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2)(1 / 2)

第八十章

我疯了。

才跟你结婚。

在傅锦衡看向她,问出这句话时,叶临西心底是这么想的。

可是此刻,她坐在她跟傅锦衡的订婚宴现场,还有种她到底是哪根筋搭错的荒谬。

两家人其乐融融,最起码长辈们都是的。

傅家虽然对于叶临西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儿媳妇人选,很是惊讶。

可是叶临西毕竟不是别人,是叶屿深的亲妹妹。

叶屿深年少时与傅锦衡混的太熟,以至于傅家就相当于他半个家,在傅家留宿玩闹是常有的事情。

长辈们都喜欢叶屿深,虽然对叶临西还不算很了解,却也爱屋及乌。

况且这么明艳大方的小姑娘坐在面前,脸上带着笑时,整间屋子都在发光的感觉。

世人爱美人,大家都不能免俗。

南漪偏头看着坐在自家儿子身边的姑娘,笑着说:“临西,锦衡虽然面上冷了点,但是心底却把家人放在最前面。以后你们结婚了,他一定会疼你的。”

叶临西娇羞一笑,微低头。

只不过心底不以为然。

在座长辈们都以为他们是因为感情结婚的,可是叶临西心底清楚,这结婚有多少赌气多少随便多少无所谓在里面。

长辈们聊天时,她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

就看见他嘴角上的伤痕还格外明显。

想了下,叶临西还是开口:“你跟我哥真的打架了?”

“嗯。”

傅锦衡应了声,端起面前的茶水杯喝了一口。

叶临西瞧着他一副“我不想多说的表情”,就打心底生气,偏偏周围还都是长辈。于是她不紧不慢说:“不过既然是为了娶我,就算挨顿打也是值得吧。”

叶大小姐一身傲气,眼睛只恨长在头顶,目中无人。

仿佛世上就没有能配得上她的人。

此时哪怕压着声音说这句话,语调里依旧满满的纡尊降贵。

仿佛他能娶着自己,是祖上冒了青烟。

傅锦衡也是许多年没见过她,还当她是年少时,温顺乖柔的性子,可没想到活脱脱的跋扈大小姐模样。

他也见过不少趾高气扬的大小姐,要是别人,他一定厌烦至极。

但叶临西说出的话,明明同样的趾高气扬,却不让人生厌。

大概是她这张明艳到不可方物的脸,起了绝对的作用。

傅锦衡望着她,慢悠悠露出一抹笑后,说道:“是啊,确实是值得。”

叶临西正满意的笑着。

“你哥挨的这顿打值得了。”

叶临西:“……”

不过说起来叶屿深,他算是傅叶两家,唯一没到场的直系亲属了。

就连傅锦衡的亲哥哥傅时浔,今天都过来了。

叶栋早上在家里给叶屿深打电话,骂的惊天动地,就连“要是不参加临西的订婚宴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这种威胁的话,都吼出来。

都没能改变叶屿深的想法。

叶临西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哥这次气成这样,难道是因为她跟傅锦衡是在他的生日宴上勾搭成功的,所以他嫉妒?

之前傅锦衡那一句要不你拯救一下我,像是一道雷直直劈在叶临西头上。

好几天,她都晕头转向。

只要想到那晚,想到他时,脑子就止不住的发懵。

他是什么意思?

他想干嘛?

还是说这狗男人在这几年里,已经养成了随便撩拨别人的臭毛病?

一想到傅锦衡可能也是那些油腻男人中的一员。

她这心头就又酸又麻。

原本还想着可以安慰自己,反正她不喜欢他,哪怕就算他变成油腻狗男人,又关她什么事呢。

可是心底又惆怅上了。

曾经心底光风霁月的少年,陡然变成这般模样。

还有比这个更让人难过的。

叶临西觉得自己真坚强,居然没哭天抢地哀悼自己逝去的初恋。

直到两人在叶屿深的生日宴上重新遇到。

他们一个作为叶屿深最好的朋友,一个作为叶屿深的亲妹妹,想不遇见也难,除非哪一方可以避开。

傅锦衡当然不会存着这个心思。

叶临西则是心底憋着一口气,要是她故意不去,好像怕见他似得。

所以那天她不仅去了,而且打扮的特别明艳动人,一身亮片吊带长裙,长卷发披肩,犹如从旧时电影里走出来的大美人。看得一屋子男人都挪不开眼睛。

她因为一直在国外读书,哪怕回国也有自己的圈子,也都是女生多。

因此不少人都开始跟叶屿深打听叶临西。

得知叶临西没谈恋爱也没男朋友,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模样。

叶屿深见状,立即冷哼:“别怪我没把丑话说在前面,谁敢对我妹妹下手,从此我就别你这个朋友。”

“我去,屿深,看不出你还是妹控属性呢。”

“就是啊,万一是临西妹妹自己喜欢的。”

