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忆往昔的二少爷(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08 字 3个月前

城西老王勾搭上了城南的寡妇,把寡妇骗给了城北的刘锁匠当小妾······诸如此类的坊间佳话即便此时回忆起来,也能想象得到那是何等婉转起伏的故事。

作为一个身体没有发育的小孩儿,第二性征没有显现之时,男孩儿与女孩儿之间的模样看着并不明显,加上这一世的皮囊,被人误会之事也不少见,至少那个小屁孩的时间的确如此。

可即便如此,作为一个内里是成年人,更是一个男人的情况下,总被认作女孩儿,那感受实际并不痛快。

然而毕竟出府的机会并不算多,终究还是会有诸如此类被认错的情况

街市之上晃荡一圈,见差不多,也就往回走了,平日虽然无聊,但他这性子也到耐得住寂寞,悠闲悠闲的也不错。

来到这个世界十年,只在这一亩三分地来来回回逛荡,自然眼光还是有些限制。

范府周边,在澹州算是富贵人家居多,自是难见这个时代真正的面貌。

可说巧还真就巧了,路过馒头铺,就是那么余光一扫,便扫出来三个大垃圾。

跟着五竹练了不短时间的武艺,心中多少有那么几分底气,又见是个小乞丐,帮忙也就帮了,大不了带回去给寻个营生,便带着些玩味的随意说了一声。

即便他认同弱肉强食的道理,可人之所以为人,必然有其原因,三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儿,把个十岁不到的小乞丐堵在小巷子里欺负······这特么还真是有本事啊!

可这些都不是他用刀子上的理由。

重要的是,几个小辣鸡竟然叫自己‘大小姐’!!!

忍?又不是忍者!有仇当面报这才是他的作风。

管他三七二十一,先上再逼逼。

说实话,范浑对于自己为何出手风格会成为这样,他推测,十有八九应该是被五竹给影响的。

毕竟被打得多了,自然不会想多说什么,再者,也没那个机会。

换个角度,说他被五竹打自闭了也没什么错。

于是,三个混混自然是得被放一波血了。

看着眼前的小乞丐,事实范浑都不知道对方是女孩,只道是小孩儿,没个啥区别。

想法很简单,或者也没必要想多,毕竟能力上不成问题,带回去老太太也不会拒绝,索性好人做到底。

这种情况,范浑不敢肯定,可大多三观正常之人都会如此选择,当然,若是自身难保,那也没必要连累对方跟着自己受苦。

看着这小子脏兮兮的,又是被人打的青一块肿一块,嘴角还有鼻孔还流着血,加上破烂的衣服和上面的味道,唔,可怜?

不不,简直惨不忍睹。

没死简直就是幸运。

面色之上不露分毫情绪,可范浑那时心中,却百般感慨。

都不用多余问对方的家人,要是有,那定然不会如此模样,若是有,那定然是虎豹豺狼不如的东西。

无论何种情况,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便当作对方没有,范浑问向了对方。

只是关心之语,并没有多余的言语,于是将手伸向了对方。

若说心中没有培养一个心腹的想法,那定是自欺欺人,看多了,自然多少会有些中二的心态。

谁不想成为大佬?更何况还是真的穿了个越的穿越者···

背着乞丐小子,一路之上虽然比较让人崩溃,但至少范浑是三言两语解释清楚了自己是少爷,而不是小姐。

而他知道对方是女孩,也是半日后给对方治疗时才发现的。

就是现在想来,范浑也是觉得有趣。

误当作救了个小男孩的乞丐姑娘,还有被对方误认为是大小姐的少爷。

不得不说缘分这东西,就是如此不讲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