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1 / 2)

第十九章

虽然傅锦衡说的是六点下班之后,不过他还是稍微提早了点下班。

等他回到云栖公馆的家中时,也不过才六点。

叶临西见他回来,也没说什么,很快上车,由司机开车送他们去傅家大宅。

车窗外,正值夕阳西下。

车子开上高架桥时,天边尽头染红了整片天际的夕阳,透着最后一点干燥温柔的余晖。

叶临西转头望着车外,坐的倒是端庄。

一直到了傅家大宅的外面,叶临西在下车时,才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路上,她就在控制别让自己太激动。

不过一想到,她可以见到近在咫尺的齐知逸,还是有点儿小激动的。

他们刚到门口,里面就有动静。

叶临西鞋子还没脱呢,就先喊道:“奶奶,妈妈,我们回来了。”

相较于略有些沉默的傅锦衡,嘴甜的叶临西,显然更受长辈们的喜欢。

特别是傅老太太,一看见就拉住她的手,仔细打量了半天。

“奶奶一直担心你在美国,吃的不好住的不舒服呢。”

对面的傅母南漪温温柔柔的说道。

对于这位婆婆,叶临西可喜欢的不得了。

一开始她打算跟傅锦衡结婚的时候,还担心自己过于败家的名声,会不会不被长辈们喜欢。虽然她婚后不需要跟长辈住一起,毕竟还是想要有个良好的关系嘛。

谁知有一次南漪主动约她逛街。

原本叶临西很是克制自己的购物欲望,哪怕是碰到让她尖叫的小裙裙,也是矜持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是很喜欢呢。

哪怕私底下她花钱不眨眼,可当面还是要装作自己是勤俭持家的好媳妇模样。

谁知她装了,人家婆婆没打算装。

两人逛到爱马仕店铺的时候,南漪逛的很随意。

叶临西也克制住想要看包包的欲望。

直到店员主动把店里新到货的包拿出来,叶临西才知道,原来南漪是北安市的第一批vvvip客户。

用她谦虚的话说,就是在叶临西还没出生的时候,人家就开始收集铂金包了。

而当南漪毫不客气对着一堆东西,挥手一道:“全包起来吧。”

叶临西这才知道,论败家,她遇上敌手了!

当天,南漪送了叶临西两个包包。

其中一个还是特别定制的,其实就是因为她给叶临西定的包到货了,所以她才会叶临西出来逛街。

叶临西还真的有点被宠爱到的小惊喜。

傅锦衡晚上去接她吃饭,看到满客厅摆着的橙黄色盒子,居然表情十分淡定问道:“你跟我妈去逛街了?”

于是一向傲娇的小玫瑰宝宝,花了足足十分钟。

夸赞她的未来婆婆人有多么的好,眼光多么的独到。

当时的傅锦衡突然有那么一丝丝后悔。

或许不该让她和他妈妈关系这么好……

而婚后,南漪时常会跟叶临西分享自己喜欢的好物,叶临西每次看到,都会各种彩虹屁夸赞。

当然她可不是出于商业互吹。

完全是因为她的婆婆值得!

她在见识到南漪的珠宝柜之后,这才知道作为一个资深贵妇的保险箱是多么奢侈。

多么让人眼花缭乱。

叶临西也明白,在通往顶级败家的路上,她还需要更多时间的积累。

此刻,叶临西跟傅家老太太还有南漪聊的正开心。

傅家老太太正说起她回国的事情,“你之前在国外,我都担心的不行,现在可算好了。你回国了,也省得锦衡天天惦记。”

叶临西听着,不由心头一尬。

大概是之前他们树立的恩爱夫妻人设太过成功。

真让长辈们觉得他们离不开对方了。

叶临西故意看向傅锦衡:“是吗?老公,是天天惦记我吗?”

