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论穿越这种事(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172 字 3个月前

“是。”

“还活着吗!?”

“活着。”

“让我看看。”

隐约可以听到两人的对话,李夜起先是好奇,然后惊愕。

这对话,这套路,似曾相识?不,几个小时之前开肝的电视剧里的开头就是这对话了。

脑子里冒出来了大写的‘wtf’。

随之感觉到竹筐在向下移动,于是静止。

然后竹筐的盖子被掀了起来,如同重见天日般世界都明亮了起来。

入眼所见的,就如心中有所预料却不敢确定的情况一样,果不其然,适应了光线后,那坐在轮椅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些许隐晦却又无法遮蔽的激动,正打量着竹筐中的自己两人。

而对方的视线显然在看到两个婴儿后,明显有些惊异。

李夜同样看着对方,装着自己啥也不知道的婴儿模样,‘确认了对方是陈萍萍’这件事后着实让人震惊。

看着对方想要触碰自己两人的手被一支黑色的长棍所阻,于是,就没了于是,竹筐的盖子被人再次盖住了。

这场景,这演员,你品,你细品!这能是片场么!?

夭寿了,完犊子了。

老子穿了大越咯!我这是夜肝全剧,白日飞升了???

李夜不受控制的吐槽着,但即使如此也减缓不了那颗慌慌之心。

便又听到:“是孪生子。”

可是陈萍萍的问题并没有被回复。

竹筐再次动了。

“你要带他们到什么地方!”

似是疑问句,可言语之中却没有那种疑问的起伏,更像是不可置疑的命令。

尽管他命令不了这个杀神。

“安全的地方。”一如电视里的那般,毫无起伏的平淡。

“我既然回来了,京都便是最安全的。”

“小姐遇害,你和你的黑骑为什么不在京都。”

“我听命行事······”

沉默了片刻,“你是说这件事背后,还有人藏得更深!“

“你就这么带他们走了吗?您能······“

而后,一如李夜看过的那般,在陈萍萍的提议下,五竹带着竹筐中的两个幼崽前往澹州。

李夜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中也多少有些提心吊胆,毕竟,孪生子存在本身便是最大的改变,谁也不知道蝴蝶效应下的结果。

复杂的看了一下身旁躺着的范闲······

虽然这货也是穿越而来的,但人家绕来绕去也算是原住民,同宇宙观下时间线上的位移,自己这个‘外乡人’是凑的哪门子的热闹?

莫不是五竹兄搞错了?

······

李夜是一个自我的人,但却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在反应过来,彻底消化这极其带有实感的经历后,瞬间变得沉闷起来。

现实归为现实,不是所有人都有着某点孤儿院的背景设定,自己的老妈老爸可是健康的让人自惭形秽,穿越?

呵,别闹!这是开玩笑的么!?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就是这么措不及防的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吃穿不愁,一技之长在手,天下我有的条件下,不说其他,怎么也是喜大普奔的情形了。

小老弟们是有多想不开才想着要穿越啊?纯属吃饱了撑的!

可是,正如某‘三笠’所言,世界是残酷的,现实更是如此一般,只不过感觉熬夜伤身体,通了一宵罢了,怎的还整穿越了呢?

李夜对此深深的不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