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只剑在手方寸无敌(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85 字 3个月前

“这位又是何人?”李承乾看到来人,便问了一句。

郭保坤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将范闲和婉儿的婚事搅黄,可如今看情况,这两兄弟简直是太过默契,每次有事都能搅在一起,本来对付范闲的计策都没了用处。

如此,那便一起料理了。

回来的官差已经向梅执礼禀报,梅执礼便小心翼翼的对李承乾道:“回禀殿下,她是醉仙居的清倌儿。”

“梅执礼,宫中编撰被打,丢的是谁的脸面?”

听着,梅执礼就下了位子,到了范浑身前朝着太子跪了下去。

哆哆嗦嗦的半天吭不出个屁,范浑也纳闷了,这货咋爬上来的?

啪——!

李承乾一拍桌子,怒道:“丢的是皇家的颜面!这些身份低贱的仅凭一句话就能辨其真假吗!?”

司理理自是沉得住气,虽然刚来一阵就被骂身分低贱,但毕竟是太子,骂也好,不骂也好,都不能把对方怎样。

“噗,哈,哈哈哈——”

众人突然就愣住了。

这笑声,虽然好听···可,可什么情况?谁胆子这么牛皮?

“大胆!你笑什么!?”

此话竟然不是出自太子之口,而是那个已经化身背景板的贺宗纬。

李承乾也被笑懵了,这种情况他也是头一回遇上,看着下面站着捂嘴笑着的人,半天没说出话,也不知是怒火攻心了,还是不可思议。

“太子这话倒是有意思,身分低贱就不能作证,那我是不是还得请皇室之人才能作证了?身为太子,连自己国家的百姓都看不起,你还想当皇上?你不是搞笑么?”

“······”

司理理诧异的看着范浑,也不知道震惊还是震惊,范闲、藤紫荆、在场之人脑子都嗡鸣了一声。

此人莫不是要螺旋升天,怎生的如此之叼!?

此话不亦于诛心之言,而且还是面对着当朝太子。

气也好,怒也罢,此刻范浑之言却是把李承乾前后堵了个死。

你说不是,那就是没担当,你若承认,你这太子十有八九就废逑了。

被噎得死死的,脸色都变的青一阵紫一阵,看得范浑心里也有点慌,看得怎么这么像元婴老怪即将自爆似的······

——啪啪啪啪——!

一阵掌声响起,众人回过神,朝后看去,呃,这货咋也来了。

二皇子,李承泽。

撇撇嘴,一丘之貉,还不如太子。

梅执礼现在是根本不敢开口,甚至连说范浑都不敢,毕竟这位大神硬是把太子用嘴就怼灭了,他还多少有些自知之明的。

一进门,李承泽便看向范浑,道了一句:“二公子言辞犀利,令人佩服,武功智计当真是天下无双。”

好么,一来是皇子,二来,伸手不好打笑脸的,范浑也客气了一下,笑道:“过奖,过奖。”。

也不多说。

李承泽先过去拜了一下太子,太子生硬的也没反应,可能因为范浑怼的那一下实在有点劲道,岔了气儿总得缓缓。

李承泽也倒是自觉,起身然后坐在了梅执礼另一边,好么,梅执礼就是汉堡包中间的肉饼子了。

太子没了言语,剩下的二皇子便只是看戏。

大家都心知肚明。

范浑也不停,既然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也怼出去了,所幸连藤紫荆的问题也解决了。

“两位殿下,还有大人,至于说藤紫荆一事,几位可别着急的说欺君罔上,此事既然鉴察院有文卷,而且家人也被保护起来,此事便是陛下定然也是知道的,这欺瞒之罪却是无从谈起。对了,梅大人可是抓了藤紫荆的妻子?若是藤紫荆还能理解,抓人家妻小,您是不想当这官了,还是觉得自己活够了!?我劝你向善啊。京都府若是不能公平公正做出判决的话,这京都府留着还有什么用?你说是不是?”

话语停顿了一下,众人已经是震惊的不知说什么好。

便听,范浑还有:“方才本就退堂了,这让太子殿下这么一搅和,又费了这么长时间,梅执礼,梅大人,该结束了,还不拿着惊堂木拍一下?”

······

谁也没想到,这货不止剑在手方寸无敌,贱在手也方寸无敌。

活生生的滚刀肉一个啊!

ps:人设

范浑:吐槽星人。

范闲:甩锅王,带兄弟。

环儿:莫得感情的工具人。

叶灵儿:范浑克星,直率武夫。

藤紫荆:只会杀人背景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