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完(1 / 2)

第七十八章

叶临西丝毫没管厕所里的宋茵,扬长而去。

她回了座位上,原本正在跟旁边人说话的傅锦衡,转头看了一眼,随后他从兜里掏出一方帕子,侧身过来在她头发上轻轻擦了下。

叶临西低头,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长发也被溅上了水。

傅锦衡低声问:“开心了?”

叶临西一怔。

瞠目望向他,心头大骇。

片刻,她垂眸突然低笑了起来,原来他都知道呀。

所以他干脆说道:“开心,别提多开心了。”

这种人她还真是想见一次揍一次。

傅锦衡也不多问别的,反而是说:“刚才上了一道汤,我喝了还觉得可以。”

叶临西看着她面前摆着的小盅,于是端起来,细细品尝着。

待喝完几小口,她望着他,轻轻点头:“真好喝。”

晚宴之后,两人携手离去。

第二天,叶临西因为不用上班,在家里躺个正爽,结果又睡了个回笼觉。

谁知就被放在床头的电话给吵醒了。

她伸手摸过去,接通后,听到姜立夏咋咋呼呼的声音:“临西,临西,我们在群里给你发信息,你怎么都不回啊。”

“我在睡觉,”叶临西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朦胧沙哑。

姜立夏:“我去,这么大一出戏,你居然没赶上,还睡什么睡呀,赶紧起来呀。”

她就差大喊一声,起来一起嗨。

叶临西无奈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床头闭了眼睛几秒,这才慢悠悠问:“又怎么了?”

“又怎么了?你居然不知道?”姜立夏有种“全世界都知道你居然还不知道”的诧异。

叶临西:“有话直说。”

“赶紧去看云起科技的官博,真的好大好大一场大戏。”

云起科技?

叶临西赶紧挂了电话,打开微博。

而电话微博的另一端姜立夏只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嘟声。

倒也不必挂的这么快吧。

叶临西登录上微博,刚点开搜索栏,准备搜索云起科技的名字,结果就看见热搜‘云起科技回应争议’这个词条挂在上面。

而且后面还跟着一个爆字。

她赶紧点进去,果然第一条微博就是云起科技的官博。

云起科技官博:近期关于对云起科技公司相关事件的声明。

【1、关于发表在某论坛的《科技巨头光环之下的累累尸骨》一文,文中特指某底层员工经核实,乃是安翰科技前职员顾某。顾某与2016年与安翰科技签约合同,后离职。但经查他离开公司后,在与安翰科技有直接竞争关系的公司就职,因此安翰科技提出劳动仲裁。后经仲裁庭判决,对方违反竞业限制协议,要求其立即终止新的劳动合同。以上判决是经过法院公平、公正、公义之裁决。

2、顾某之前任职安翰科技,乃是本公司新推出产品‘小k’的项目组员之一,目前因顾某涉嫌违反商业机密泄露,本司已对顾某提起诉讼。

3、因论坛文章疑有水军推动,在文章发表的第一时间,我司已报警处理。

云起科技自成立之日起,便深刻秉持着创新自我的企业理念。

抄袭一事,实非本公司之所为,也实非本公司之擅长。

对于此事对社会公共舆论资源的浪费,我们深表歉意。

之后,我们将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对于这么长的一篇声明,叶临西几乎是每个字都看完的,而底下的评论早已经到了五万多。

“抄袭一事,实非本公司之所为,也实非本公司之擅长。所以擅长抄袭的是谁??”

“我就知道这事儿肯定要反转!!!因为之前看那个人卖惨说竞业限制赔钱,我就想说的,你要是不违反竞业限制,法院怎么可能叛你赔钱呢。”

“这年头,新闻果然要等几天再看,这不就反转了。”

“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下这个事情啊,现在看来是这个顾某跳槽到华康公司,然后被判违反竞业协议。然后华康呢先上市了一款产品叫小安,接着云起科技又上市了一款产品叫小k,但是这个顾某呢之前正好在小k这个项目组工作过。所以谁抄袭谁,你们看懂了吧[狗头]。”

“这年头贼喊捉贼,都敢喊这么大声了?”

“我说你们都是云起的水军吧,明明华康的产品先上市的。”

因为这事儿太过反转,因此底下网友也是吵翻了。

本来只是网友吵,直到另外一个官博出现。

――北安公安

北安公安的官博上在十二点时,正式发布了一条警方通报。

官博明确表示,在警方接到了云起科技公司的报警之后,对文章一事进行调查核实,发现嫌疑人宋某雇佣人员进行网络炒作,以达到陷害对手公司的目的。

因相关人员的行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警方目前已经立案侦查。

并且依法对嫌疑人宋某采取了措施。

都说商场如战场,对手公司相互敌视,确实是常有的事情。

至于私底下使手段什么,也都不少见。

不过这买水军陷害竞争对手,还被警方这么活生生的打脸,可真是稀罕事儿。

大概因为太过稀罕,因此底下评论也都是震惊。

“@华康科技,赶紧出来挨打吧。”

“一个高科技公司也玩这种下作手段?我可真的是长了见识。”“现在网络水军真的太猖獗了,赶紧管管吧,一天到晚的利用无辜网友达到自己的目的,我说你们是不是也太下作了。”

