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1 / 2)

第二十二章

b问律师事务所。

叶临西出了电梯就看到了b问极具现代感的招牌,看得出来应该是找了专门的设计师设计的,倒是让她心生好感。

之前她一直在美国,就连面试都是通过视频,因此这还是她第一次来b问律所。

b问在北安律师圈内属于顶级大所,涉猎的法律业务极广泛,旗下光是高级合伙人就多达数十位,更别说还有薪酬合伙人以及众多的资深律师。

哪怕是在国内,b问是顶级律所之一。

最难能可贵的是,b问律所的创始人之一有一位是女性。

因此b问律所的女性律师,特别是高层女性在行业内也是少有的多。

这也是叶临西当初没有选择外资律所,而选择了b问的原因。

这一层楼都是b问的办公室,装修的如同美剧里经常看到的那种律所一样,采用了大面积落地玻璃的装修风格,整个办公区域显得明亮又开阔。

又充满了该有的格调和精英感。

客户只怕一踏进来,就会有种这是一家专业且高大上的律所。

叶临西径直走到前台,开阔的前台处坐着两个穿着b问制服的小姑娘,其中一个在看见叶临西过来时,直接站了起来。

前台小姐在律所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每天见惯了各种人。

本以为对所谓的俊男美女都已经产生了免疫。

可是在看到叶临西的时候,眼睛还是一亮。

叶临西的长相是那种极抓眼的明艳,乌黑如瀑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不仅不见丝毫凌乱,反而顺滑的如同缎子。

整个人光是站在面前,就仿佛在闪闪发光。

好看,眼睛都舍不得挪开的那种好看。

前台小姐以为她是哪位律师的客户,态度十分和蔼道:“请问,您找哪位律师?”

叶临西这人虽然骨子里有点儿公主病,但是别人对她客气,她亦然。

她习惯性的撩了下长发,微笑道:“我是今天第一天来上班的,请问需要去哪里报道呢?”

哪怕脸上一直挂着职业微笑的前台小姐,都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

她眼力见不差,一眼就认出叶临西身上的东西。

衬衫虽然看不出来,但裙子是香奈儿的,包是比较小众的delvaux,脖子上戴着的vca,最夸张的还是耳朵上戴着的钻石流苏耳坠。

满钻!!

虽然耳环被长发略遮掩住了,可是却丝毫挡不住钻石折射出来的光。

不过前台到底是在这种大律所里工作的人,哪怕心底再惊讶,还是很快笑着招呼:“请我到这边来吧。”

一般新人入职,都是要走行政部。

于是前台直接把她带到了行政那边。

行政部的主管亲自接待她的,笑着说道:“叶小姐,很抱歉让你提前过来上班。”

说实话,叶临西本来心底是有小小的怨气,毕竟她觉得作为一家正规且大型的律师事务所,怎么能随时改变已经约定好的事情呢。

叶临西骄矜点头:“特殊情况,我也可以理解的。”

行政主管:“……”

说真的,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气场这么足的新人律师。

看叶临西的履历也就是刚毕业,一般这种新人律师初到律所,谁不是点头哈腰恭恭敬敬的模样。

现在倒好,虽然他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叶临西坐在待客沙发。

可看起来她倒是挺像发号施令的那位。

不过行政主管随后心底摇头,算了,这位的履历一看也不是普通人。

哈佛法学院毕业,美国这些法学院的学费跟抢钱似得,每年的学费那可不是普通家庭能负担得起的。

况且真正能申请到哈佛的,又有几个是普通家庭。

主管突然想到她要进入的律师团队,不由有些头疼,他试探性的问道:“不知道叶小姐,你对宁par有什么了解吗?”

叶临西微怔,不过随后明白,她问的是宁以淮。

也就是她即将入职的团队负责人,也是b问律所最年轻的高级合伙人。

据说他成为合伙人时,只有三十二岁。

-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们就是传说中那些只注重利益的吸血鬼律师,所以我劝你尽早放弃你脑子里那些不切实际又沽名钓誉的想法。”

宽阔又明亮的办公室里,原本穿着西装的男人一边解开纽扣,一边语带嘲讽道。

而站在他对面的中年男人显然有点无奈。

蒋问干脆直接在办公室里的黑色真皮待客沙发上坐下,他回头望着身后正在把自己衣服挂在衣帽架上的男人,说道:“以淮,你这张嘴可真的要改改,你不能一开口就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宁以淮,也就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转过身望向他。

他冷哧了声:“我还有没得罪的人吗?”

蒋问:“……”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宁以淮:“所以你一大清早来找我,就只是为了这个案子的事情?”

蒋问低声说:“你知不知道,自从上次那个并购案之后,网上的舆论并不好听,那些员工一个个恨不得把你控诉成当代杨白劳。”

宁以淮之前负责了一个并购案,当然在收购成功后,他又顺手把裁员的事情一并做了。

毕竟两家企业并购,难免会有人事上的变动。

裁员一向是最得罪人的事情,况且宁以淮这次下手确实是太狠。

结果有员工不满,干脆上网曝光他,并且吐槽他是资本家的打手,是只在意自己利益不管他人死活的吸血鬼律师。

本来律师在网上的名声就不算好。

于是这件事居然还上了微博的热搜,弄得b问不得不找专门的公关公司处理。

因为这件事对律所的声誉也造成了一定的不良影响。

蒋问说:“陈老师那儿,我可是一直帮你担着呢。你也知道她这个人,素来很注重咱们律所的声誉,简直把律所当成是她自己的孩子。”

当然,说是孩子也不为过。

因为陈b也是律所的创始人之一。

如今律所主任虽然是蒋问,可是陈b在律所的威望并不低于蒋问,甚至在隐隐在其之上。

很多人都喜欢在背后叫陈b铁娘子。

哪怕是宁以淮这种张狂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性格。

也不得不考虑陈b的看法。

见他终于不说话,蒋问再接再厉道:“况且这个公益案子,你也不需要亲自接手。你交给底下的助理律师,到时候挂在你的名下。”

剩下的蒋问就没直接说出口。

到时候再找人宣传一下,最起码让外界明白,他们b问可不只是为了钱才打官司的。

他们也有维护社会正义,心系社会底层人民的一片赤诚之心。

宁以淮:“把案子拿过来吧。”

蒋问见他松口,老怀安慰道:“这才对吧,毕竟b问也不是我一个人的,维护我们律所的声誉,可是人人有责。”

说完,蒋问都替自己觉得心酸。

话说他也是堂堂律所合伙人,还是一所主任,怎么弄得跟教导主任似得。

这犯了事的人,他还得劝着哄着。

不过蒋问一向就是这种圆滑的老好人性格,在这种小事上,他也不介意放下身段好好交流。但是你要是真觉得他是个好欺负的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蒋问突然想起问道:“对了,我听说你这边新招了个助理律师?”

律所合伙人有权利组建自己的团队,而且他团队里的人员都有他一个人决定,因此主任一般都不太管团队里招人的事情。

宁以淮好笑道:“怎么,这种小事都劳烦主任亲自关心了?”

蒋问摇头,倒也不是。

只是那天他随意看了一下最近社招和校招的情况,当时他也就是听说今年招了一个哈佛的进来,所以特地要了过来看看。

毕竟这种国外名校法学院的学生,多半都是留在国外。

回国的又喜欢往外资律所跑,所以每年能进国内律所的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