“临西这年纪谈个恋爱,也没什么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都在说打趣他。

叶屿深沉着一张脸也是油盐不进的模样,还是众人有人想起来,今天这位是寿星公,开口说道:“既然屿深发话了,你们一个个的都给我警醒着点啊。”

大家纷纷应声好。

唯独,在旁边坐着的傅锦衡,自始至终都没开口。

生日派对热闹非凡,人虽然多,可是撞见的概率却也不是没有。

叶临西虽然不擅长喝酒,但是架不住旁边有人劝。

喝了两杯就面红耳赤,别人招呼她一起拍照的时候,她一瞧见镜头里自己泛红的脸颊,哪还有拍照的心思,赶紧找了个借口就往外溜。

外面花园,隐约又几盏地灯照亮着,犹如给外面的花草树木笼了一层淡淡的烟纱。

叶临西享受着冷风时,就听到旁边有动静。

一转头,才发现居然有人在跟傅锦衡说话。

是个漂亮女人,再一仔细听,还是表白的。

对方说:“我知道一直是段千晗缠着你,外面好多你跟她的风言风语。你要是想澄清,我…我或许能帮忙。”

叶临西眉梢一挑。

这位看来茶艺精湛呀,连挖墙脚这种事情都说的这么清新别致。

好一朵清新小绿茶。

很快,傅锦衡的声音响起:“抱歉,我跟她确实没关系,但是我也无意跟你扯上关系。”

干脆利落的拒绝,快刀斩乱麻到让叶临西脑子里什么念头都还没升起呢。

这…这就拒绝了?

叶临西前几天还在想,这狗男人如今是不是成了朝三暮四的油腻男人。

她悄悄探头看过去,这位小绿茶论起来长相真的还不错,清丽温柔,黑缎子一样的长发直直地披在身后。

黑长直或许是男人统一的审美。

连这样的他都不喜欢,所以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叶临西又想起他那晚招惹自己的事情,于是心头一时有些乱。

乱到傅锦衡站在她面前,她才意识。

“你干嘛?”她脱口问道。

傅锦衡低头看她:“听墙角,有趣吗?”

“是我先来的,”叶临西理直气壮,毫不羞愧的说:“谁让你们说话之前也不先看看周围,你以为我想听这些事啊。”

又不是什么有营养的东西。

傅锦衡听着她的话,却没生气,反而抬头望着头顶的星空。

今夜满天星斗,犹如被洒落在黑丝绒之上的钻石,不时有一颗折射出耀目的光亮。

终于他轻声说:“是啊,谁想听这些事。”

叶临西听出了他淡然语气之下的无奈,还在想,这人怎么回事。

难道有人喜欢不好吗?

可是很快,她又想起那个圣诞雪夜,他对自己说的话。

她其实很聪明,最起码记忆力好得很,要不然也不至于靠着自己就能申请去了哈佛。

所以不该记得不想记得事情,她也还是能记得一清二楚。

她也跟着沉默的望着天空。

仿佛这璀璨星空,寄托着什么似得。

终于,傅锦衡的声音再次响起,他问:“我上次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叶临西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情,下意识说:“记得。”

果然她话音刚落,傅锦衡转头看着她。

他的眼睛有些狭长,特别是眼尾处微上翘,勾勒出一丝旖旎气息,奈何他气质太过冷硬,硬生生把这一抹旖旎变成闷骚。

“叶临西,要不跟我结婚试试。”

这句话比之前的那句,还要疯。

偏偏,这次跟着一块发现的,还有叶临西。

跟他结婚试试。

他有钱有貌还这么抢手,跟他结婚,她怎么看都是只赚不亏的那个。

于是她直勾勾望向他。

“好呀。”

……

叶临西这思绪不知被拉到何处,还是对面的人颇为惊喜的喊道:“临西。”

“好久不见。”叶临西倒也不至于真的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

如今她结婚了,她这位前追求者看起来也早放下了。

前追求者大概确实没想到在这里碰上她,一副要寒暄到底的模样:“我听说你现在回北安了,而且还在当律师对吧。你在哪个律所?”

“b问。”

对方一听更感兴趣了,追问说:“原来是b问,你目前主要做的是什么业务范围?要是有机会,咱们也可以合作。”

“对了,我上个月刚回国,我……”

“临西,”突然身后一个声音打断这人的喋喋不休。

叶临西光听着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

只是她额角微跳,有种大事不妙的心虚感。

果然,傅锦衡一走过来,径直揽住她的腰身,偏头时,声音带笑的问道:“临西,遇见朋友了。”

这句话是肯定句。

但是他肯定了,叶临西不敢肯定啊。

她立即说:“以前认识的,刚才无意中撞见,还没聊呢你就来了。”

可这句话说完,叶临西愣住了。

因为她刚记起来一件事,那就是傅锦衡认识这个人。

当初对方缠着叶临西,还是傅锦衡帮忙解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