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1 / 2)

第三章

一夜,叶临西睡的并不算踏实。

因为在睡梦里,她梦见自己身上被绑着一个巨大的的蝴蝶结,然后一直被一遍又一遍翻来覆去的拆开。

反反复复的被折腾,却又逃不开。

以至于她睁开双眼时,身体的倦意第一时间清晰的传递到脑海中,就是整个人明明醒了,可依旧疲倦到连手指尖都懒得动。

她正要起身,反而是旁边的男人先动了一下。

叶临西睡觉不算老实,平时一个人睡的时候整张床都是她的,此时两人躺在一张床上,半夜她翻来覆去时,被旁边的傅锦衡不耐烦的箍在怀里。

这一睡就到了天亮。

所以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男人近在咫尺的脸。

大概是睡了一夜的关系,平时被妥帖梳向脑后的黑发此时随意散落在额前,高鼻、薄唇,哪怕是用最挑剔的眼光看,这张脸也是该死的好看。

呵。

长得倒是人模狗样。

叶临西一边看一边心底唾弃他。

直到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发出嘟嘟嘟的震动声。

叶临西深吸一口气,认命似得伸手去拿床头的手机,等拿到手之后,她看了一眼,都是微信消息。

红字数字还在随着震动不停上升。

都是姜立夏发来的。

她看了一眼时间,早上七点,因为姜立夏熬夜党属性,她很少会这么早活跃。

叶临西点开对话,屏幕往上滑,从第一条开始看。

姜立夏:【我就知道连韵怡这个白莲花迟早要摔跟头。】

姜立夏:【只是没想到报应居然来的这么快。】

姜立夏:【年度打脸,我都替她尴尬。】

……

姜立夏:【我倒是要看看这次小绿茶的粉丝还怎么替她洗白,要不是市区禁烟,我好想买一万响的鞭炮放一下。】

连着十几条,全都是毫无掩饰的幸灾乐祸。叶临西看到连韵怡的名字,一时也来了兴趣,她半靠着床头坐了起来。

连韵怡是目前正当红的小花旦,连爆了两部剧后,粉丝非常日天日地。

姜立夏之所以对她有这么大的怨念,是因为之前她有本小说要改编成电视剧。

当时连韵怡签了出演女主的意向合同。

谁知营销号爆料之后,连韵怡粉丝闹了起来。她们不仅集体联合起来更换头像抵制连韵怡出演这部剧,甚至还有大粉亲自下场发长文质问工作室。

嫌弃小说不是大女主、人设不够好,ip名字不够大。

本来姜立夏没在意,以为是粉丝日常辱骂工作室而已。

谁知后来连韵怡居然真的毁约了。

她不仅辞演了姜立夏的小说,居然还很快选定了另外一部同样是ip改编剧,甚至那部改编剧的原著作者,还是姜立夏的对家。

当时叶临西不在国内,都不妨碍姜立夏跟她打两个小时越洋电话,吐槽对方的白莲举动。

特别是连韵怡经纪人的表演。

对方说:“粉丝反对实在是厉害,都说这个角色跟韵怡之前演的有点重复,不应该再接。而且韵怡又是宠粉的性格。”

“经过综合考虑,我们只能辞演。”

姜立夏自从进入影视圈之后,一直顺风顺水,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被粉丝这么百般羞辱后,连韵怡辞演转头就去演她对家的新剧。

哪怕是扎小人,都不够泄姜立夏心头之屈辱。

叶临西轻按语音键,懒懒散散问道:“出什么事了”

姜立夏见她回复信息,她立马发了语音过来。

姜立夏:“前两天连韵怡的工作室不是公开宣布,她是今年唯一一个受c牌法国总部邀请参加巴黎时装周的女星。营销号又立即联动爆料,说她马上要官宣c牌的品牌大使。”

姜立夏:“可是你知道吗?昨晚有人爆料,c家有个总监出事了,她出事之前骗了好多人的钱,连韵怡就是其中之一。她的法国总部邀请是假的,品牌大使是买的。”

居然还有这种事。

叶临西听完,都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虽然叶临西自己是大小姐做派,不过并不妨碍她讨厌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绿茶。

而且还是一朵坑害她姐妹的小绿茶。

随后姜立夏又发了一条语音过来。

叶临西点开。

姜立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消息,我立马床头蹦迪。”

她清脆如铜铃般的笑声,哪怕叶临西已经将手机声音调到了最小,在安静的房间里依旧响的刺耳。

叶临西听完,下意识看向身边。

她转头垂眸间,正好与身边的男人四目相对,或许是对视的太突然,两人眼底都泄露了真实的想法。

叶临西:这个狗男人醒了,干嘛一直不吱声,他还想偷听到什么时候?

傅锦衡则是一种略微妙的眼神,仿佛是在说‘让我看看这是两个什么恶毒的女人,这么爱在背后diss别人。’

叶临西忍不住道:“看什么看。”

她一动,傅锦衡的视线往下移。

叶临西低头看自己,她穿着吊带长裙,v字型领,大概是因为睡了一夜,领口凌乱,刚才一动时肩带下滑,原本就肌理细腻白皙的胸口,此时更露出大好风光。

她立即伸手拽紧自己领口,眼神警惕的看着傅锦衡。

傅锦衡明显被她的动作逗笑了下,他目光微沉,却没说话。

反而直接掀开身上的薄被,起身下床。

他这是什么眼神?!

虽然傅锦衡一句话没说,可他这样更能撩起叶临西心底的火气。

叶临西眼看着他往洗手间去,可走到门口时,男人突然回头看了过来。

他说:“别遮了。”

叶临西嘴硬:“关你什么事。”

片刻后。

他似笑非笑道:“昨晚我有哪样没做吗?”

叶临西先是一愣,随后又迅速明白。

这话不就是昨晚他该看的、该摸的、该干的都做完了,让她赶紧收起这矫情劲儿。

在傅锦衡把洗手间门关上时,叶临西才想起来自己应该要反驳他。

好气!

叶临西气得双手在床上猛拍了几下。

直到放在被子上的手机被拍的翻过来,才发现姜立夏又发了几条语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