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二皇子要搞事情(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36 字 3个月前

“——公子。”

恭敬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这谜样的沉静。

范浑数蚂蚁刚数到二十,猛地回了神,脸色上稍显诡异······卧槽!自己都已经闲到这个地步了么!?

“何事?”侧过头,看向来人,然后:“诶?薄可期啊!”

薄可期看着公子竟然记着自己名字,也是大感荣幸的说道:“公子能记住小人的名字真是受宠若惊,外面来了为小厮,说是有信给您。”

“嗯?谁的信?”

范浑听着有些奇怪,来了没几天,朋友没结交,仇人倒是不少,谁还给自己书信一封?

“回公子,对方是醉仙居的小厮,只道是要将这封信给您,却是没说是他主子是谁。”

范浑似是半阖着的眼皮瞬间睁开,慵懒的气息也没了踪迹。

“知道了,没说别的吧。”

“没说别的,那人来的快去得也快。”

“好,你先下去吧。”范浑接过信平淡的说道。

“是。”

待薄可期走了,范浑这才打开了信封。

一旁的环儿也是有些好奇,虽然不是那么明显,可听到是醉仙居来的信,却不由得联想到那位花魁。

坊间已是传的沸沸扬扬,但私下里她却不敢问自家公子···在她看来,那般风尘女子自是配不上公子。

可是公子如何想,她也猜不出。

而范浑看着信纸之上清秀的笔迹,却是没什么欣赏的心情。

上面的内容不多,却是透露着致命的问题。

“北齐八品高手程巨树已被安排于牛栏街,当心。”

看着手中的信,范浑自然知道此信出自谁手,可是,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送信之法有些奇怪。

若是司理理提醒自己,大可书信一封让自己去醉仙居一趟,私下里说,可这···这个仆役是她的亲信?

回头一想,自己也是想多了,不论是让人送,还是自己前去,都有打草惊蛇的可能,而这送信的仆役,多半是个毫无相干,花钱招来的送信人而已。

内容自是真实不假,毕竟也应证了原本的线路······

真气一震,将信震成了碎屑:“我出去一趟。”

环儿只是静静站在一旁,看向范浑,有些担忧的开口:“公子注意安全。”

范浑笑了笑,也不做多言,配着剑,走了出去。

······

与此同时,范闲熬着草药,却也等来了位稀罕客,靖王世子李宏成竟是来了。

总共见过三次,若说交情,也谈不上。

交往就是这么回事,有来有往,范闲自是不会有什么惊异的情绪。

至于说藤紫荆,那就更是无所谓了,他虽说江湖经验不少,却是一副面冷心热的侠义心肠,加上身份问题,对这些个家世不凡的人,没啥个好印象,除了范闲和范浑两兄弟,估计也不会主动招惹那些人。

带着喜庆的笑容打了声招呼,范闲便问对方的来意。

尽管用‘老李’这般亲近的称呼李宏成,架不住对方get不到要点,范闲还得顺便给解释一下含义,面上带笑,心里却是不怎么利爽。

不至于影响心情,无奈还是有的。

他这些个‘普通话’估计也只有跟范浑那个臭弟弟说了,仅管只有一个人,可每每想到这些,范闲也是一阵庆幸和温暖,毕竟在这陌生的世界,还有自己的老乡兄弟,这若不是幸运,那不幸又是哪根葱?

话也不多,听了范闲的解释,李宏成似是懂了的用肢体语言和感叹词来表达了一番,便直接说了来意。

替二皇子来约人······

范闲没想到,也想不通,他和范浑两人见过这位老二,无论是留给自己两人的印象,还是自己两人给对方的印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能称得上好。

可这位竟然邀请自己去醉仙居···却是让人摸不清头脑,就是不知道这二皇子打的什么算盘。

毕竟是皇子,人家还让世子来邀人,总不好拂了对方的面子,于是便应了下来。

待李宏成走了,范闲这才自言自语道:“看来得和范浑商量一下了···二皇子···神经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