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终于不是‘范闲’啦 呃?(1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51 字 4个月前

没意思。

便是范浑心中最为突出的想法,梗都听不懂,这样的人生真是充满谜样的寂寞啊——!

叶灵儿看着手中那平平无奇的长剑,脸上浮现着惊异的表情,抽出剑刃,并没有全部拔出来,细细打量起来。

叶家作为武道世家,叶灵儿自然有着不错的眼光,这柄剑,绝对是天下少有的好剑。

可是,剑柄、剑鞘,简直就像是村子里铁匠打造出来的,平平无奇?不,与战场过后随地掉落的剑也相差不多了。可偏偏却是斩金断石的利器。不说价值连城,也绝对是难能一求的珍贵之物。

眼中一动,看向眼前背过身的男人,叶灵儿突然发现这柄剑像极了这个人。

或是,正因其主人是这样的人,所以其剑的性格也与主人相似。

如看起来一般,平静淡雅,带着些书生气,俊美的面容与单薄的身躯甚至让人感到有些柔弱,但谁能知道对方的隐藏在内里的锋锐?

愈是看,愈是想,只怕是叶灵儿都没发觉自己心中的变化。

可能初见之时,便刻印上了这个人也不一定。

心跳逐渐快乐几分,脸色之上不知不觉有些发烫。

范浑是不知道叶灵儿脑子里这般活跃,只是等着范闲那家伙出来给自己正个名。

要不然总顶着范闲的大名,他觉得可能出大事。

“是柄好剑。”

身后的声音再次响起,范浑一回身,看向叶灵儿。

范浑自然是看向了对方的眼睛,却是一愣,叶灵儿以看到自己就移开了视线······

也没多想,毕竟他连现代的女人都搞不清楚,还想搞明白古代女性的思想?

还是省省脑细胞,猜测女人的心思还不如研究一下核裂变的容易。

便道:“多谢,剑,自然是好剑。”

至于是不是‘好贱’那就不得人知了,范浑也的确是发自内心说的。

托五竹铸造的这柄长剑,还有范闲的短剑,都是由陨铁铸造,至于说外观,范浑可不介意,低调总归是好的,暂不说扮猪吃老虎的戏码,也不容易让人觊觎。

安心实用,这便是这柄剑诞生的本质。

“如此神兵,叫什么名字?”听了范浑的回答,顿了一下,叶灵儿这才目光有些闪躲的问道。

范浑看着奇怪,看对方的样子这话问的像极了没话找话,可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东西,也就回答了:“没名字。”

叶灵儿一怔,这剑叫‘没名字’?还是说这柄剑单纯是没名字?

可一想,如此神兵肯定是有的,便探寻的问道:“叫无名吗?”

“······”

范浑整个人都凝固了一瞬,这姑娘···思维回路有点秀啊——

没名字,难道不是没有名字的意思吗!?难不成剑名‘无名’,我是有病我非要说‘没名字’???

可是顿时一种无力感就占据了身心,慵懒无力的说道:“呃,无名就无名吧。”

接过剑,别在腰间。

范浑低下头看了一眼···无名吗?还真是式的命名风格,还是说这个时代就流行这种起名方式?

回过身的时候,隐晦的看了一眼叶灵儿,范浑心道:这货莫不是本少爷的人生克星吧?怎的如此难对付!?

不一会儿,两道身影便从皇家别院的正门走了出来。

以看到这二位,范浑也是一阵轻松愉快,范闲的事儿解决了,也就该解决自己的了!

范闲一脸的喜意,不用再过刻意,就是此刻的表情也不受控制的咧着一道相当弯曲的弧度,本来过来就打算和自家兄弟分享自己的快乐,可没想到老弟一旁的马车之上还坐着一位红衣女子。

脸色有些懵比,而范若若看到叶灵儿也是感到惊奇,可随即便平复了下来,想到此处是皇家别院,也就不难理解对方出现在此处了。

“叶灵儿,叶家的独女,也是二哥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