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1 / 2)

第十一章

叶临西是在几个小时之后,看到了傅锦衡给自己的朋友圈点赞。

她第一反应就是点开自己发的照片仔细又仔细的看了许久。

脸蛋很漂亮,口红没花,衣服也没什么出错的地方,叶临西咬着嘴唇看了好几遍,这才确定这张照片上的自己实在是明艳的不可方物。

不过她还是把照片甩给了姜立夏。

她问:【你觉得这张照片怎么样?】

姜立夏几乎秒回:【不得不说,我们小玫瑰颜值真到高的突破天际。】

姜立夏:【呜呜呜妈妈真的好爱你的脸!!】

姜立夏:【我真不是背后说别人坏话,我今天去见了一个女明星,见到真人我惊呆了。】

姜立夏:【当时就一个想法,难怪都说她的剧得一帧一帧p图。】

叶临西手掌抵着下巴,陷入沉思。

所以这个狗男人点赞不是为了嘲讽她?

碍于两人一向在朋友圈没什么交际,属于安静的躺在各自列表当中躺尸的存在。

偶尔诈尸一下,也是因为到了必须要联系的时候。

所以他就是单纯手欠点了个赞?

叶临西的手指在脸颊上一下一下点着,突然嘴角掀起浅浅的笑意。

想来他也是因为觉得漂亮吧,才会忍不住点赞的吧。

她垂眸看着照片上的自己,也是,这种级别的美貌怎么会有人觉得不好看呢。

看着看着,叶临西一时甜笑了起来。

还不错,这瞎了眼的狗男人,总算是复明了。

果然姜立夏说的没错,以她这样叫人惊艳的美貌怎么可能会有吸引不到的男人呢,哪怕他就是gay,她都能叫他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呸呸呸。

倒也不至于这么赌咒自己当同妻。

叶临西打算忘记上次勾引生涯的重大滑铁卢,准备重整旗鼓。

一次小小的挫折而已,倒不必放在心上。

只是她现在在美国,最重要的是毕业典礼。叶临西身为哈佛法学院的学生,即将结束自己的学业。

下周二就是毕业典礼。

她拿着手机翻了下,找了很久才翻到她想要找的那个联系栏。

因为有一周没有信息来往,所以沈明欢女士已经被压在很下面。叶临西看着她的备注名字,沈女士。

不是妈妈,也不是生硬的沈明欢。

沈女士,一个不亲不远的称呼。

叶临西点进聊天栏,往上翻了下,上次的聊天是关于沈明欢的出行问题。

她委婉告诉沈明欢,自己即将毕业。

毕业典礼算是个很重要的事情,特别是哈佛校方会给当届毕业生的父母发送邀请函,广邀世界各地的人来参加这一人生中的重大时刻。

结果沈明欢有些无奈告诉自己,她即将前往非洲采风。

不过她告诉自己,一定会尽量安排行程参加她的毕业典礼。

尽量……

叶临西一向骄傲从不委屈自己,可偏偏她的母亲,连来参加她的毕业典礼,都只是用‘尽量’两个字。

想到这里,她把手机扔掉,整个人倒在床上。

她父母是在她三岁时候离婚的。

沈明欢是位艺术家,生性浪漫爱自由,奈何与她爸爸叶栋结婚,被困在婚姻的围城之中。两人的婚姻勉强维持,奈何到最后还是彻底破局。

之后沈明欢旅居国外,有钱、单身又四海为家。

在第三次婚姻失败之后,她开始彻底以恋爱为主。

当初她选择和傅锦衡结婚时,沈明欢倒是劝过她,不要为了利益结婚。

沈明欢的性子跟叶临西截然不同。

她敏感高傲,视金钱如粪土的模样,十足艺术家的做派。

偏偏叶临西不随她,叶临西人生最大的喜好就是打飞世界各地游玩顺便买买买,参加数不清的派对,过着最纸醉金迷的生活。

偶尔她也有想过,或许就是因为她被她父亲养成的骄娇性子。

才叫沈明欢不喜的吧。

可是怎么办,她就是喜欢这样的自己,喜欢这样的生活。

并且没有改变的打算。

因为利益而结合婚姻有什么不好,最起码傅锦衡长相优越,手段厉害,而且从不拘束着她,哪怕她败家到极点,他都能做到眼也不眨。

赚最多的钱,养最败家的老婆。

叶临西迷迷糊糊之际,突然觉得,这个狗男人好像也还不错。

-

这几天美国家里的东西,被女佣打包的七七八八。哪怕她大部分的衣服和包包都在国内,但是留在这里的也不少。

明天就是毕业典礼,她父亲叶栋也因为工作,实在没办法来。

于是他为了补偿叶临西,直接给她订了一辆超跑,据说她只要回国就能看见。

叶临西看在超跑的份儿上,勉强原谅他。

至于亲哥哥叶屿深,叶临西压根没通知他。

之前两人因为砸叶临西要跟傅锦衡结婚的事情,闹的不太愉快。

从小到大,叶临西就没见过叶屿深跟她发那么大的火。

于是她打定主意,在叶屿深跟她道歉之前,她是绝对不会跟他主动说话的。

而傅锦衡……

连自己的亲爹亲妈都指望不上,她能指望一个跟她是表面夫妻的老公吗?

显然是不可能。

所以数了一圈,叶临西突然发现一个可怕的事情。

明天!没人参加她的毕业典礼!!

虽然她在华人学生圈里也有不少认识的人,但她总不可能让人家来参加吧。

况且这些塑料小姐妹万一在背后议论她,‘好可怜居然连个参加毕业典礼的人都没有’,她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饭不可以不吃,但是脸面,她必须得保住。

“苏珊,”叶临西大声喊道。

很快,女佣从厨房里出来,这位笑容淳朴的女佣看着她,问道:“小姐,请问有什么事情。”

叶临西:“你明天有什么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