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告一段落之事(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202 字 3个月前

“有人来了。”范浑也不慌,虽然自己这提司不怎么正经,可腰牌在手,说什么也没用。

司理理一紧张,倒不是为了自己,这男人虽然修为不凡,可暗闯鉴察院地牢真的会无事吗?

大门开启,不难看出来来人是谁。

“言大人,又见面了。”范浑轻施一礼,意思了一下。

不说别的,架不住这货岁数大。

范浑眼中,别拿前世的年纪往现在加,要不然活的总觉得年岁大了,年轻点好,嗯,年轻点好。

“的确又见面了,你也的确是好身手,鉴察院周边暗哨诸多,竟是没发现你。”

言若海言辞干脆,听着也不像是有他意,纯粹的陈述着事情。

范浑对此毫无感想,带着淡淡的笑意回道:“过奖,方才从这里走出去的人您见到了?就算是鉴察院布下天罗地网,看来也是防不胜防。”

话中却是另有所指。

听着如此之言,言若海依旧面色不动如山,对此半句不提,好像这货才是机器人,就算是五竹都比他情感丰富······

范浑算是服了,甘拜下风,原来老狐狸里面,这种类型的才是最要命的。

你说你的,人家也能选择不听啊!

“司理理一事,由你主审。”

“······!?”我主审?闹哪样这是!?

我特么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让我主审???

范浑听着言若海突如其来的话不由得一怔,心中顿时就吐槽起来,暂不说此事是不是因该由范闲来做,毕竟是有了自己这个外乡人的介入,可······这特么该审什么?

听了此话,范浑身后的司理理也是一脸惊异,她知道范浑要保自己,可鉴察院的举动,简直就是帮着范浑来保自己······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司南伯的私生子?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吧。

说着,言若海就把一枚钥匙扔向范浑。

待范浑接到手中,这才道:“这是她牢门的钥匙,司理理就交给你了,无论你做怎样的决定,鉴察院都会支持你到底的。”

话一说完,言若海转身就走,倒是干脆利索。

范浑也没那么多问题,毕竟该清楚的都也清楚,只是看着言若海的背影,心道这陈萍萍莫非改主意了?范闲呢?怎么没范闲的事儿了?

说好你打天下我种地呢!?特么——的!

这是个破事儿,若是如剧情,范浑估计也没什么感想,毕竟林珙死了,可林珙活着,不影响范闲与林婉儿婚约,而且让林家与范闲成为共同阵营,司理理的存在反而成了烫手的山芋······

“看来也没得办法了,真是麻烦。”这么叹了一句,多是口头禅般的无意义之语,虽然讨厌麻烦,但和怕麻烦却终究不同。

此事范浑大多能理解,可不解的也不是没有,就如这陈萍萍如何知道自己会来,而不是范闲?此事是随机应变还是已经预测的计划,却是不得而知了。

‘总不能因为那些个流言蜚语吧!哈哈······’

心中如此想到,回身看向牢中的司理理,无奈一笑道:“看来这回你的人身安全是彻底有着落了,倒是运气不错。”

司理理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满是疑问,可硬生生没问出来,只是点了点头,柔声道:“托公子的福,理理谢过范公子。”说着福礼一施,多了分庄重。

摆摆手,范浑慵懒的回道:“客气了,那我先回了,明天过来审你,可有什么需要的顺路给你带过来?”

然而,面对庄重严肃,范浑总能把事情弄的不正经起来,司理理怔了下,可似乎也习惯了如此轻松的言语,便笑着道:“公子人来了就行,东西就不劳烦您了。”

“也行,那走了。”看司理理似乎也的确没什么需要的,毕竟人还在牢里,也不多言,回身便朝着外面走了。

司理理的目光却迟迟没有离开,即便那道背影已经走出了地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