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1 / 2)

第十八章

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衣帽间即将被扩大规模,而她又有了填充衣帽间的借口,从而达到正大光明败家的目的。

一整个晚上,叶临西的心情都是愉悦的。

至于自己的鞋跟卡在缝里,被她硬生生拔断的这种小事,只要她不提,又有谁知道呢。

傅锦衡下午是去了一趟实验室,又接到魏彻的电话。

这才赶到马场去的。

至于回到家,他吃完晚饭就在书房里工作。

相较于叶临西高调又纸醉金迷的生活,他的生活一直很有规律,每天早上六点起床,然后锻炼半个小时,洗澡吃早餐,在九点之前赶到公司。

至于晚上,除非有应酬之外,他也会准时回家。

只不过他每天都会在家里的书房继续工作,盛亚集团在海外也有分部,特别是他目前所掌控的盛亚科技。

很多业务都需要与国外对接。

此时书房里传来声音,是他正在视频会议。

盛亚集团是他爷爷一手创建的公司,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时常会说起当年他拿着九十块钱闯荡商场的故事。

如今历经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盛亚早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经营金融、房地产、科技、文化等诸多业务的庞大商业帝国。

盛亚科技作为一个旗下作为重要的子公司,如今高科技行业更是不断发展。

未来的前景都被极为看好。

一旦再次掀起一场产业革命,那么必将是高科技行业。

而傅锦衡被派到这么有发展前途的子公司历练,集团内部早就猜测不已。

虽然他上头还有一个哥哥,看起来兄弟两人必有一争。

可是大少爷从未在公司内部担任职务,如今傅锦衡又与泰润集团叶家联姻,看起来他早已是钦定的接班人,内定的太子爷。

自然这位的话,从来在公司内部都是一言九鼎。

哪怕此时晚上十点,他依旧在开会,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副总裁宋文说:“傅总,安翰那边再次拒绝了我们的收购报价。”

傅锦衡将眼镜从自己的鼻梁上摘下,他有点轻微近视,平时不太常戴眼镜,不过偶尔开会时候会戴。

只不过他每次开会戴眼镜,就意味着今天这会只怕不太顺利。

果然,众人一下就听到了最糟糕的消息。

倒是傅锦衡并未如他们预料的那样沉下脸,反而只是看了下镜头,低声道:“这个情况我知道了,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吧。”

随后他关掉电脑。

至于其他人完全没想到今天还有这样想不到的好事儿。

傅锦衡推门出去,一边上楼,一边心底还在沉思。

显然他并不是预料中的那样淡定,从他入主盛亚科技开始,多少人都等着他打漂亮的第一仗。包括他父亲也在默默注视着。

可第一个项目就迟迟无法推进,他冷笑了声。

他这人表面上看着从容淡定,可骨子却有反骨,越是别人盼着他失败的事情,他倒是越有兴趣弄的漂漂亮亮。

待他推门,果然叶临西还在洗澡。

对于他这个将保养这件事做到极端的精致太太,傅锦衡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可笑的传言。

传闻,叶临西为了区别挂着各种野鸡‘设计师’头衔的名媛千金,让亲爹捐了两栋楼,硬是挤进了全美top级别的法学院。

所以这才有了法学院高材生叶临西。

要不然她一个只知道花钱和享乐的大小姐,怎么可能光靠自己的成绩杀进顶级法学院。

至于傅锦衡之所以会听到这个传闻,无非也就是他跟叶临西结婚的消息传出去。

有人故意到他面前散播的。

大概是怕他一时沉迷美色,被这位徒有美貌却又肤浅的叶小姐给迷惑住。

只可惜,傅锦衡还是一头扎进了这桩婚姻里。

傅锦衡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觉得好笑,哪怕叶临西进法学院,真的是她爸爸捐了楼又如何。

最起码比起外面那些连看都不能看的劣质花瓶,他的太太不仅有美貌,还有十分有趣的灵魂。

他突然又想起今天下午马场的那一幕。

突然一笑,因为确实够有趣。

而此刻在洗澡的叶临西,丝毫不知道狗男人居然又把这件事拿出来回味了一遍。

她要是知道的话,只怕现在就会冲出来跟他大撕一场。

只可惜,狗男人不仅没有心生愧疚,甚至还直接推开了浴室的门。

叶临西正在泡澡,浴缸周围被她弄得不仅精致而且格外有气氛,香薰蜡烛点在外面的小窗台上,红酒杯里的酒已经快见底,显然她已经喝了不少。

摇曳的烛火,浴室里亮着柔和的暖色调光线,将周围渲染成浪漫温柔的情调。

所以当浴室的门响起,她吓得一激灵:“谁?”

傅锦衡走过来时,语调带着少有的暗哑:“除了我,你觉得还有谁?”

叶临西不悦的瞪着他,她正在泡澡呢,今天还去马场撕了一场,弄的那么累,她可没什么心思应付他。

但是傅锦衡却仿佛被这周围浪漫的情调影响。

他直接跨进浴缸,不得不承认当初他对于叶临西非要在主卧的洗手间里弄这么一个浴缸十分嗤之以鼻。

现在他倒是发现了这个浴缸的妙用。

叶临西一手去推他,还不忘伸手挡住自己胸前的风光。只可惜傅锦衡伸手将她抱在怀中,低头吻在她的颈窝上,叶临西整个人微微一麻。

他的手掌搭在她后背,带着不轻不重的力道轻轻摩挲。

叶临西觉得自己累得要命,明明应该把他推开。

让他离自己越远越好。

可是他太懂得怎么挑起她的快乐。

待她眼眸微抬,看着他黑眸里的滚滚情绪,突然心底也升起一股异样。

似是说不出又化不开的羞涩。

-

叶临西被折腾到最后,还能强撑着给自己勉强涂抹个护肤品,已经是她作为精致女孩最后的尊严。

至于她原本洗完澡之后的一系列敷面膜、蒸脸这种事情,早被抛到九霄云外。

而睡觉的时候,她一如既往的老实了几分钟。

待睡着后,整个人自动滚到了傅锦衡的怀里,一条腿不老实的搭在他的腰上。

对于叶临西这个睡姿,傅锦衡是早已经没有指望她改变了。

只不过他倒是挺羡慕叶临西的睡眠质量。

一旦上床,她总是有能力在五分钟内迅速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