寒的眼睛瞬间睁开,“为什么?”

果然还是被他算准了,怎么也算是他看着长大了,对于夜慕寒脾气他多少都是了解一些的,知道他介意什么。

“看你这清醒状态,应该醒了有一会儿了吧?”木锦阳刚说完,忽然,想到了什么,心里咯噔一下,感觉不妙。

夜慕寒轻嗯了声,语气微冷道:“在那个女人吃东西的时候。”

听到这话,木锦阳刚提起的心,又放了下去:还好,只是看到吃东西。

“那位女医生,那是我们扶桑医院的院长,因为你的情况太危险,只能请院长出手。”

“咳咳……她刚才吃的是榴莲蛋糕,所以,那些医生刚才才会对你有些误会。”

木锦阳说着,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为了他们院长,这个锅只能让夜慕寒背了……

可是,夜慕寒的脸色瞬间黑了下去,额头青筋跳动。

木锦阳见他如此生气,立马安抚道:“你别生气,你先身体才刚手术好,不宜动气。”话落后,又想到了什么,对了!

“夜鹏飞父子也来了,看上去来这不善,你怎么想?”

虽然是为了转移他的转移他的注意力,但确实很管用。

夜慕寒听到那两父子,也没空去计较扶桑吃东西的事了。

气息森冷,眸光也暗了几分,“他们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