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1 / 2)

第五章

叶临西的手掌被傅锦衡轻握着,就这样在郑阿姨的注视之下,走到了门外,到了已经停在门口的宾利旁边。

司机早已经等着,这会儿拉开车门。

叶临西先上车坐好,傅锦衡则是从另一边的车门坐了上来。

两人坐定之后,司机上车赶紧启动车子。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到,她回过神的时候,车子已经驶出了别墅的院子。

一开始,车子里是安静的。

司机开车自然是一句话都不说的,身旁的男人更是话少,他才不会主动开口。

至于叶临西,她看了一会儿车外的风景,结果越看越生气。

没一会儿,她主动转头,伸出两根手指拽着傅锦衡衬衫肩膀处的布料,惹得原本正低头看手机的男人转头看向她。

傅锦衡看着她,没主动开口。

叶临西并不是憋得住的性子,小嘴质问道:“你刚才说那个话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影响我的声誉。”

傅锦衡微挑眉,漫不经心道:“怎么影响了?”

叶临西见他还敢嘴硬,声音拔高:“你过生日却要陪我去看演唱会,这让别人知道怎么想我,还不得在背后说我这个当老婆的一点都不贴心温柔?”

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原本明艳的脸此刻越发生动。

两人之间距离极近,说话间,她身上极浅的香味一点点飘到他鼻尖。

叶临西一身品味活脱脱被钱堆了出来,就连她选的香水,都叫傅锦衡一点都不腻,反而有点淡淡的勾引。

傅锦衡突然溢出一声轻笑:“所以这就是你偷偷回国的原因?”

怕别人议论她,丢下丈夫不管,跑去看小偶像的演唱会。

被完全正中靶心戳到心事的叶临西,在这一刻闭上了嘴巴。

她这人其实就是太虚荣。

明明夫妻关系冷淡又表面,还非要营造出一股恩爱美满的架势。

没办法,叶临西打小就受惯了别人羡慕的目光。别人还在为新买的一双耐克鞋高兴的时候,她已经穿着香奈儿珍珠鞋上学了。

她的人生在别人看来,就是羡慕嫉妒恨的轻松模式。

因此她无法接受有人在背地用同情的口吻议论她,“那个叶临西长得再漂亮又怎么样,老公还不是不喜欢她”、“我就说这种家族联姻都没好下场的”、“这种大小姐有什么好羡慕的,连婚姻都不能自由。”

总而言之就是,她和傅锦衡可以塑料。

但是别人不能说!!

哪怕是一个字,她都不想听到。

她将脸撇向车外,干脆不看他,只不过沉默了几分钟后,她忽然开口:“那你干嘛也要跟着我去看演唱会。”

千万别说是为了她哦,她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唾沫星子喷在他脸上呢。

傅锦衡:“大宅那边以为你没回国,所以打电话让我回去吃饭庆生。”

她!就!知!道!

她只是个工具人而已。

虽然叶临西日常秀恩爱时也会拿他当工具人,但她就是这么双标,他这么干的时候,她很不爽。

不过叶临西觉得这人也实在是古怪。

他是那种肉眼可见跟傅家的人很疏离的那种,要不是知道他跟他妈妈长得很像,叶临西怕不是真的会偷偷怀疑他是什么从外头抱回来的私生子。

就像过生日,他宁愿跟她这个塑料老婆待在一起,都不愿意回家吃饭。

可是叶临西想了下,傅家的长辈都很和蔼,不管是奶奶还是他爸妈,看起来都是性格温和又好相处的。

反而是他整个人整天端着个冷脸,浑身上下都快写满‘人类别靠近我’。

叶临西轻瞥了他一眼,一时心头感慨万千。

一时,竟不知该替他爹妈惋惜,还是心疼自己。

毕竟余生要跟他过的,是她。

*

到了演唱会附近,因为时间还早,傅锦衡带着叶临西先去吃东西。不过叶临西此时正处于兴奋状态,没什么胃口。

在餐厅的时候,她还遇到了几个齐知逸的粉丝。

隔壁桌的小姑娘们,因为拎着的袋子上是齐知逸的卡通头像,所以很好认。

叶临西朝她们看了几眼后,对面的傅锦衡抬头。

她突然说:“我不喜欢的话,你别说。”

傅锦衡似是被她的话逗笑了下,他嘴角一松,脸上也透着好笑:“你怎么知道我说的话,你不喜欢听。”

那还用问,因为你的嘴巴里会吐出来象牙吗?

叶临西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不过她看在他今天过生日的份上,还是说道:“说吧,你想问我什么。”

“这种……”傅锦衡只说了两个字,便顿住了,像是极难找到形容词一般,过了好几秒,才缓缓说:“小朋友,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

叶临西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心底的白眼翻的更快了。

你才小朋友。

你全家都是小朋友。

只是下一秒,她突然意识道:“你不会是吃醋吧?”

也是,自己如花似玉的老婆,不喜欢他却偏偏喜欢年轻英俊的小鲜肉,心底不是滋味,确实可以理解哦。

叶临西想到这里,忍不住双手托腮。

她今日特地把长发梳成丸子头,妆容上一改往常的精致明艳,连眼影都是用了更适合夏天的粉色,明艳小玫瑰变成了桃花精。

不仅显得青春活泼,透着一股难得的可爱。

她眨了眨眼睛:“虽然人家是喜欢逸崽,但是你正室的地位,在人家心底是不会变的。”

在如此做作的声音下,原本正在夹菜的傅锦衡,眼皮微掀。

他看向叶临西,就见她小脸被手掌托起,像某种爱吃松子的小动物。

莫名有点儿可爱。

傅锦衡:“人家是谁?”

叶临西:“……”

算了,当她没说过。

*

在这个小插曲之下,叶临西还是心情很愉悦的去了开演唱会的体育馆。外面摆着很多摊位,卖着各种各样有关齐知逸的东西,荧光棒、手幅、写真集、会发光的头箍。

特别是头箍,感觉人手一个。

叶临西下车的时候,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

让她和傅锦衡一起戴这玩意?

光想想她就抖了一下。

好在他们到的时候,观众已经开始入场。于是他们跟着人群,进入场馆内。现场很嘈杂,但是并不乱。

他们很顺利的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第一排嘛。

位置上摆着荧光棒,这是齐知逸官方后援会特地准备的。

齐知逸的应援是银白色。

大概想在他生日之际,给他一片难以忘记的银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