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1)(1 / 2)

第八十一章

备孕。

这两个字在他们结婚第二年开始,就像一道紧箍咒一样悬挂在两人的脑门上,但凡有点儿机会,长辈们都要旁敲侧击。

哪怕连叶临西的母亲沈明欢,打电话时都会稍微提及。

她和沈明欢的关系依旧不远不近。

唯有之前沈明欢提到的那个非洲保护动物的纪录片,她居然真的拍起来了,叶临西偶尔会在微信上收到她从遥远非洲发来的视频。

视频里一直保养良好的沈明欢,明显被晒黑了,看起来居然也有了些年纪。

眼角的细纹清楚可见。

但是她神色里快乐却是不作假的。

或许人之间不能悲欢不能互通,就连喜好都无法互通。

叶临西喜欢的沈明欢并不在意,而沈明欢关心的叶临西也并不感兴趣。

她们两个就像两条平行线,却意外因为母女这层关系,多了一份牵扯。曾经过往时,叶临西也渴望这份牵扯是一份真真切切的母爱。

后来她才明白,她所想要的母爱,并不在沈明欢身上。

沈明欢潇洒自由,一颗心随性又不受拘束。

说起来她没什么错误,她只是没像其他母亲那样,把孩子放在了第一位。

“怎么了?”傅锦衡进来就看见叶临西坐在床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他轻蹭了下她的额头:“坐在这里半天不说话。”

叶临西清澈的黑眼珠子里,依旧带着解不开的迷茫:“你说我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妈妈?”

傅锦衡也被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住。

随后,他低声问:“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以前啊,”叶临西望着他,强调说:“是以前,我一直觉得我妈这样的人很不负责任,离婚了就把孩子往旁边一扔,自己满世界潇洒自在。我连开家长会都是我爸爸的秘书去的,反正一次都没有真的家长给我开过。”

她说起时,傅锦衡不由想起了叶屿深。

其实不仅叶临西是这样,叶屿深也没好到哪儿去,初中高中六年,他们都在一个学校,傅锦衡的家长会都是南漪去开的。

而叶屿深的永远都是一个年轻人,西装革履的坐在那里。

要不是班主任不太允许,只怕这位年轻人都要带一台电脑放在位置上。

随时准备做一个班会记录。

叶临西还在说话:“以前我也会觉得委屈,觉得她为什么不能像其他妈妈那样,回来陪我呢,为什么她要把她自己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我。”

想想还真是自私。

叶临西偏头看向叶屿深说:“现在再想想,我自己还挺自私的。”

或许是因为长大了,更能理解曾经的过往,也更学会了放下。

“现在大家都希望我们尽快生孩子,可是一想到我的工作可能会因为生孩子这件事,发生巨大改变,所以我就犹豫了。”

傅锦衡望着她,“临西,你还没准备好,我们不用着急的。”

“所以我在想我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妈妈呢。”

这大概是个伪命题吧,因为永远没有人在生下孩子之前,清楚自己会承担怎样的角色。

温柔体贴?

慈善和蔼?

傅锦衡将她的手掌拉到自己的手掌心,轻轻捏了下,才缓缓开口:“我也不知道我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爸爸。”

“但是我跟你保证,以后我会陪着那个小家伙成长。”

“出席家长会、运动会,毕业典礼。只要是小家伙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都会在。”

所有、所有重要的场合,他保证,他都不会缺席。

他不会让叶屿深和叶临西失去的东西,在他的孩子身上再失去一遍。

叶临西突然心头酸酸的,伸手捏他的脸颊:“虽然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是个称职的好妈妈,但是我觉得你一定会是好爸爸。”

“对我这么有信心?”

“那当然,”叶临西不免彩虹屁两句,“你一直都是做什么都能做到最好。”

所以在当爸爸这件事上,他也会做好吧。

“谢谢老婆的信任。”

叶临西很少听他这么叫自己,每次叫着‘老婆’这两个字,仿佛空气里都升腾起一股缠绵的气息。

听得人心头麻酥酥的。

两人其实心底早已经有了共识,生孩子这件事虽然很严肃很认真。

但是他们都想要一个小家伙。

一个可能长得既像叶临西又像傅锦衡的小家伙。

只不过他们没把这个共识,跟长辈们说过,以至于大家都觉得他们这是还没过够二人世界呢。

过了几天,南漪让叶临西回大宅吃饭时,她悄咪咪把叶临西拉到楼上。

两人一起到了家庭影像室。

这是家里专门用来看电影的地方,只是长辈们不太习惯用,家里又没年轻人住。

所以时常都是空置的。

叶临西被南漪这么神神秘秘拉上来,南漪让叶临西在位置上坐下,她赶紧弯腰去弄放映设备。

见她好像不是很熟悉设备,叶临西问道:“妈妈,要不我来帮你弄吧。”

“没事儿,你坐好了。”南漪边弯腰弄设备,边开口说:“这可是我压箱底的好东西,之前没给你看过。”

压箱底?

