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金丹领域!(2 / 2)

摸尸成道 死亡名单 2007 字 2个月前

话音刚落,便见一道破空声响起,一道深紫色的玉簪出现在了老妪身前。

玉簪上满是汹涌的水汽波动,能量汹涌间,更是直接卷起一道湍急的蛟龙。

“吼!”

蛟龙嘶鸣着,转瞬间来到了叶青身后。

“法宝!”

叶青神识涌动,蛟龙刚刚靠近,便已感受到了身后传来的强烈水流,叶青心中一惊,来不及多想,直接张开嘴唇,一道青铜镜瞬间出现在了身前。

青铜镜内灵气涌动,一道能量罩将叶青团团围绕。

“轰隆隆!”

说时迟来时快,当能量罩包裹住叶青的同时,身后水龙重重落在了叶青身上。

“咔嚓!”

伴随着一声破空声响起,只见那青铜镜凝聚的能量罩瞬间破碎,而与此同时,那由玉簪凝聚的蛟龙也在这一刻完全破碎。

“呼!”

感受着身后压力的消失,叶青忍不住轻吐一口浊气,体内灵力不断涌入脚下寒璃剑,寒气顺着剑身涌动,叶青的速度迅速提升,直接与其拉开了距离。

虽然老妪修为达到金丹境界,但是并不以速度见长,此番看到叶青逃窜,面色微沉,突然停下了身子,汹涌的灵气不断从丹田内涌出。

“滴答!滴答!”

一滴滴雨水,洒落在叶青肌肤。

“下雨了?”

叶青微微一愣,缓缓抬头望去,只见天空纯净无暇,没有丝毫杂云,一滴滴水滴却凭空凝聚在了半空。

水滴凝聚在半空,就犹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滴水晶,悬浮在了半空。

“啪嗒!”

雨滴触碰叶青肌肤,瞬间炸裂开来。

剧烈的疼痛感席卷而来,那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炸裂开来,化为一颗颗锋利无比的刀片,瞬间将叶青的胳膊割破。

鲜红的血液,顺着叶青的胳膊缓缓流淌而出。

血液沾染着破碎的“水片”将叶青周围完全染红,叶青立刻停下了身子,目光望着笼罩这身前那密集的水滴,立刻停了下来。

“哼!”

一声冷哼声突然从身后传来,只见那老妪缓缓靠近,冷眼望向叶青,道:“在我的领域内,你一个个区区练气修士还想逃离?”

“领域!”

叶青眼中闪过丝丝精光,瞥了眼那一颗颗悬浮在半空中的水滴,脑海飞速旋转,内心却是在思索着该如何解决眼前这个困境。

金丹修士,拥有着一个脱俗的全新能力——领域。

在金丹修士领域内,其实力显然获得了大量提升。

“你这贼女,居然拥有两件法宝,想来也不是无名之辈,且报上名来!”

老妪此时胜券在握,上下打量了眼叶青,想要打探消息:“还要你盗取我宗门的月祭石所为何事?”

“吾名骆玉,乃是酒妖宗弟子!”

叶青嘴角微扬,目光望向老妪,开口道:“你有本事找我酒妖宗呀!”

口上底气十足,实际上叶青内心却是在思量着该如何摆脱眼前的困境。

“贼女,你倒是猖狂!”

老妪面色涨红,森然道:“连那酒妖宗都敢欺负上门了,真的是气煞我也!”

汹涌的蓝色灵气不断从周身涌动,那一颗颗拇指大小的水滴在这一刻不断变大,眨眼间便已涨到了拳头大小。

“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老妪狞笑着望向叶青,正欲驱使那一颗颗水滴朝着叶青砸去,却见那小女子突然取出了一枚翠绿色的洞箫。

“呜!呜!呜!”

洞箫吹动,声音婉转,宛如在哭泣一般,一缕缕淡绿色的气体缓缓从洞箫中涌出。

绿色气体宛如拥有生命一般,化为一根根泥鳅,直接钻进了那半空中的水滴之中。

原本透明的水滴,在这一刻化为了淡绿色。

“给我死!!”

正当老妪狞笑着,打算控制着自己领域内的刀雨将那小贱人劈杀,却惊讶的发现,那一滴滴淡绿色的水滴自己居然无法控制丝毫。

“该看我的了!”

叶青嘴角微扬,直接催动点魂箫中的点化禁制,点化那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滴。

随着绿芒涌动,那一只只拳头大小的绿色水滴居然生长出了一只只细短的四肢,气息涌动之下,足有练气六层修为。

以叶青如今的修为,点魂箫可以控制十只练气六层的生物。

此刻那被自己点化的刀雨好似悬浮在叶青身前,虎视眈眈的望着周围没有被点化的刀雨。

“拦住它们!”

叶青轻摇点魂箫,直接发动了自己的命令。

毕竟老妪修为足有金丹境界,根本不是目前的自己可以战胜的,所以也就只能让点化的刀雨拦住它们。

“咻咻咻!”

望着那一只只刀雨飞出,叶青没有多想,直接驾驭着寒璃剑,化为一道寒芒,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该死!”

老妪面色煞白,目光望着远处的逃去的叶青,涨红着脸庞,衣袖一挥,强大的力量落在叶青点化的刀雨之上。

“咔嚓!咔嚓!”

瞬间分崩离析,化为点点水珠,洒落一地。

至于的叶青,则早已跑了近千米。

“我去!”

叶青暗骂一声,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刀雨居然连几息时间都撑不住。

如此看来,只有前往琅琊秘境保命了。

在叶青看来,想要活命,唯一的解决办法便是去那琅琊秘境之中。

琅琊秘境只能筑基以下修士可以进入,这老妪金丹修为,根本无法轻易踏入。

再者,这琅琊秘境之中有着鲸鲲膏的存在,更是可以提升自己的修为。

若是再凝练一个先天之物,兴许活命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想到这里,叶青也就没有犹豫丝毫,直接朝着那百里深渊方向飞去。

叶青速度极快,身在半空,就犹如一道蓝色流光,闪过天际。

半盏茶的功夫,百里深渊已经入目可见,而身后的老妪则没有放弃,依旧紧紧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