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1 / 2)

第二十一章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打完网球之后,两个男人上楼洗澡,等他们洗完出来,齐知逸父亲跟老爷子他们的谈话也结束了。

于是他们离开傅家大宅时,已临近十一点。

叶临西还是结婚第一年的除夕夜在这边住过,难得留到这么晚。

南漪主动问:“要不今晚就留在家里住?”

她是有些期待的看向傅锦衡,连叶临西都觉得有些怪异。在她看来,不管是爸爸傅森山还是妈妈南漪都是再好相处不过的长辈,可是叶临西总觉得傅锦衡跟父母都隔着一层。

明明表面也看起来很亲近,可也仅仅是表面而已。

叶临西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毕竟她跟沈明欢不亲近,是因为离婚后,沈明欢常年旅居国外。

最后她还是把愿意归结到了傅锦衡的性格上。

他这人呐,表面看起来温和好接触,其实骨子里透着一股冷漠。

如叶临西所料那样,傅锦衡平静回绝:“不用,我明天还有个早会。”

南漪也没露出失望的表情,只笑着说:“临西现在回国了,多带她回家来吃饭。爷爷奶奶都想多看看你们。”

“知道了。”

一如既往清清淡淡的声音。

叶临西站在旁边,都有种心疼南漪的感觉。

狗男人,还是欠教育。

两人上了车之后,车里没有开灯,叶临西习惯性的转头看向窗外,只不过车子渐渐开出别墅区后,她又悄悄转头看向傅锦衡。

不过车上有司机,她还是忍了一路。

一直到了家里,等进了卧室,叶临西偷瞄旁边正在脱衣服的男人。

她斟酌了下口吻:“你跟妈妈说话怎么那么不热情。”

原本正在伸手解衬衫领口的纽扣的男人,停下手上的动作,转头看了过来。

半晌,傅锦衡问:“需要怎么热情?”

叶临西还真的思考了下热情的演绎方式,只不过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直到旁边的男人幽幽开口:“我好喜欢这个包,妈妈眼光真好。”

“是像这样吗?”

叶临西:“……”

等她反应过来才明白,傅锦衡这是在学她平时跟南漪说话的方式。

只不过他的口吻平静,丝毫没有她平时说话的娇嗔可爱,所以他说起来更像是一种羞辱。

叶临西深吸了一口气,直接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越过拿起睡衣进了浴室,她可真是闲的吃屁才会管傅锦衡这个狗男人的事情。

他这种毒舌又刻薄的性格,活该就孤独终老。

等她收拾妥当,上床睡觉的时候,都刻意跟狗男人隔着十万八千里。

划清界限到恨不得床中间摆一碗水。

只可惜,五分钟后,她睡着时自从往旁边滚了过去。

刚躺下还没彻底睡着的傅锦衡,低头看着怀里的姑娘。

明明嘴上对他说不在意,却又会在心底关心他和南漪之间的关系,看起来死要面子又肤浅,可是心思却很细腻。

房间里幽深又寂静,唯有怀里人的呼吸,是那样真实。

-

第二天,叶临西就收到了b问律师事务所的电话。

“明天就到律师报到?”叶临西皱眉。

其实在回国之前,叶临西就已经跟北安的几家律师事务所联系过。

律师这个圈子极其讲究连带关系,比如校友之类。在美国有些律师事务所更是明文规定,只招聘哈佛毕业的法学生。

叶临西一直在美国读书,如今拿到jd学位。

要说她的履历肯定是漂亮至极的,不过她也知道自己那些项目履历挤挤能拧出多少水。

当初她在美国找律所实习,她爸亲自飞到美国找了他的一位老朋友。

于是她被带着进了一个并购大项目。

当然做完这个项目之后,叶临西就决定从那边离开。

她知道这位高级合伙人完全是看在她父亲面子,才愿意这么手把手教她,可她确实是抢了别人的机会。

叶临西虽然不是圣母,但是她知道别人熬了几年等待一个机会多么不容易。

这次回国之后的工作问题,之前她父亲叶栋曾经询问过她想进哪个律所。

在北安,泰润集团这个名号可是极好用的。

况且她还是泰润集团的大小姐,只要她愿意,每家律师事务所都会排队邀请她加入。

毕竟她加入的律师事务所,必将从泰润的法律业务中分得一杯羹。

更别提她的丈夫还是傅锦衡,未来盛亚集团的接班人。

正是考虑了这些,所以她直接让叶栋别管自己工作的事情。她可不想顶着大小姐的头衔,在律所里面被人当个猴子似得参观,然后再在背后指指点点。

叶栋还以为她是不想上班,纯粹想要多玩一阵。

毕竟像她这样的名媛大小姐,大部分人在大学时选择的专业都跟设计类有关。

什么珠宝、服装、室内设计之类,都是大小姐们的最爱。

当然还有顶着画家、音乐家各种头衔,靠着家里的资源开启世界各地巡回展览或者演奏会,反正不管有没有真粉丝捧场,最起码摆出来名头是响亮的。

反而像叶临西这种,跑去费心费力学法律的,实属凤毛菱角。

在他们这种家庭里面,以后顶门立户的多半是儿子,因此儿子读的多半是各种名校的商科,不仅以后能接班家族企业,还能拓展一波人脉。

当真是一举两得。

况且以叶临西过着这种闲散奢靡的生活方式,叶栋丝毫不觉得她会有强烈的事业心。

偏偏叶大小姐还真的有这么一股子心气。

所以她在毕业之前,就开始着手准备回国工作的事情。

她的学历自然是没得说,正好b问也有一个从哈佛法学院毕业的高级合伙人,于是她成功通过,成为这位高级合伙人团队中的一员。

准确点来说,她成了b问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助理律师。

之前她曾言明自己需要在美国参加完毕业典礼,因此并不能立即入职,需要有两周的时间。一般来说,律所招人都是急需用人。

她以为这件事会需要协商,结果没想到对方痛快同意。

后来叶临西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这位高级合伙人正在休年假。

原本她应该还有几天的休息时间,谁知今天律所突然给她打电话,让她明天就去报道。

叶临西的公主脾气立即上来了:“可是之前不是说好,我的休息时间……”

结果她还没说话,对面倒是先打断她了。

“叶小姐,我希望我要提醒你一点的是,目前你是团队里的助理律师,也就是说你的休假时间是要由宁par来决定,而他需要你明天就来上班。”

叶临西听出了这位秘书小姐姐的言下之意了。

―明天不来,就立即滚蛋。

还真是很少有人敢跟叶临西这么说话的。

叶临西的小公主脾气再次涌上心头。

可最后她深吸一口气:“好的,我明天准时报到。”

-

晚上,傅锦衡是应酬之后才回家,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十点。

他上楼才发现家里居然静悄悄,等推开卧室的门,发现一向只在十二点睡觉的人,居然刚过了十点就已经窝在床上。

傅锦衡没有打扰她,换了个房间洗澡。

到了第二天,他原本想轻手轻脚起床,谁知他刚动,一旁的人也起床了。

傅锦衡看着她从床上坐起来,还睡眼朦胧的模样。

“今天有约会?”他问。

叶临西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