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1 / 2)

第十三章

——去查查,这花是谁送的?

转折来的太过,叶临西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居然只剩下脑子嗡嗡作响。

查、查什么?

查出来这个所谓的一直默默关注着她的人,是她自己?

那可真是太好了。

要是真查出来,叶临西觉得自己大概这辈子都不用见傅锦衡了,实在太太太丢脸了。光是想想秦周要是真的查出来这花是谁订的,叶临西都觉得窒息。

等等,而且这事儿好像也不难查。

因为她用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订的花……

叶临西的脑子一团乱,在秦周当真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扔掉手里的花,故作镇定道:“这种不明人士送的花,我才不稀罕。”

语气中透着淡淡的不屑。

傅锦衡视线扫过来时,她又振振有词道:“以后我也不会收的。”

至于演技浮不浮夸这件事,此时已经完全不在叶临西的考虑之中。

叶临西直接伸手抱过傅锦衡手里拿着的花,略歪了下头,她今日披着长卷发,黑发在肩膀处轻轻滑落,待一双黑眸看向傅锦衡时,透着说不出的楚楚动人。

“我只要老公送的花呢。”

这个带着微微尾音的‘呢’,简直是泄露了叶临西此刻心底有多心虚。

待感情铺垫的差不多,叶临西悄声说:“况且这里是美国,私底下调查是侵犯别人隐私,反正我马上就回国了,所以这事儿就算了吧。”

真的,算了吧!

叶临西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企图用自己灵动会说话的双眸,让他深深的体会到自己内心的想法。

傅锦衡看着她,目光淡然,却没开口。

叶临西之前最讨厌他的地方也是这个,他透着审视的目光扫过来仿佛真的像x光似的,一眼看清她真实的想法。

那种带着慢条斯理的笃定和淡然,有时候真的会气得叶临西想锤爆他的头。

可是偏偏现在她还不能发火!

在沉默了数秒后,傅锦衡说:“你不想知道这个可能暗恋你的人是谁?”

面对男人语气中明显的轻讽,叶临西默默在自己心底替自己顺了好几口气。

别气,别气。

狗男人不是在嘲讽,他是醋了!!

对!他就是吃醋了!

傅!锦!衡!他!在!吃!醋!

带着这样的精神胜利法,叶临西睁开轻闭着的眼睛,居然真的没那么生气了。

她微微笑道:“我不想知道,我都已经结过婚了。”

“别的男人再好看,能好看的过我老公?”

“况且这种连署名都不敢留的,一看就是平时最爱偷偷摸摸的人。”

什么叫我狠起来,连自己都骂。

叶临西此刻演绎到了精髓。

而一旁的秦周听着夫人这突如其来的彩虹屁,突然嘴角微抽。

对于叶临西这种毫不自知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现,别说傅锦衡,就连秦周都看出不对劲。

只不过此刻傅锦衡淡声道:“那就算了吧。”

太!好!了!

叶临西激动的深吸一口气。

她生怕傅锦衡还在纠缠这件事,立即上前挽着他的手腕,“我们去拍照吧。”

此时大家都合影,所以刚才叶临西把花扔在地上的一幕,并未引起多少人关注。

临走时,她轻踢一脚地上的鲜花,看向秦周:“秦助理,麻烦帮我扔掉,这事儿就到此为止吧。”

对于她刻意强调的最后一句话。

秦周按住心底的好笑,弯腰将花捡了起来。

-

对于拍照这件事,叶临西简直可以出一本专门的说明书。

毕竟她每年参加时装周走秀,哪怕她不是娱乐圈女明星,但因为坐在头排,也时常会被摄影师重点关照。

所以不管是‘优雅骄矜的大小姐风格’还是‘垂眸不经意的小做作风格’,她都能拿捏的死死的。

从来没有失手。

只是此刻她跟傅锦衡拍照,不管是姿势还是表情,她都觉得别扭。

她已经松开了挽着他的手臂,装无事人般。

只是这个装,到底还是透着心虚。

对面的苏珊似乎一直不满意他们的站姿,喊着他们站近点儿。

叶临西生怕他翻刚才的旧账,于是主动又往旁边挪了下。

还真就是挪了那么一小步。

因为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堪堪是手臂上的衣服稍微碰着。

离亲密相差十万八千里。

就在苏珊再次喊话让他们再靠近一点,叶临西的耐心也被耗尽,正准备告诉她,瞎几把拍两张吧。

难道还打算参加什么摄影大赛不成。

可她心底的念头刚一闪而过,一只手臂轻轻勾住她的腰身。

叶临西整个人被带的半靠在男人的怀中。

他身上是带着清冽的味道,犹如沉沉积雪后的松林,那样冷冽清幽。

离的近时才能闻到他身上这股好闻的味道。

叶临西被他抱住,有点儿惊措,恍惚间对面闪光灯亮起。

她心头的旖旎被这闪光灯照的烟消云散。

她第一反应:“我刚才是不是闭眼了?”

傅锦衡听着她的话,觉得好笑又觉得理所当然,这倒是她会说的。

“要不让苏珊多拍两张,待会一起选?”

傅锦衡弯腰,嘴唇有点儿贴着她的耳朵。

叶临西被他说话间喷在耳朵上的气息,弄得耳根发痒。

耳朵是她的敏感部位,她跟狗男人上.床次数不少,他不可能不知道。

说话就说话,靠这么近干嘛。

可没想到她心底的念头,居然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说了出来。

“我说,拍照就拍照,有必要靠这么近吗?”

咦?

叶临西觉得这声音太耳熟了。

等她抬头看过去,整个人都惊呆了。

叶屿深站在对面看着他们两个,只是看了会儿,他就把视线落在傅锦衡揽着叶临西腰侧的手臂上。

只差没在脸上写着‘还不快把你的脏手拿开’这句话。

奈何傅锦衡早已经对他的矫情劲儿免疫。

有时候他倒是挺能理解叶临西身上这个作劲儿怎么来的,毕竟亲哥哥也不慌多让。

难不成他以为自己和叶临西两人结婚后,躺在一张床上就是纯睡觉?

本来叶临西紧紧抿着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她说:“临东,你来了。”

叶屿深走近听到她喊这个,当即皱眉,伸手就在她脑门上不客气的弹了个脑瓜崩。

“喊什么呢,我是你亲哥哥,我的名字你都敢不记得?”

叶临西说:“怎么不记得啊。”

而后她闲闲道“你姓叶,名屿深,字临东。”

叶屿深气笑:“我什么时候叫临东?”

叶临西:“就在刚才啊,看在你居然还知道参加我毕业典礼的份上。我决定给你赐字。”

“我叫临西,你叫临东不是正好。多配我们兄妹的身份。”

只不过这兄妹名字组合起来有点儿怪怪,难道要叫一对东西兄妹??

别说叶屿深再次被气得发笑,就连一旁的傅锦衡听得都嘴角扬起。

这姑娘鬼点子一向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