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1 / 2)

第十四章

晚风吹在耳边,将她的长发再次吹的飞舞在半空。

却丝毫吹不散她脑门上骤然飙升的温度。

叶临西觉得她长这么大都没受到过如此羞辱,简直是,她气得心底半天都找不到一个形容词来精准描述。

狗男人他还是不是人?

居然对她说这种话!

叶临西只觉得眼前一黑。

要不是她学法律的,深刻明白杀人犯法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道理,她现在哦,真怕自己会忍不住伸手把这狗男人推到河里去。

就在叶临西默默在心底组织词汇,准备如何精彩以及压倒性的碾压回去。

她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不想正好与他的视线相对。

他西装外套正披裹在她身上,此时只穿了件白衬衫,头顶大桥上路灯的暖黄光线洒落下来,浮浮光影将他的脸颊线条映的越发明显。

深刻的下颚线轮廓,高挺鼻翼落下的浅浅影子。

傅锦衡望着她,忽然笑了下。

他这人不笑时冷漠,笑起来却透着一股风流。

叶临西正准备“你笑个屁呀”回怼过去,就听到男人略有些飘渺的声音在晚风中响起。

“我娶你的时候,很清醒。”

什…什么呀?

叶临西原本一连串刻薄又能自以为能怼到他哑口无言的质问,突然全部死死的按在嘴里,而且转眼间就连正要拿出来的气势都突然矮了下去。

就像一个原本气鼓鼓的大气球,被一根小小的针戳了下。

突然就漏气了。

叶临西,不许这么没出息!

狗男人这是迷惑你!

怼他!怼他!给我怼他!!!

叶临西思及至此,开口说:“那你刚才还干嘛这么说?”

一张嘴,声音绵绵,语气疑惑,毫无气势。

还莫名有点儿小心虚。

就像是因为刚才自己太着急生气没等他把话说完,结果发现狗男人好像也没那么狗。叶临西眼睛眨了眨,忍不住扭头看着盛满了银辉的湖面。

“只是觉得不应该让你胡思乱想。”

……??

叶临西发现拐了弯,他还是在阴阳怪气自己啊。

是她长得不够美?不配让他们两个为了自己打一架还是怎么的?她怎么就是胡思乱想了?

叶临西被他气得转头就走。

她居然会浪费时间跟这个狗男人在大桥上散步。

还有今晚这月亮怎么阴恻恻的,真够难看的。

只是她穿着自己死都不肯脱下来的高跟鞋,走的并不快,所以男人的脚步声始终跟在后面不远不近。

叶临西一回头,司机也将车子开了过来。

副驾驶上坐着秦周。

叶临西不等司机下车给她开门,直接将车门拉开,坐上去的时候又狠狠的甩得关起。

震天响的声音,还搭配着她臭臭的脸色。

已经将“本仙女现在十分不开心”写的清清楚楚。

只是很快傅锦衡也坐了上来。

一路上,没人说话。

直到到了叶临西住的地方,她直接开门下车,压根没管身后的傅锦衡。

反正他有钱,上哪儿住都不至于流落街头。

叶临西在门口直接脱了高跟鞋,拖鞋也没穿,赤着脚上楼去了。

不过她一边走一边跟姜立夏谴责这个狗男人的毒舌、刻薄和一天不招惹她生气就浑身不舒服似得的恶劣行径。

姜立夏:【??what?傅总居然飞过一整个太平洋去参加你的毕业典礼?】

姜立夏:【这也太浪漫了吧。】

姜立夏:【太霸道总裁了。】

叶临西:??什么玩意儿啊。

她立即回复:【这不是重点好吧,重点是这个狗男人又怎么气我的。】

谁知一直坚定站她立场的姜立夏,这次居然调转墙头的这么明显。

姜立夏:【会不会是因为他吃醋啊?】

叶临西不顾形象回复道:【他吃醋个屁,那是我哥。】

只是一想到叶屿深,她也是满肚子的火气。

他跟傅锦衡打架,居然是为了打醒人家??

