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决裂(2 / 2)

对于宫宝森的冷淡马三只是觉得奇怪,也不以为意,指着身后的十余名士兵骄矜地说道:“师父,您看到我身后这些士兵了没,他们,全都是我的人!”

“你的人?”

宫宝森抬眼冷笑一声,道:“只怕是日军的人吧?”

“嗯?”

听到宫宝森这句话,马三的神情不由一愣,随即便不在乎地笑了起来,随手拿起桌上一个苹果吃起来,道:“怎么,师父你消息挺灵通啊。”

“马三!”

哪怕之前有了心理准备,此时看到马三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神情,宫宝森还是难以压制内心的怒火。

他猛地一拍桌子,声色俱厉道:“你知不知道你身上流的炎黄子孙的血,你怎么能做出投靠日本人之事?!”

“我说师父,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守着那些东西不放?”

马三张嘴把苹果核吐到地上,道:“呸,酸了,不好吃。”

“你……”

听到马三这指桑骂槐的话,宫宝森气得用手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对了,师父。”

马三直接无视了宫宝森的愤怒,道:“我之前听说王勖也在宫家,让他出来给我见见吧。”

听到马三提起王勖,宫宝森的怒气这才平复许多,冷冷道:“你来晚了一步,他今天早上就已经离开奉天了。”

“这么巧?”

马三狐疑地看着宫宝森:“我和他之间的恩怨,您老人家想必知道吧?”

宫宝森没有回答马三的问题,而是神色复杂地问道:“知道我当年为什么要给你取马三这个名字吗?”

马三神色一时也有些唏嘘,半晌道:“知道,‘言必称三,手必称拳’,这是武林中的一句老话,意思是能人背后有能人,凡事让人三分,您老人家给我取这个名字,是教导我要谦虚,要本分。”

看到马三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却依然执迷不悟,宫宝森心中愈发怒火中烧。

“说吧,你今天来宫家有什么事?”

宫宝森强压心里的怒火问道。

对于宫宝森在话语里把自己排除在宫家之外,马三丝毫不以为意,道:“皇军让我给您老人家带句话。”

“什么?”

宫宝森神色冷漠。

“皇军说,这东三省的武林,向来是以您老人家为尊,只要您愿意出山和我一样投靠日本人,那么这协和会会长的位子,就是您老人家的。”

马三说道。

“协和会会长?抱歉,我这个人爱干净,这个协和会会长的位子太脏,还是由你来当吧。”

宫宝森冷笑说道。

“好,既然如此,”

听到宫宝森话里话外对自己的讥讽,马三神情逐渐不耐,威胁道:“那就请您老人家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不要出来做些让我们大家都误会的事情,否则,您老人家功夫再好,也快不过枪子!”

说罢,马三带着那十几名士兵扬长而去。

啪!

等到马三的身影离开,宫宝森的脸色蓦然涨红,一掌拍在桌子上。

咔嚓!

那套实木圆桌在这一拍之下四分五裂。

“爹!”

一直在偏厅等候的宫若梅,听到声响之后赶紧过来。

“想不到我宫家门里,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小人!”

宫宝森双泪长流,无语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