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1 / 2)

第二十三章

被傅锦衡这个“天凉王破”的冷笑话一逗,叶临西心情还真的好了不少。

连带着心底对他的感官都好了不少。

狗男人现在也算有心了,最起码在老婆危难之际没有落井下石,居然还能讲冷笑话逗他,虽然梗是俗了点,不过挺管用。

于是叶临西带着稍微愉悦点的心情,总算是开始自己今天第一天的工作。

她把宁以淮扔给的案子材料打开,仔细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只不过看完,她有点吃惊。

因为她怎么都不会觉得这是宁以淮会接的案子。当初她来b问之前,自然是了解过所里这些合伙人的履历。

毕竟官网都挂着,做过什么项目,写的很是清楚。

宁以淮是做非诉的,主要涉及上市并购重组之类的业务范围,结果他突然给自己扔来一个公益案子。

而且还是一个标的20万的小案子。

所以他到底从哪个犄角旮旯找出来的?

叶临西当然不可能直接去问他。

很快,叶临西打开自己带来的电脑,开始做前期准备工作。律师接到案子的时候,都需要做法律检索和法律研究,就是找出案件里可以适应的相关法律条文,从而帮助自己的客户解决问题。

好在叶临西在美国的时候,因为好奇诉讼业务的程序,也曾经跟着做过两个月。

只是她这人公主病略有些重,后来觉得,诉讼确实是不太适合她。

等她初步理出个头绪,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临近中午下班,隔壁两位男同事正在讨论午餐吃什么。

显然这是当代社畜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毕竟一天上班那么累,中午如果再不吃点好的,这一天可要怎么熬呢。

两人讨论着,就见其中一个人转头问道:“叶律师,你第一天来上班,这周围也不太熟悉,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

对方叫陈铭,是团队里的初级律师。

虽然长相很普通,不过胜在有亲和力,说话也总带着笑意。

叶临西抬头看过去,下意识问:“这附近都有什么餐厅?”

她这人对吃的还挺讲究,毕竟她的身材也不是天生就这么凹凸有致的。

这可是得益于她多年如一日的饮食控制。

一般来说,她午餐都会吃一些少油多蛋白质的食物,所以中午吃什么好呢,是从新西兰空运过来的帝王鲑还是神户和牛。

和牛好像是有段时间没吃了。

就在她在深思熟虑时,陈铭开口说:“我们公司对面有家商家,地下一层全都是吃的,大娘水饺、盖浇饭、锅贴还有面馆什么,全部都有。”

叶临西:“……”

大娘水饺?

盖浇饭?

锅贴?

突然叶临西没了胃口,她好像也不是那么饿。

等到了下班时,两位男同事见她不去吃饭也没奇怪,毕竟这年头减肥的姑娘太多。

办公区域也不是没有别人,公司其他团队的同事没去吃午餐的也有。

叶临西上网搜索了一下适合在办公室用的人体工学椅,公司配的桌子她也懒得吐槽更多了,可是这椅子简直不是人坐的。

刚才她也特地问了两位男同事,可不可以自己买一张椅子。

对方脸上出现了错愕的表情之后,犹豫了半天才说,律所也没规定不允许自己买椅子。

没有允许,那就可以了。

于是叶临西直接在网上订了一张椅子,明天发货。

刚下完订单,她心满意足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低头一看,屏幕上跳跃着三个字

――狗男人。

叶临西半疑半惑的接了电话,就听对面直接说道:“下楼吧。”

叶临西:“啊?”

傅锦衡:“我在律所楼下,下来我带你去吃饭。”

叶临西当下咬了下唇瓣,说真的,这狗男人是真的转性了呀,居然还过来找她吃饭。

难道他未卜先知,知道她吃不惯公司周围的东西?

还不错嘛。

叶临西心满意足的背着她的小包包到了楼下,果然那辆熟悉的宾利就停靠在街边,她踏着轻松的脚步走了过去。

到了车旁,司机主动下车帮她开了车门。

叶临西钻进车里,就看见坐在后排的男人正在看文件。

她略有些惊讶看着他脸上戴着的眼镜,银色细边,有种冷静利索的精英感。

待他转头看过来时,叶临西与他的视线对上,突然心脏微顿。

莫名有种被狙到的感觉。

叶临西赶紧慌乱转头看向窗外,掩盖自己突然泛红的脸颊。

要不是傅锦衡就坐在她旁边,她恨不得赶紧拍拍自己的脸,让她清醒过来。

她…她怎么能看着傅锦衡的脸心跳呢。

其实他的脸也就那样而已吧,无非就是眼睛深邃了点,鼻梁挺拔了点像整的,嘴巴唇形好看了点,整体看起来顺眼了点。

就那样吧。

叶临西想了许久,最后得出结论,大概是从来没见过他戴眼镜吧。

他戴起眼镜来可太像衣冠禽兽了,简直是行走的代言人。

她一时被吓到了。

对,不是惊艳!

她边望向窗外边这么想着,最后还不忘握了下双手,给这么善于总结问题并且解决疑惑的自己从心底点了个赞。

真不愧是律师。

-

傅锦衡并不知道叶临西心底掠过的无数想法,他见她安静不说话,于是也低头继续看他手里拿着的文件。

车子很平稳的在路上运行着,但是很快就进入了一间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等两人进了电梯,直接上了三楼的餐厅。

到了餐厅门口之后,餐厅服务员居然什么都没问,直接将他们带到了里面的位置。

叶临西坐下,冲着周围看了一眼。

心下还是很满意的。

优雅精致的餐厅环境,安静的用餐氛围,一切显得那么恰到好处。

叶临西整个人到了这里都浑身放松,毕竟这才是她惯常吃饭的地方,她真的无法想象自己去那种人流拥挤的餐厅,端着个盘子四处找位置的场景。

点完餐之后,叶临西双手搭在餐桌上,手掌捧着自己的脸颊。

傅锦衡将手机搁在桌上,微掀眼皮看了她一眼。

叶临西像是抓住什么似得,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傅锦衡:“嗯?”

显然是没听懂她在问什么。

叶临西:“你觉得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有没有一种律政俏佳人的感觉?”

傅锦衡抬眸,轻飘飘看了她一眼。

她以为她是去玩什么魔法大变身吗?才半天的时间而已。

他没说话,叶临西不由有些气恼,臭男人到了关键时刻嘴巴跟被缝了一样的紧,他夸她一句好看会死啊?

因为等餐的时候有点长,两人不说话也实在是无聊。

叶临西干脆转移了个话题,托腮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没有出去吃饭的?”

承认吧,说你就是在主动关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