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地图要不要?(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554 字 3个月前

若真有那么详尽,二百两也是值得的,但······

“环儿,帮我拿两张银票。”

很快,环儿便透过车帘伸出手,递出了两张银票。

范浑接过手,递给一旁的王启年,看到数额,王启年差点从马车上直接跪在地上。

“这!这,这可是,二百两啊!”

原本,王启年看这年轻人也有些好感,再听对方说的过往,本来觉得这回算是赔本了,毕竟这样情况若是还坐地起价那真是不地道了。

可,可也没想到比个二两,对方给了二百两,手都有点发颤,不是没见过二百两,只是没一次挣过这么多啊!

范浑看着对方的表情,也知道自己吃亏了,不过,至少有些保障的。

“尽量详细一些,还有,不知王大人何时可以画好?”

“啊哈哈,这不是问题,要知道,凭我对京都的熟悉,就是现在开始画,也不过一个时辰便可画好,若是方便,我这就在客栈给您画好?”王启年洋溢着热情的笑容,跟朵菊花似的盛开了。

范浑有些不知从何吐槽,这么现实,实际也正常啊,可为啥这货表现的如此油腻?

“当然可以,不知王大人可知附近哪家客栈比较好一些?”

“自然知道,公子我来驾车,您后面休息休息。”

听完此话,范浑眉毛挑了一两下,喂喂,还有下限没有了!?这都行?

······

范闲自从若若房间被范建叫去书房后,便一直站到了现在。

看着范建认真的批改文书的当中,心中却一刻未停的吐槽着。

怪不得要晚走几日,合着现在这种情况你也料到了?

若是等他来了,不用站这么长时间,我这岂不是亏了!?

诸如此类的想法那是一发不可收拾。

殊不知那个晚走几日的家伙已经到了京都,住着客栈,一副潇洒自在······

就这样一直到了日头彻底落了下去。

寂静的书房除去范建翻过账簿之类的响声,甚至可以听得到烛火燃烧的声响。

待范建率先张口问了一句,范闲也算是终于解放,跪下磕个头,重头戏这才开始。

起身后,看着这一世的父亲,范闲心中还是颇为复杂,但面子上还是好不落下风:“澹州那么多年都等了,不着急这一会儿。”

范建听闻,低沉的笑了两声:“你这话带怨气,范浑也是如你一般想的吗?”

“这可没有,我们两人哪里有什么怨气。”

“那就好,来说正事吧。你想做怎样的人?”

听闻如此一问,倒是给了范闲发挥的机会,一生平安富甲天下,诸如此类,待范建用现实强烈打击范闲后,也终于说到了正题。

心中不愿,可又由不得自己这种事情,范闲是暂且压在了心底,晚饭经过对质澹州刺杀一事,也算是让柳如月认清了现实,同时,范闲算是彻底融入这个家了。

散席之后,范闲和范建留了下来,一再又说婚约之事。

“那范浑呢?他的未婚妻是谁?难道也是结了婚就能继承些什么?”

“他那个与你不同,范浑那边是单纯结婚,没其他的东西,就是看在年纪相近罢了。”

“这······这也行啊?那对方到底是谁?”

范建瞥了眼范闲,无奈道:“京都守备叶重之女,叶灵儿。”

“叶灵儿?林婉儿,这两位可有什么关系?”

范闲愣了一下,听着这两个名字,虽然姓名皆不同,可这个‘儿’字貌似不是亲昵的叫法,而是姓名的一部分。

范建不解道:“关系?嗯···说起关系,两人倒是感情不错,算得上闺中挚友。”

听着范建这一本正经的回答,范闲也是挺无语的,自己和范浑这算是兄弟娶姐妹么?

然而,他问出的问题,却不是真想问这些,而是在吐槽啊!

好么,这口槽别指望范大人能听明白了,范闲也真就纳闷了,都是些大家族出来的人,起名起得都是咋想的?跟谁商量的?

范家这起名就够绝了,给找来的未婚妻也是这‘儿’,那‘儿’的,这算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吗!?

范闲再一想身边之人,呃,貌似范浑那跟屁虫姑娘的名字里也有个‘儿’。

可范闲还能理解,毕竟人家全名叫李环,不过是范浑称呼环儿称呼惯了,听着也亲近,便这么叫了。

虽然这事儿都是小事,可就是忍不住的想吐槽几句。

婉儿、灵儿、环儿,这是哪门子的棋牌游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