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崽(1)(1 / 2)

第八十三章

怀孕一向是个漫长的过程。

怀胎十月,特别是到了八个月之后,身体笨重的连睡觉翻身都要慢慢挪动。

叶临西虽然怀孕了,但是对自己的身材要求却丝毫没有松懈。

那次深夜的半瓶可乐,对于她来说,像是伊甸园里的苹果,虽然诱人但是罪恶。

她孕期里的食物都有专门的营养师特制菜单,阿姨照着菜单准备。

到了八个月的时候,叶临西的体重只增加了十几斤。

整个人从背后看依旧纤细,四肢丝毫没有变粗的趋势。

晚上,她从浴室里出来,神色恹恹。

傅锦衡找了毛巾替她擦头发,怀孕之后,她变得格外讨厌吹风机的声音,都是用毛巾擦干,再等着自然吹干。

傅锦衡见她不太方便的模样,主动把这件事承担了过去。

“我刚才站在浴室那个镜子前面看了一下,”叶临西闷闷开口,“我觉得自己现在好像一只青蛙。”

四肢细细,肚子凸起。

身后正在替她擦头发的男人,手上动作一顿。

却没说话。

叶临西见他不说话,干脆转头看向他:“你不说话,也是这么觉得?”

一座比泰山还重的大帽子,这么扣了下来。

傅锦衡被她逗笑了。

今晚他胆敢说半个赞同的字,估计他连床边都别想沾上了。

傅锦衡又慢条斯理的开始在她头上随意的擦拭,许久,低声说:“你这样的还丑,让别人怎么办?”

叶临西一怔,狐疑起来。

狗男人学聪明了,居然连拉踩式夸奖都学会了,别说,短短一句话,还是夸的她挺心花怒放的。

叶临西这样骄纵自信的性子,都因为怀孕,变得疑神疑鬼起来。

哪还有半分全世界最明艳的小玫瑰,该有的骄傲和自如。

傅锦衡如今对她的小心思,是一猜一个准。

女人怕胖、怕丑、怕老。

更何况还是一个拥有极致美貌的人。

于是傅锦衡干脆把毛巾搭在她头顶,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引得她眼睛看向自己,这才轻声说:“哪怕作为孕妇,叶临西也是最漂亮的孕妇。”

说完,他伸手揉了下她头顶的毛巾,再次轻笑:“最鲜活的小玫瑰。”

甜言蜜语,大概是女人永远听不够的。

叶临西也不免俗。

等她头发差不多干了,才躺在床上,她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突然就感觉到肚子里的动静,她赶紧说:“小家伙动了。”

说来也特别,叶临西肚子里这位,白天大概都在睡觉,甚少折腾。

一到了晚上,特别是十点之后,就动的特别厉害。

叶临西第一次感受到胎动的时候,愣在原地半天不敢动弹。

生怕自己惊动了小家伙。

那次傅锦衡没赶上,因为叶临西叫他的时候,肚子里的小人儿像是伸展的舒服了,又安静躺着。

好在第二天她躺在床上,胎动再次来袭。

叶临西赶紧叫傅锦衡看她的肚子,两人盯着她的肚子看了一会儿,果然光华细腻的肚皮突然被从里面撑了起来,随着肚皮起伏了起来。

“你看,你看,我就说宝宝昨天动了吧。”叶临西兴奋的说道。

傅锦衡也是头一回见到,此时也有些看呆了。里面的小宝宝仿佛知道爸爸妈妈正在看着,今天动起来格外欢快。

直到傅锦衡抬起手,轻轻贴在她肚皮上。

光滑细腻的皮肤在他温热的掌心下,仿佛有了生命力。

肌肤被一下下顶起,是里面的小宝宝。

傅锦衡虽然用劲所有心思对叶临西好,可男人是迟钝的,他对未来的孩子有期待,但是那种期待是空泛的。

不如叶临西这样与宝宝骨血相融的亲密。

可这一刻,他掌心里的跳动,提醒着他这个小小生命的鲜活存在。

之后,每次看胎动都成了两人的固定节目似得。

虽然没有第一次的那么神奇,但依旧觉得新鲜。

就这么一直到了叶临西的预产期,因为迟迟不生,心底有些烦躁。原本傅锦衡是拘着她在家里,不许她乱出门的。

谁知她越待越烦躁。

就要闹着要出门,傅锦衡打算回来陪她,结果叶临西非要柯棠和姜立夏一起去,还美其名曰,他去了会打扰她们血拼的性质。

柯棠坐在店里的沙发上,看着满眼都是自己买不起的东西,感慨:“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月龄的孕妇,还这么血拼的呢。”

“她在家也是憋太久了,都一个月没出门了。”

姜立夏还是挺理解的。

叶临西看了会儿衣服,又觉得不太好看,转头去看包,还招呼其他两人,“你们也过来看看。”

因为叶临西是这家的vvip客户,所以她们家藏在仓库的新款和经典款,就跟不要钱似得摆在她柜台上,任由她挑选。

于是叶临西心情颇好的将一只新款包拎在手里,“这个大小挺好,可以放宝宝东西。”

姜立夏走过来,看了一眼:“你确定会放宝宝东西?”

“为什么不会?”叶临西反问道。

姜立夏:“难道你出门不会带保姆吗?”

叶临西如今出门就已经司机和阿姨不离身,以后宝宝生下来,估计前呼后拥,好不热闹。宝宝的东西,哪儿还需要她亲自背。

“我就要买不行吗?”叶临西又对着镜子试了试。

这款包简直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她还真喜欢上了。

很快,站在她身边的sa,低声说:“叶小姐,其实这次我们店里一次进了两款稀有皮。”

“那把另外一只也拿出来,让我看看吧,”叶临西不在意的说道。

sa有些为难说:“不过那个包有另外一个客人也看中了,她正在赶来的路上。”

叶临西知道这个销售是在跟自己耍滑头,无非就是店里来了限量款,先到先得,谁先刷卡算谁的。别的销售的客户还在路上,自己正好就在店里。

此时多说两句,她心情好全买了下来,就是几十万的业绩额。

网上经常有人吐槽这些奢侈品店的销售,眼珠子长在头顶上,却不知道对真正的大客户,她们也是小心翼翼的伺候。

叶临西并不在意她的小心思,反正这个款式确实合了她的心意。

于是她小手一挥:“拿出来吧,我看看,要是都喜欢,我两只都带走。”

很快,sa把包捧了过来。

叶临西一看确实是稀有皮质,直接让她帮自己打包起来。

她全要了。

一听她全要了,销售的手脚不知多快,一边拿了她的卡去结账,一边让同事帮忙打包盒子。就在刚刷完卡,门口冲进来了一个年轻女孩。

“我的包呢,我的包呢。”女孩兴冲冲的问道。

也不知道销售说了什么,她一下翻了脸,声音很大的说道:“你们怎么回事,不是说帮我留着的,怎么还把我的包卖了。”

叶临西这下听明白了,原来这个就是销售说的那个看中的客户。

等叶临西起身时,对方回头瞪着她,满脸不爽。

出了店门,叶临西问:“你们刚才看见那个女孩的脸了吗?”

柯棠和姜立夏都点头。

叶临西突然开心笑了起来:“原来抢到包是这种感觉,我一想到她的表情,就觉得好笑。”

看她不爽,偏偏又干不掉她。

想想她就觉得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