“又是一起傻子被骗子玩弄的案例,傻子是网友,骗子是你@华康科技。”

叶临西看到这里,也不免觉得痛快、畅快、解气。

她退出微博,迅速打开了自己手机的备忘录。

其实之前那篇文章刚出来时,她就写了一条长长的澄清微博,只可惜那时候没有机会发出去。

如今云起科技的微博,既然发了,她也不介意在添砖加瓦一下。

落井下石这种东西,也要看是对谁。

于是叶临西又把写的微博,仔细检阅了一遍,这才发在微博。

幸亏之前她特地申请了一个叶临西律师的微博。

如今倒是派上用场了。

叶临西:“大家好,我是叶临西,是顾某违反竞业限制协议一案的律师之一。之前因收集证据未能及时澄清,如今幸运的是能看到真相大白的一天。”

“而云起科技官博未能详细澄清的地方,我想身为本案律师的我,可以做一些补充。首先,我要澄清的就是,这次诉讼并非是帖子里所说的报复性诉讼。安翰科技确实在之前进行过股权和人事变动,但是这跟本案完全没有关系。”

“至于顾某在文章中所说家庭面临破碎,生活无法保障,以此博取大众同情心,更是荒谬至极。因为这一切是顾某本人造成,并非公司的错误。相较于公司,员工确实是属于弱势方,但是并非所有的过错都可以用一句你弱势就可以弥补的。倘若只是因为你弱你就有理吗?”

“至于网上谣传什么卧底、间谍,安翰科技被收购一事完全是合理合法的程序。我希望某位前创始人说的,过往总总,不想再提。你确实不应该再提,因为提起来丢人的只有你自己。”

“作为一名职业律师,我行事对得起自己的职业操守。”

“就如同今日警方所说,网络并非法外之地,任何人说话做事都应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

“至于对于某公司贼喊捉贼的行径,我深以为憾,毕竟我相信贵公司绝大多数的员工应该是兢兢业业的好员工,只可惜某些领导人员只能通过网络水军陷害这样的方式竞争,手段实属下作。希望你们不要辜负每一个想要做事的好员工。”

“其他问题,我们法庭见。”

叶临西这微博发出去,一开始是石沉大海的。

毕竟她也没几个粉,直到十几分钟之后,某位顶流大明星的点赞不期而至。

一下子引爆了流量。

齐知逸也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了她的微博,居然还点了个赞。

于是这条长微博,数据一下飞起,甚至迅速评论和转发都破万。

“小舅妈好刚,法庭见,爱了爱了。”

“我的天,小舅舅和小舅妈太惨,遇到这种贼喊捉贼的贱人公司。”

“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小舅舅和小舅妈。”

“呜呜呜呜,我好喜欢律师小姐姐。”

一时间,华康科技简直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哪怕之后华康科技发了一篇不痛不痒的声明,结果引来的是更大的谩骂。

叶临西倒是没指望网友把这公司干掉,毕竟华康的产品也不是面向普通人的,这种高科技公司只要技术过硬,还真不会被网上这些流言蜚语伤着。

叶临西只想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既能伤人,又能伤己。

他们能玩弄网络水军,终有一日,也会被害。

晚上,傅锦衡说不回来吃饭,叶临西多嘴问一句,才知道是爸爸叫他回大宅。

叶临西一听,那还了得。

生怕他回去又挨教训,赶紧让司机送她回去。

到了大宅,她跟傅锦衡就是前后脚的事情。

阿姨一看见她,正开心呢,就听她问:“锦衡回来了吗?”

阿姨立即指了指书房,“正在跟先生在书房里说话呢。”

完了,完了。

一定是被骂了。

一想到之前他站在这里挨骂的模样,叶临西心底就泛着疼。

哪怕骂他的那人是他爸爸,可是她还是不开心。

于是叶临西径直走到书房门口,赶紧敲了敲房门,也不等里面说请进,推门就进去。她虽然是硬着头皮往里闯的,可是说什么心底已经想好了。

“爸爸,您别责怪……”叶临西一进去,就要开口劝。

可等她看清楚里面,发现傅锦衡安静坐在一旁,傅森山则正坐在书桌后面,父子两人脸上都是平静表情,看不出丝毫剑拔弩张。

还是傅森山见她闯进来,淡淡问:“临西有事儿吗?”

“没…没有。”

可偏偏傅森山像是戳穿了她心底的想法,“以为我叫他回来,又是要骂他的?”

叶临西:“没有。”

嘴上说着没有,可是行动却完全是另外一套。

其实傅森山也确实没什么事情,云起科技的事情在网上闹腾的沸沸扬扬,他也只是叫傅锦衡回来了解一下情况罢了。

他这个年纪,已渐渐开始放权。

如今底下这个儿子有出息,旁人羡慕都来不及,他又怎么会苛责太过。

况且之前宋家的事情,他也问过南漪,说起来还真怪不上傅锦衡。

哎,只能说造化弄人吧。

傅森山也不想多说,挥挥手示意傅锦衡跟叶临西一块出去。

叶临西心底又尴尬又心虚,一边往外走还一边回头看了一眼他旁边摆着的杯子,问道:“爸爸,需要我给您倒杯水吗?”

卖乖,她还是很擅长的。

傅森山轻笑:“水就不用你倒了。”

叶临西哦了一下,就听他又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