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想不开的郭少(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93 字 3个月前

“外院来了人,正和柳姨娘斗嘴着呢,八成是郭保坤那货告到京都府了。”

耸了耸肩,一脸嫌麻烦,却无所谓的神色,让人看得惊奇。

藤紫荆想着这事情有自己的责任,便道:“要不我去——”便被打断了。

“没事儿,本来那货是寻范闲麻烦的,只要与范闲无关,这事儿闹不起来,最后也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然敢帮你,自然我还是有几分底气的,放心。”

说着,待到说‘放心’的时候,却是对着范若若说的。

“走吧,去看看。”

······

“人不在,你们回吧。”

柳如月本就身份不一般,再者虽是姨太太,可与夫人却也没什么区别,范府大小之事却也都是她打理,气度还是说心计都不是一般选手可以睥睨的。

虽说对于范建的两个私生子有所存疑,可毕竟她是范家人,家里的事情归家里,却是容不得他人来寻衅!

“夫人,这可是府尹大人亲自下的令······”

“姨娘,给您添麻烦了,此间事情我来处理吧。”

未等官差说完,便被一声稍显慵懒却又容不得质疑的声音打断了。

“浑儿,你怎么出来了。”看着刚说完不在,结果就露面的范浑,心中也是有些着急。

毕竟是太子的人被打了,事情便多了几分变数和复杂。

范浑笑了笑,示意无碍,便看向一众官差。

柳如月看着少年的样子,并不像是没准备的,便也让开了。

范闲、若若、藤紫荆则是站在一侧,虽然不是不想帮忙,心中却知道自己等人若是帮忙,估计只会让情况变的更糟糕。

“这位大人,敢问原告可是已经上堂?”

“这······郭公子是派管家递上来的状纸,郭公子并没有到。”

“那郭保坤此刻又是那哪里?”

“呃,这个······下官也,也不清楚。”

“不知道你紧张什么?你告诉我,我跟你走一趟也无妨。”

领头的官差一听,感觉有戏,想到此事也不是什么隐秘便道:“哦,郭少爷今日去了世子殿下的诗会,您可跟我走一趟了?”

听闻此话,别说柳如月,在场之人都面色不好起来。

可范浑却依旧带着微笑。

如春风和煦的说道:“你们可以滚了。”

也未等这些个官差反应,朝着对方挡住的正门走去,然后诡异的一幕就发生了,范浑每向前走一步,这些官差便不受控制的后退。

仿佛被一堵无形的墙壁推着。

“这,这是什么妖术!!?”

“对了,忘了让你们闭嘴了。”

于是一阵不明所以的力量就将下颚牢靠的封住,张嘴都张不开,牙齿互相紧咬的都要碎了。

把人逼出了正门,一众官差却还是难以行动,只听:“回去告诉你们府尹,为官者,可以不清,但还是要有底线,一旦收不住了,离死也就不远了。”

略带着慵懒,可那好似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口吻,仿佛凌驾于九天之上,低垂眼睑俯视而下般,让人心生畏惧。

待官差发现自己能动了后,便像是见鬼似的跑了,看着恢复安静的街道,无奈的摸了摸后脑勺:“切,真是麻烦,改天回澹州算逑了。”

然后回过身:“走了,都看什么呢,听说郭大少爷也去了诗会,我有点迫不及待了呢!”

看着那本是温润和善的笑容,但在范闲、藤紫荆、柳如月眼中,总感觉背后一阵凉意,这若是个纯善之人······我可特么岂不是圣人哦!

而与郭保坤、郭攸之几近称得上有仇的藤紫荆好似也放开了仇恨,莫名的同情起了对方,惹谁不好,非要惹范闲,这回好了,范闲就不一般,还又多一个堪称恐怖的范浑,作死也不是这么作啊!

而范若若倒是没那么多想法,自己的二哥真是······厉害·······对了,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帅,对,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