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仙不过一人和一山(2 / 2)

这是几个意思撒?

白凯一脸懵逼的看着逐渐消失的纱绮罗,口中发出隆隆虎吼,似是质问,似是悲鸣。

而纱绮罗的身影逐渐消失,最后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

白凯看着纱绮罗消失,原本不大的身躯开始发出一阵阵爆豆声,咔咔作响,声音越来越大!

最终,白凯再次化作遮天蔽日的巨兽,仰头嘶鸣,它鱼尾用力一摆,庞大的身形,嘶轰一声,化作一阵破空白虹,消失在半空中。

风压猎猎,白凯巨大的身形随之消失不见。

只留下原地一脸懵逼的方平安,与趴在他头顶,目光隐晦不明的喵路由。

喵路由一双小爪子微微握起,抓着方平安刚长出不多的头发茬,心里有些想不清楚。

方穷穷怎么会认识这种……恐怖家伙!

没理由啊。

还名字叫纱绮罗,呵!

明明姓纱布!

因为本体无法降临在人类世界,所以通过某种献祭,或是其他契约的方式,降生在人类世界,行走的分身吗?!

纱绮罗……作为人类的名字,似乎也还蛮合理的,与之相比,似乎比自己这个喵路由的名字好多了呀……

喵路由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最后想到名字上,顿时感觉非常不爽,等到它回过神时,方平安已经回到了酒店,准备退出死亡之境。

方平安看了一眼望向自己的喵路由,似乎知道它心里在想什么似的解释道:“害,赶紧退出死亡之境,然后老实睡一觉,这年头太危险了,这一晚上出了多少意外,出去浪没浪成,还差一点把自己浪没了!”

…………

清凉山。

清凉观,祖师堂。

单手拎着木魄永昌棺的佝偻老人此时一手扶着棺材,坐在祖师堂内的梨花木太师椅上,老人微眯着眼,看向坐在祖师堂正中蒲团上的李阳离,笑道:“修道修道,修仙修仙,凡人远离红尘,没了人情味,便是仙?狗屁的长生久视……害人不浅呐!”

邋遢中年汉子,也就是李阳离,他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大咧咧道:“堂堂兵家大佬,不会真是闲的没事,就扛着一副棺材板子,跑过来找我聊这些不搭边的腌臢狗屁话吧?”

“再说了,修道修仙,修出一条道,一人和一山,这么简单的道理,您还能不知道?”

佝偻老人忽然又道:“用那些秃驴的话讲,人生在世,如在荆棘中行,人生苦,众生皆苦。”

李阳离从蒲团上站起身,弯腰拍了拍膝盖,咧咧嘴,“您拿这副棺材板子,自己找个地儿,爱埋哪就埋哪,别埋在我清凉山就行。”

邋遢道士伸手挠挠头,“我这清凉山土薄,盖不住您这么大一尊……神仙?反正您的算计我也清楚,不过我这,不成!”

佝偻老人闻言呲牙一笑,从太师椅上站起身,脚尖踢棺,顺势将棺材扛在左肩头,然后空出的右手一抖,刻着“魂去来兮”的黑皮灯笼出现在老人右手。

老人就这样转过身,慢步走出祖师堂,

“众生皆苦,我肩挑七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