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1 / 2)

第二章

本就密闭的电梯空间,此时仿佛陷入了死一样的安静。

这句话像是一道雷劈在叶临西的头上。

一瞬间,她有种被命运摁住了头盖骨的感觉。

果然,人不能有侥幸心理。

叶临西不擅长撒谎,应该说是她从来不屑于说谎,一向活的潇洒肆意,用不着撒谎来掩盖。奈何为数不多的撒谎,居然就面临这种当场翻车的情况。

特别是当她垂眸,看见傅锦衡手腕上带着的手表。

她不仅觉得要窒息,甚至还感觉到自己的脸皮都快被烧红了。

-

就在昨天。

叶临西躺在酒店水疗室享受spa的时候,她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随手拿起一看,是傅锦衡打来的。

她当时惊得从床上弹坐了起来,深吸口气,接通电话。

傅锦衡:“生日礼物收到了。”

叶临西边拍胸口舒气,边心中暗暗诋毁‘平时也没见你这么有礼貌’,实在是她吓得心跳差点停止,以为自己偷偷回国被发现。

她和傅锦衡深谙商业联姻表面夫妻的准则,结婚这一年来,她在美国读书,他在国内工作,互不打扰,各自岁月安好。

当然过生日这种时候,还是要有所表示。

毕竟她平时刷他卡的时候,一点都没手软。

此刻看着傅锦衡戴着的手表,叶临西终于记得自己昨天娇嗲让人头皮发麻的话。

她当时说:“亲爱的,因为我要准备毕业典礼的事情,实在没办法抽空回国陪你过生日,所以我特地给你买了一点小礼物。”

电话许久没声音。

不知是她这一声亲爱的叫懵了,还是被她过分娇软甜腻的声音电麻了。

半晌,傅锦衡语气平淡:“谢谢。”

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打开礼物盒子,安静望着躺在里面的手表。

这牌子他表柜里也有很多支,没有低于百万。

小礼物……

傅锦衡扯了下嘴角,想象到她刷卡时的随意和自然。

两人都没继续这样虚伪的客气,赶紧挂了电话。

其实傅锦衡能打电话过来,谢谢她买的生日礼物,叶临西都觉得是不是盛亚集团快要倒闭了,他这个总裁闲的没事干。

不过她想到自己现在过着全世界各地飞,四处买买买的美好生活,多半还是托了傅锦衡的福。

就还是衷心希望盛亚集团长长久久下去吧。

-

昨天她婊里婊气的表演还犹在眼前,今天就被发现应该在美国准备毕业典礼的人,居然出现在国内这个五星级酒店。

饶是一向理直气壮的叶临西,都忍不住心虚起来。

事实证明,人在最尴尬的时候,都会病急乱投医。

叶临西脑筋急转,转移话题:“我的房间在63楼,要不要去坐坐?”

她声线很好听,特别是软下来说话的时候,透着勾人的味道。

无巧不成书。

一直关着的电梯门在此时缓缓打开,她说的话,不轻不重的飘了出来。

以至于原本等在电梯门口,正抬脚准备进来的两个男人突然停住。

两人面露尴尬的对视一眼后,往后退了一步,都不进来了。

傅锦衡直接按了63楼,电梯门关上后,叶临西后知后觉道:“不是,刚才那两个人什么表情?”

她望向傅锦衡:“他们该不会以为我饥渴到在电梯里勾引你吧?”

听着叶临西小嘴不悦的指控,傅锦衡一张始终保持着寡淡的脸,突然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淡笑。

他说:“难道你没有?”

叶临西:“……”

这次,她连耳根都开始泛红,气得。

你别太自信了,别!太!自!信!

真把自己当世界的中心,以为是个女的都得为你神魂颠倒?叶临西心头的恼火被他轻描淡写的语气惹了起来。

因为他话里莫名透着一股‘能勾引我是你的荣幸’的味道。

让人火大。

叶临西刚才的那点小心虚彻底消失,整个人唇线微抿,双手环抱在胸前,站在电梯里离他最远的地方,整个人透着一股冷若冰霜的高贵不可侵犯感。

不知是楼层太高,还是这电梯的速度太慢,叶临西觉得度秒如年时,总算到了。

电梯门打开,她抬脚就往外走,丝毫不管身后的人。

傅锦衡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莫名觉得好笑,他仗着自己腿长步子大,没两步已经走到叶临西身边。

到了套房门口,叶临西开始翻包找房卡。

傅锦衡靠在门边低头看着她,不得不说,走廊暖黄灯光也丝毫没柔和她的五官,她犹如正盛开的玫瑰,透着张牙舞爪的明艳。

特别是她的皮肤有种通透的白,垂眸时眼睫上被染了一层绒绒的光。

或许是画面过于养眼,傅锦衡罕见的主动开口:“怎么突然想起来回国?”

这话算关心?

叶临西也从包的夹层里找出房卡,她一边刷卡开门一边语气轻飘飘道:“我说我是今天特地赶回国为你庆生,你信吗?”

下一秒房门大开,叶临西轻抿了下唇,彻底闭嘴了。

因为站在门口,他们清楚看见客厅里的情况,大大小小十几个购物袋此刻正被整整齐齐的摆在茶几旁边。

颇为壮观。

有种列队完毕的士兵,等着将军检阅。

而站在门口的叶小将军,丝毫没有买东西时的开心,只有褪不去的尴尬。

她转头看向傅锦衡,就看见他脸上写得明明白白的三个字:我不信。

*

六十三层楼上的总统套房,客厅是两面全景玻璃墙面设计,将整个北安市中心的华丽夜景尽收眼底。

哪怕再低调回国,叶临西也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

叶临西在开放式吧台给自己拿了一瓶水,拧开喝了一口,她才想起来问:“要喝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