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1 / 2)

第四章

“这世上怎么会这么小心眼的男人,我真的搞不懂了,两张门票而已,他居然连两张门票都舍不得给我,而且你是没看见他的表情,简直是绝了……他就是我人生最大的绊脚石,跟他再多待在一起,我非得折寿几年不可。”

“这种人为什么还能有老婆!!”

等傅锦衡走后,叶临西还气得浑身发抖,姜立夏重新打电话过来,她竹筒倒豆般的抱怨,恨不得把这个男人喷的体无完肤。

姜立夏这才知道,原来叶临西房间里真的有男人。

不是她听错了。

只不过这个男人是她老公。

姜立夏问:“你老公怎么知道你回国的?”

“别说了,”一提到这个,叶临西就泄了气,她真觉得这次回国之前没看黄历。

她想着上飞机那天,上面应该写着,不宜出门吧。

要不然怎么就能诸事不顺呢。

叶临西把昨晚她一回酒店,就在电梯里碰到傅锦衡的事情告诉姜立夏。

在姜立夏听得一愣一愣之余,忍不住问道:“有没有可能,他其实知道你就在那个酒店,然后故意给你惊喜?”

姜立夏开始发挥她一个作家的出色想象力。

叶临西哼唧:“你说的那个,是霸道总裁和他的小娇妻剧情。”

可惜,她和傅锦衡双双拿的都是塑料夫妻在线拆台剧本。

人设碎了一地,粘都粘不起来。

姜立夏见她心情不好,哄道:“这样吧,我帮你想想办法。虽然我不认识齐知逸经纪公司的人,我在娱乐圈也有点门路。只是头排别想了,你也知道的,我们逸崽真的很红啊。”

事到如今,叶临西还要求什么头排,她声音恹恹道:“麻烦你了。”

姜立夏给她出主意:“要不你跟你老公撒撒娇,不就两张门票,他还真至于不给你。”

“他就是至于,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刻薄、无理、抠门。”

况且让她去求傅锦衡……

她!叶临西!就是死也不会开这个口!!!

因为她就是这么一个有骨气的人。

“把我们小玫瑰仙女气成这样的,确实是狗男人。”姜立夏说着,突然说道:“不过你说你老公刻薄、无理吧,我没什么发言权,但是这个抠门就有点过分了吧。”

叶临西大眼睛微瞪:“你到底站在哪边的。”

姜立夏:“好吧,我瞎了,他就是抠门。”

叶临西:“……”她还不如不说。

倒也不是姜立夏故意拆叶临西的台,而是就她目前看到的,傅锦衡对叶临西那可真是一掷千金都不能简单形容的。

光是去年姜立夏陪叶临西去巴黎时装周,她就在号称有仙界第一品牌的valentino订了两条高定小裙子,每条都是十几万欧。

更别提,她在巴黎置办了七八个行李箱,专门装她的战利品。

姜立夏陪她去,是因为她有个项目是关于时尚圈题材。

她跟着过去采风。

结果彻底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有钱人的快乐她体会不到’。

叶临西虽然家里也有钱,但是婚后她刷傅锦衡的卡,丝毫没有手软。所以抠门二字,实在扣不到傅锦衡头上。

只不过此时叶临西在气头上,姜立夏也就瞎几把附和她。

叶临西还想吐槽的时候,外面响起门铃声。

她说:“我不跟你说了,有人敲门。”

挂了电话,叶临西直接走到门口,打开房门,看见站在外面的秦周。

她唇角微抿,没有主动开口。

秦周微微颔首,轻声说:“夫人,傅总让我送你回家。”

这是嫌她回国住酒店不回家住,丢了他的脸?

叶临西摆出一副高贵冰冷的模样,粉嫩唇瓣轻轻一张:“我不去。”

秦周似乎料到她会这么说,脸上丝毫没露出意外的表情,就连笑容都维持着恰到好处的分寸:“傅总说您早点回家,下午才有精神去看演唱会。”

叶临西正要开口,却突然意识到这句话的意思。

早点回家……去看演唱会?

你不早说。

叶临西竭力克制心底的小窃喜,没在脸上流露出过于开心的笑容,不过心底格外痛快,这才差不多嘛。这个狗男人虽然刚才是恶劣了点,但还知道主动求和,算他识相。

在她正准备点头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拿出来一看,是傅锦衡打来的。

她磨蹭了几秒钟,才慢悠悠接通,“干嘛?”

傅锦衡:“我让秦周送你回家,你见到他了吧。”

叶临西见他笃定的口吻,不想让他得意,强调道:“我告诉你,这次我是看在秦周的份上,毕竟他平常伺候你已经够惨的,才没有为难他。”

傅锦衡不太上心的说:“那我替他谢谢你。”

这算什么呀?

打一棒子给个甜枣吗?

叶临西不太开心的想着。

直到傅锦衡低声说:“回去之后再睡一会儿,昨晚不是一直喊着太累了,想睡觉。”

叶临西:“……”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她昨晚之所以一直喊累,还不是因为这个人拉着她乱搞到半夜两点多,她一直被翻来覆去,害得她一晚上连做梦都觉得自己被拆皮剥骨了。

*

最后叶临西还是回家了,因为她的行李有点多,秦周干脆把她先送回去,之后又回酒店把东西搬了回来。

她回家之后,沾床就睡着了,确实补了一个回笼觉。

因为没人打扰她,她睡到下午两点多才醒。

她起来之后,赤着脚踩在地毯上走进跟卧室连着的衣帽间,扑面而来的淡香,让她有种神清气爽的舒适。

再抬头看看眼前这个足有七八十平大的衣帽间,她就更快乐了。

她婚后一直在美国,基本没怎么回国。

以至于她收藏的大部门包包和首饰都留在这里,并未带走。

好久不见,她的小宝贝们。

叶临西一会儿看看这个包包,一会儿试戴珠宝,快乐的如同飞回林中的小鸟。

在衣帽间里待了一会儿,叶临西这才下楼。

到了楼下,就听到厨房里有动静,她伸头看了一眼,就见里面的阿姨,正在灶台边忙忙碌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