她的声音有种做作的娇嗔。

傅锦衡看着她的小戏精模样,淡淡道:“没有,奶奶逗你玩的。”

傅老太太马上说道:“你看看锦衡还不好意思承认。”

闻言,叶临西转头看他。

但是只一秒,她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因为这狗男人完全就是一副“我嘴上说没有其实心底却很想”的别扭表情,不是秀恩爱却又胜似秀恩爱的演技,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

好在很快,叶临西的注意力被转移了。

因为外面又传来汽车的引擎声。

看起来是客人到了。

于是趁着奶奶和南漪都看向门口的时候,叶临西偷偷用手机的镜面整理了下头发。

很快,门口出现了几个人。

但叶临西眼睛眨也不眨盯着走在最后面的高挑青年,光是看个身影她就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傅锦衡的堂姐和堂姐夫两人,先进来的。

堂姐傅婕年纪稍长,四十多岁的年纪,却保养的很年轻。

看起来更像是齐知逸的姐姐。

傅婕跟老太太她们打了招呼之后,又让齐知逸跟长辈们一一打招呼。

齐知逸身高有一米八三,面对娇小的老太太和南漪时,他还特地弯腰打招呼。

叶临西站在一旁看着,心下又自豪又激动,只觉得她的逸崽,好有礼貌,好懂事呀。这样的乖崽崽,怎么能让人不爱呢。

呜呜呜呜,姐姐爱你。

等轮到叶临西的时候,她正打算主动打招呼。

可旁边的傅婕却先说道:“阿逸,上次小舅舅和小舅妈结婚,你没能来,是不是还没见过小舅妈呢。快跟小舅妈也打个招呼”

叶临西:“……”

原本正扬起一脸温柔甜美表情的叶临西,在听到小舅妈这个称呼的时候,心碎了一地。

她、不、想、当、小、舅、妈。

齐知逸却说:“妈,我忘了跟你说。上次我在北安开演唱会,小舅舅和小舅妈还来看了。”

于是大家齐刷刷的看向叶临西。

就在叶临西在想,她该怎么说,才能不暴露自己是粉丝的信息。

却不想旁边的傅锦衡开口说:“齐知逸送了两张票过来,正好临西有空,我就跟她一起去看了。”

南漪却一下子戳穿了重点:“临西前几天回来了?”

叶临西整个人僵住。

完蛋!!

她刚才光想着怎么不暴露自己粉丝的事情,却忘记她之前回国看演唱会。

大家都以为她在美国呢。

她要怎么解释?

就在几双眼睛盯着她时,旁边傅锦衡的声音又适时响起。

“我之前过生日,临西特地从美国赶回来替我庆祝的。”

此时南漪露出一个恍悟的表情:“原来上次你过生日,让你回家吃饭,你就说已经有约了。我当时还以为你是约了阿彻和遇辰他们一块呢。”

于是大家纷纷用一种“看看这小夫妻两多甜蜜分都分不开”的眼神望着他们。

叶临西被这么一打岔,已经快心如死灰。

她只是想简简单单的跟偶像见个面说说话,为什么就这么难!!

只不过过了会儿,冷静下来的叶临西,悄悄转头看向傅锦衡。

原来生日那天,他并没有拿自己当工具人。

所以他干嘛要陪她去看演唱会?

该不会只是想陪她去吧。

突然叶临西脸颊微热,有种从心底莫名的小窃喜。

-

因为今天父亲陪着爷爷去医院体检,因此大家坐在客厅里闲聊一会儿。

家里的阿姨将准备的茶点端上来。

齐知逸因为是在座年纪最小,也是辈分最低的那个。

于是他主动站起来,帮阿姨把盘子上的茶水递给别人。

等他把红茶杯递到叶临西这边时,叶临西赶紧伸手。

结果她差点不小心碰到杯子。

齐知逸赶紧提醒道:“小心茶杯,有点烫。”

待叶临西接过茶杯时,手背不小心碰了下齐知逸的手掌,她一脸平静的端着白瓷杯轻抿了一口里面的红茶。

像极了正在品尝精美下午茶的名媛淑女。

旁边的几位家人还在聊天,叶临西优雅的拿起手机,轻声道:“抱歉,我去个洗手间。”

等她一进洗手间,立即掏出微信。

叶临西:【姜立夏,快滚出来。】

几乎是一秒钟。

姜立夏:【我滚来了。】

自从叶临西当众为了姜立夏,教训连韵怡那个白莲花之后,姜立夏对叶临西那叫一个死心塌地。

只恨不得天天跟在她身边吹彩虹屁。

甚至还恬不知耻的说出了,她不介意傅锦衡当正室,她可以做小的。

叶临西不敢在洗手间里打电话,怕万一自己太激动。

但是她在手机屏幕上飞舞着的手指,已经泄露了她此刻无法压抑的狂热。

【啊啊啊啊我的逸崽,妈妈的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