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1 / 2)

第十六章

叶临西这一巴掌扇下去的时候,那群塑料花正好也结伴过来上洗手间。这个休息点只有这一个洗手间。

自然大家都会来这边。

结果她们刚到,就看见这么刺激的一幕。

虽然塑料花们没看见前面怎么吵起来的,可是不妨碍她们吃到了一个惊天大瓜。

好刺激!

她们站在门口,想进去又不敢进去。

而此时周围是安静的,没人敢开口,大概也不知道说什么。

场面足足静默了数十秒。

还是连韵怡轻轻捂住自己的脸颊,她作为演员的品格在这一刻得到了彻底的升华。

因为一抬头,叶临西就看见她眼眸里含着泪。

有种她这朵小白莲在风中无助摇摆飘零。

啧啧。

这要是让哪个男人看见了,得多心疼哟。

可惜叶临西是个女人,而且还是铁石心肠的那种,她可不会相信上一刻在得意自己粉丝发动网络暴力的人,这一秒会真的如此可怜。

叶临西本来确实只是来上洗手间,结果走到门口,就听到连韵怡洋洋得意对姜立夏说的话,那句婊到极致的“是还想再尝尝挨骂的滋味”一下激恼了她。

对于姜立夏之前承受的侮辱,叶临西比谁都清楚。

“臭傻逼,就你写的书也配让我们小姐姐演?”

“再敢拿我姐溜粉我祝作者你全家螺旋上天。”

“贱人,你这本烂书缠着我们韵韵吸血可还爽?再敢吸血,我就祝你死一户口本。”

这些不堪入目的辱骂,当初疯了一样涌入姜立夏的私信。

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

原本叶临西还只是恶心她们拿粉丝当枪。

刚才听到连韵怡居然还敢威胁姜立夏,一气之下,确实没忍住。

也不知是塑料花里面的哪一朵去通风报信,很快魏彻和邵奇都来了。

连韵怡一看见邵奇,居然眼中含泪扑到他怀里:“你带我走吧,我求你带我走。”

邵奇还没回过神,就听到她求助一样的哭喊。

饶是邵奇是个风流浪子,此刻也被她这一腔哭音喊化了。

一股保护欲,悠然从心底升起。

叶临西看着连韵怡宛如八十年代琼瑶式老旧演技,差点笑出声。

不过招式不在于新,有用就行。

事实证明,为什么有些小白莲能一直如鱼得水呢,因为总有瞎了眼的狗直男吃这套。

邵奇还伸手拉了下连韵怡一直捂着脸颊的手掌,偏偏连韵怡死活不松手。

她眼里含着的眼泪,一直打转,却神奇的没有掉下来。

两人你来我往,搁她面前演起了情深义重的小鸳鸯。

卧槽!!

叶临西被这对傻逼,活脱脱逗笑。

不过她气笑后,反而是好整以暇的望着连韵怡,双手轻抱在胸前,脸上挂着气定神闲的神色,还一副打定主意看看她要怎么表演的不以为然表情。

反正她打都打完了。

倒是魏彻走到叶临西身边,低声问道:“临西,没事吧?”

叶临西轻笑:“没什么,本来我也觉得我到底是个主人,来者是客,应该客气点。”

“不过在我的地盘,威胁我的人,是谁给你的勇气?”

威胁?

众人眼前一亮,纷纷露出“我就知道肯定有内幕”的八卦表情。

连韵怡此刻窝在邵奇的怀里,依旧一副“我抿嘴我低头我不说话因为我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不过叶临西也没被她这白莲表现唬住,慢条斯理捏了下自己的手指。

之前特地为毕业典礼做的指甲,依旧还鲜亮精致。

一群塑料花也没敢上前,还站在靠门口的地方。

也不知是谁,实在憋不住的低声问道:“这位到底是谁啊?”

嚣张成这样?

连韵怡可不是什么十八线刚出来的小爱豆,她好歹也是有小爆剧在手的上升期小花旦,走哪儿都算是受人追捧的大明星。虽然之前c牌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连带着粉圈撕的风风雨雨,让连韵怡形象大受打击。

之前刚在马场看见她的时候,这些塑料花还惊讶不已,确实是没想到她会跟邵家这位风流小公子勾搭在一起。

可现在她们眼珠子险些掉出来,实在没想到,居然会闹到动手的地步。

有个人还挺机智的说道:“她刚才不是说她是主人。”

她们来马场玩,当然知道这个私人马场是属于傅家的,她自称是主人?

“我记得傅家那位二少爷是不是结婚了?”有个在这些二代圈子里混惯的小网红说道,她平时参加聚会多了,消息自然听得多。

“难怪刚才她一来,魏彻就过去迎她。”

有人恍悟道。

“不过我听说傅二少是家族联姻的,所以这位大小姐原本家世就很厉害吧。”

难怪这性格十成十的嚣张,就冲着她现在这眼角眉梢皆是骄矜,丝毫没把刚才那一巴掌放在心上的模样,众人就觉得传闻大约是真的。

要说多同情连韵怡倒也不至于,刚才叶临西她们没到的时候,连韵怡对这些塑料花也是一副冷冷淡淡的高贵模样。

脸上就差明明晃晃写着“你们这些人也配跟我说话。”

所以塑料花们都是看热闹的心态,反正不嫌事情闹的大。

-

今天这个局是魏彻攒的,他算是半个主人,知道场面也不好弄的太难看。

于是他主动说:“临西,要不我先带你去休息吧,你看看你穿这高跟鞋,不适合站这么久。”

叶临西也不想被人这么看戏,点了点头,招呼姜立夏准备离开。

谁知她还没转身呢,就听刚才一直没动静的连韵怡,终于轻嘤一声:“我没事的。”

“真的没关系,是我给你添麻烦了。”

我没事没关系是我的错,一气呵成的倒打一耙三部曲,倒是被她唱的明明白白。

叶临西脚尖在原地打了个转,重新转头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