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押送回京(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261 字 3个月前

范浑点了点头,问题只在于把林珙送个合适的地方,也好说。

黑骑和影子就道了一句话人就走了,一行人看时间差不多,也该回了。

大张旗鼓,范闲让王启年扛了个旗子,写着羁押何人何身份,高调之幅度甚是夸张。

路过之人看着,惊讶于花魁暗探身份的有,可更多的则是发现了范家的两兄弟,不时还有叫好声,让人觉得古怪,弄的好似征战回京似的。

尤其是范浑,那一杆子插死程巨树的举动,可是让其名声暴涨,本就好武的大庆子民对此更是赞声一片。

范闲诗才的名头也是初现,在才子和上流贵族中传播甚广,可在民间却知道的不多,哪怕是有红楼一书,也架不住没写真名。

一路之上,三波人挡道,被几人连说带威胁的都扛了过去,其中城卫,刑部都有派人前来要人,这倒也正常,待大理寺的挡道之时,范浑有那么一瞬都觉得把司理理放在这头可能好点。

可回头一想,鉴察院虽有朱格这个二五仔,可还是陈萍萍一手遮天,以这位对叶轻眉的感情来说,自己两人行动反而便利。

大理寺卿是个什么人物,背景如何,范浑可没谱。

再者,司理理的事情可大可小,暗探一件,已经算得上涉及国家安全,若是刺杀,则是刑事案件,前者由特务机构鉴察院调查,后者由刑部、大理寺断案,本没什么问题。

问题就是鬼知道长公主或是二皇子的人都在哪里?

想了想,果断把未来的单位给开罪了。

待进了城,算是最后一波人,具体是哪边的还未问,便被言若海带着提人公文截了胡。

言若海在前走着,范浑则在想着,这京城之内,刑案机构职权似乎有些重叠,刑部、大理寺、城卫、哪怕是京都守备,都有提人审讯的权限,更不要说鉴察院,不说其他,单纯以利益方面,这司理理便是块肥肉。

勿说抓到了他国间谍,功劳不小,从间谍口中得到的消息更是不可估量。

不说平步青云,日后的晋升也能起不小作用,也难怪这一个个的都来要人。

有为利益,也有不怀好意。

“你们还跟着我做什么?”

范浑只跟着范闲,自己则想着自己所想,听到言若海回过身说的话没什么反应。

范闲则心中吐槽起来,你娘的大冬瓜,卸磨就杀驴啊!?

藤紫荆眉头微皱,王启年就闭口不言,左右都得罪不起,夹着尾巴做人方为上策。

“言大人,司理理一案与牛栏街刺杀有关,可否由我主审。”可事已至此,范闲也不得不说上一句。

言若海看着铁面无私,实则也相差不多,只不过也不是面上那么简单。

此举前后,这位也不过是听命而行。

“我亲自来了,人还会还给你吗。暗探军机为我四处监管,没你的事了。”

听到此处,范闲面色有些不快,范浑却问了一句:“既然是四处监管,那暗杀一事,这监管,到底监管了什么?监视,管控哪样能让人放心,鉴察院四处到底靠谱不靠谱您心中没数吗?”

“······”呜哇!

所谓话糙理不糙,司理理的身份放在这里,不管这些人知道不知道,还是有什么算计,可被刺杀的人却是自己等人。

责任这东西,嘴上说的总是中听之言,实际做的如何那就另提了。

听范浑的话,言若海盯着看了片刻,道:“你放不放心是你的事,鉴察院行事自有准则。你和你哥回府吧!”

说着,便要带司理理回鉴察院。

司理理看着范浑,面色有些苍白,她是一片茫然,这被带走了,范浑还能护自己吗?

给予希望后的绝望,自然更甚。

范浑只是嘴唇轻张,无声道出一句‘放心’。

心中则是想到:根本用不着瞎担心,此事终究会落在范闲头上,处理,自然不会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