还好东西。

叶临西只觉得这个比喻实在是太过让人有些期待,又透着那么一点担忧。

直到巨大的屏幕上,终于出现画面。

居然是一个小小的人儿,局促的站在画面中。

随后,画面之外的一个声音开始了,是个甜美的女声,叶临西听出来了,是更年轻时候的南漪。

南漪说:“小锦,今天是妈妈生日,你可不可以为妈妈唱一首生日歌呀。”

叶临西眼睛陡然睁大,虽然她刚看到画面上的小人儿时,就猜到可能是谁。

但听到南漪说时,还是瞪大眼睛望着屏幕。

屏幕上的画面有种做旧的历史感,泛着微黄,偏偏又很清晰。

那个穿着黑色枪驳领小西装的小人儿,安静站在镜头里,仿佛已经没了刚开始的局促,特别是在南漪的话说完之后。

他居然还自顾自的歪头,左右两边微晃着,似乎在一本正经的给自己找调调。

没多久,他张嘴开始唱歌。

是生日歌。

小人儿一句“祝你生日快乐”,奶声奶调,哪怕是隔着屏幕,都让人忍不住想要摸摸他。

待一曲生日歌唱完,就听小人儿看着旁边,乖乖巧巧的说:“妈妈,生日快乐。”

很快,南漪出现在他旁边,对着他小脸蛋的两边,分别重重亲了一下。

南漪因为化了妆,唇上涂了口红,这一下让小人儿微嘟起嘴巴:“妈妈,口红。”

“对不起,对不起,妈妈一时太开心了,”南漪赶紧拿纸,把小人儿脸上的口红擦了个干净。

屏幕上的画面还在转换,主角都是小小的傅锦衡。

南漪的声音在一旁又响起:“他们两兄弟小时候,我还特地去学了摄影,就是专门为了拍摄他们。现在科技真好,这些视频原本像素不算高的,结果我找了人修复。”

“居然修复的跟新的一样。”

南漪望着眼前的屏幕,也一时陷入了过往当中。

似乎还能回忆起,当初他们出生时的喜悦。

叶临西终于舍得从屏幕上挪开眼睛,转头问南漪:“妈妈,这些视频我可以拷贝一份回去吗?”

“当然可以了,”南漪又起身,直接从架子上拿了东西过来:“我特地让人给你复制了一份。”

接着她把手里的u盘递了过来。

叶临西握着手里小小的u盘,又转头看向屏幕上正在笑的小小人儿。

傅锦衡小时候长得真的粉雕玉琢,简直像个小雪团子,皮肤雪白,眼睛大的像黑珍珠,头发稍微有点儿长。

要不是身上穿着的都是明显小男宝宝的款式。

还真容易让人搞混他的性别。

好可爱。

啊啊啊啊好想尖叫。

叶临西内心世界丰富的不得了,偏偏脸上还端着一丝丝矜持。

不就是一个好看的小孩而已。

她在国外见过那么多金发碧眼小洋娃娃一样的孩子。

可这不一样。

这是傅锦衡呀,她喜欢的那个傅锦衡。

光是望着屏幕上的小人儿,她就恨不得回到那旧时光,见一见当初的他。

看了一会儿,叶临西终于说:“妈妈,其实我跟锦衡,我们已经打算要孩子了。”

南漪一怔。

末了,她突然笑了起来,说道:“你以为我给你看了这个,是为了催你生孩子?”

叶临西听到这话,心下疑惑。

难道不是?

“因为这些是我珍藏很久的宝贝了,”南漪轻声说,“好像都找不到能一起分享的人。”

养的两个是儿子,没有这种能陪亲妈一块看自己小时候视频的柔肠。

说不定,他们两个看见这视频,第一想法就是毁尸灭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