他为了兄弟这么两肋插刀她哦。

叶临西气到最后,心头只剩下一个想法,哼,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此时姜立夏的回复也发了过来,手机握在手心里,微微震动着提醒她。

叶临西低头看了眼,一下陷入沉思。

姜立夏:【我的意思是,他本来大老远跑去美国肯定是为了参加你的毕业典礼对吧,结果中途你哥哥就出现了。我想你肯定全程都在跟你哥说话。】

姜立夏:【你们兄妹嘻嘻哈哈感情深厚,傅总是不是就一个人被冷落了?】

姜立夏:【光想想那画面,我就觉得他好惨哦。】

叶临西:……

有那么惨吗?

可姜立夏的话确实是提醒了她,吃晚餐的时候,因为想着叶屿深吃完饭就要离开,所以她一直在跟叶屿深说话。

况且兄妹两人这次怄气,是真的怄了很久。

好不容易见面,她难免有很多话跟叶屿深说。

好像…似乎…还真的是冷落了身边的男人。

叶临西轻咬着嘴唇,一时思绪混乱。

这狗男人吃醋都吃的九曲十八弯,居然还莫名其妙吃到自己大舅哥身上。

叶临西一会儿又捧着脸颊,冷不丁笑了起来。

果然没人能挡住小仙女的美貌。

当然,她还有内在美呢。

没一会儿她又听到楼下的动静,待她偷偷开门看了一眼下面,发现是傅锦衡在楼下倒水喝。

要是平时她只怕早已经出声讽刺,他干嘛不去住酒店。

此时叶临西偷偷把房门露出一个缝隙。

这也算是给他留了个门吧。

-

洗完澡出来后,叶临西就看见男人已经躺在床上,只是他手里还捧着平板电脑,看起来是在看什么文件。

叶临西慢悠悠走到床空着的那一边。

待她掀开被子躺进去时,就闻到男人身上淡淡的沐浴乳味道。

“你洗过澡了?”她好奇道。

傅锦衡将平板电脑放下:“我在客房洗的,毕竟我估计等你洗完,天都应该亮了。”

作为一个“杠上开花王者级别”的选手,他的刻薄虽然会迟到,但总会来的。

叶临西默默拉高被子。

她就不该理他。

傅锦衡关了灯,两人默默躺在床上,像两具还会呼吸的尸体。

叶临西睡觉一向不老实,躺了不到一分钟,她就想翻身。

于是“算了吧忍忍再翻”和“这是老娘的床我想怎么翻就怎么翻”这两个小人,不停在她脑子里疯狂打架。

眼看着“我想翻就翻管他屁事”这个念头就快占据上风。

突然旁边男人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睡不着?”

啊?

叶临西回过神,这才发现她的小脚脚不知何时,蹭到了傅锦衡的脚踝关节处。

甚至在不经意间还往他的小腿上蹭了过去。

看起来像是在勾引?

叶临西当下否认:“我没有。”

只是也不知她否认的是没有睡不着,还是没有勾引。

不过叶临西突然想到今天冷落傅锦衡的事情,虽然她一直骂姜立夏为了狗男人的一张脸,背叛了她们的友情。

可姜立夏说的对,傅锦衡确实来参加了她的毕业典礼。

白天突然看见他的那一份小窃喜,好吧,是巨大的惊喜,在此刻回味起来,那份难以言喻的情绪仿佛依旧在回荡在她心头小小的角落里。

既然之前冷落了他,那现在就稍微补偿一下。

而在床上能怎么补偿……

于是叶临西在这个夜晚里,悄悄往旁边伸出了自己罪恶的小手手。

她手指轻轻勾住他睡衣的一角,扯了两下。

她说:“既然睡不着,要不我们……”

突然间她顿住了,因为太尴尬。

她要怎么说,难道要直接说我觉得自己白天冷落了你,所以现在打算用身体补偿你。

来吧,拿走你的补偿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