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洗不开的锅(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623 字 3个月前

走了不远,便见个小孩儿在秋千上坐着,手里拿串糖葫芦啃着。

范浑毫不意外,藤紫荆的崽儿,和北齐八品高手程巨树玩喂食游戏的熊孩子。

看了两眼,也不在乎。

但心中却也想着,藤紫荆和他婆娘貌似心够大的,小孩儿一个人就这么坐着,看着陌生人也不警惕······

不过,回头一想,自己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此时,范闲跟着范浑走,看到小孩儿也就是看了两眼,走出两三步,脚下一顿结果又返回去了,范浑也知道,这货去抢下了药的糖葫芦了。

拿钱换的,也不算强抢。

看着范闲过去就说了一句:“小孩儿,来我看看你糖葫芦。”

结果小孩儿还真给了,而范闲也不客气,拿起来就啃。

你看把熊孩子给急的······

范浑也乐了,都些什么人啊!

给自家娃下药的鬼···呃,慈祥的老父亲,抢小孩儿的怪叔叔,不知天高地厚的熊孩子,好么,这是要整一出恶人谷的戏码么?

逗完了小孩儿走了两步,便到了。

看院子里坐着削木剑的藤紫荆,范浑觉得这样也不错,所谓田园生活也就是这样子了。

安宁平静,自给自足,还要什么呢!

哪怕是权贵又如何,难不成家里有网么!?

见了两人过来,藤紫荆脸上带着笑容,但在范浑眼里,这货似乎是在撒无形的狗粮。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不是说去看书局吗?”

“已经看过了,还不错,以后有钱挣了。”

范浑待走过去,找了个小板凳一坐,回道。

范闲坐在了对面:“他和范思辙两人倒是一见如故,默契得很。诶?你这手艺倒是不错,给儿子做的?”

“男孩子嘛,总爱这些东西。”

“挺好,做的精细。”

······

感叹了一下长年不在家,孩子都没见过自己的事情,范闲也安慰道,今后就不用躲躲藏藏,日子还多,一直想离开京都生活,现在便能准备了。

范浑听着像竖旗,可回头一想,自己都和司理理暗中说好了,总不至于还出一样的悲剧。

便说道:“藤紫荆,知道你够义气,但我觉得你还是好好想想,为了家人多考虑一下,范闲和我在京都,就算不招惹是非,麻烦也肯定会找上门。如今你算是无事一身轻,暂不说无忧无虑,可至少还算安稳。”

范浑的确之这样想的,虽然平日刻意不去想,但知道的总归是知道。

身份放在这里,便是躲也躲不开。

若真是范建的子嗣也就罢了,可毕竟不是。

藤紫荆也都明白,至少,这么两天时间就能看出来,两兄弟不仅能惹事儿,而且麻烦事儿也不少。

可毕竟是两人帮自己找到了家人,为自己洗脱了罪名得以光明正大的行走于世,更是来来回回打了两次自己的仇人······

心中得此恩不报,却是有些愧意。

范浑和范闲也看得明白,否则在澹州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两人别的不说,看人还是挺准的。

更不要说范浑这个正儿八经的‘外乡人’,剧情都知道,自然是信任藤紫荆的,虽然初见之时,削了对方的裤子,可也不过是玩心乍起而已。

心中犹豫不决,便把话问了回来:“那你们呢?”

范闲自然是心心念念着鸡腿姑娘,可这一念便是一本书了。

待范闲说完,两人看向了范浑。

愣了一下,虽然身世与范闲一样,可长幼却不同,大概知道结局的他,自然也不用事事帮范闲,省得读者看得说抄书。

便道:“看情况,没别的事儿的话,把书局弄的差不多了,再写一本,之后回澹州养老吧。”

“???”

忍俊不禁还是啼笑皆非,但两人听着是真的乐了。

“你这才多大,这就着急的养老了?”藤紫荆笑着打趣道。

范闲听着却总感觉心里不踏实。

“这京都虽然繁华,可危险和麻烦也多,这才来了几日,事情却接连不断。在看澹州的生活,虽然平淡,但生活本就是这样的,毕竟不是谁都能接触这些麻烦。”

范浑说着,心思也飘到了澹州,怔了一下,看向范闲说:“澹州还有一位等你娶她呢!”

范闲也是一愣,随即脸色之上尽显尬尴。

说起来,范浑还真没想找茬,一想到澹州无非就是老太太,环儿和思思,虽然和范闲这丫鬟关系不错,可也就是兄弟的丫鬟,多了也就没了。

这一想起这些个熟人,自然就想到了那小丫头对范闲的爱慕。

人家苦苦等着,你倒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