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水下吻戏(2 / 2)

“估计是装大款吧。”

“……”

许之颜打断同学们的嘀咕:“你们不要这么说余甜,她开学时,爸妈都是开宝马送她来宿舍,怎么可能缺钱呢?我过去问问吧。”

说完,许之颜迈着轻快的步伐,朝姜小曲走了过去。

“余甜?”许之颜站在她的背后叫了一声。

姜小曲回过头,便看到了许之颜,眼神露出微微的惊讶,她的视线,很快定格在同学们中的秦书临,面色一僵,提着汉服,二话不说的就往桥头走过去。

许之颜追了过去:“余甜,你怎么在这里打工呢?”

姜小曲穿着汉服,根本走不快,被许之颜拽住了袖子,两个人站在桥头中央,姜小曲低头轻声呵斥:“林语,是你带他们来周庄的?”

竟然让沈以诚看到她在打工……也就只有宿舍里的人知道她去了周庄,一定是林语告的密!

一群大学同学站在桥边,离许之颜和姜小曲还有段距离,许之颜轻轻冷笑:“余甜啊,沈以诚已经跟我在一起了,你这么辛辛苦苦的给他攒钱买生日礼物,又有什么用?”

“你说什么!”姜小曲瞳孔微缩,想从许之颜的手中抽出汉服的袖子。

这一用劲,许之颜忽然撒开手,惯性的力量,另姜小曲被力道带着往后仰,整个人直接入倒栽葱似的摔进了河里。

河水很深,姜小曲扑通一声摔进了河里,站在河边的看着的牧慕,吓了一大跳。

就在众人征愣之际,一个人影,猛地就跳入河里,朝着姜小曲挣扎的位置游了过去。

许之颜站在桥头大喊:“沈以诚!”

大家也没有料到沈以诚会跳下去救余甜,纷纷的大喊救命起来。

群众演员上阵,将河边两岸围了个水泄不通。

姜小曲昨晚感受到了溺水的情绪,她拼命的挥舞着双手,用力的蹬着双脚,但她整个人还是不断的往下沉。

由于汉服很重,头饰更有二十多斤,直直的将她的头往下坠,进了水的衣服和头发,像是个魔鬼似的缠着她的头,往水底里扯。

“cut!”方导喊停。

秦书临扶着姜小曲的腰,稳稳的浮出了水面,一手托着她的腰,往岸边游过来。

方导一脸满意:“很好,今天一条过,接下来就去拍水下接吻戏。”

影视里的水下戏,是在专业的透明水池下完成,然后将河里的现场戏,进行剪辑对接。

姜小曲也是第一次来到水下拍摄现场,透明的玻璃窗后摆着几台摄像机,水池边缘还放着一些圆绳威压,演员穿好威压跳入水池,拍完后再用威压将演员提上来。

姜小曲头一回穿威压,绳子穿过大腿根部,紧紧的勒着她的腰,才二十分钟,就感觉到一阵火辣火烧的疼。

回头看了眼秦书临,他也穿好了威压,一脸淡定,仿佛早已习惯穿威压的痛楚。

方导派人摆好了摄像机,大手一挥,姜小曲看到手势后,站在池边,扑通一声跳入了水池。

铺天盖地的水压,仿佛巨石一样压着姜小曲,姜小曲强忍着不适,拼命往上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