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恋爱打赌直播游戏9(1 / 2)

司冥二话不说,逮住黄春头揭悴┚褪且欢俦┳帷

两位校园偶像分明长得牛高马大,在司冥面前却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会哎哟哟地一通乱叫,然后抱着脑袋往墙角里缩,别说面子,连里子都没了。

等着看庄理“被金钱腐蚀继而陷入爱河”的那些观众:【……】

剧情反转得太快,他们的脑子已经跟不上了!

滕轩想到直播还开着,便冲过去,高声指责:“别打了,他们不是故意的,你反应这么激烈干什么?”

“老子也被泼了满身可乐,你眼瞎看不见吗?滚一边儿去,不然老子连你一起打。”司冥狠狠踹了方毅博两脚,抽空还睇了滕轩一眼,瞳孔里翻涌着毁灭一切的怒气。

别人不知道司冥的底细,但滕轩却最清楚――这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内心已完全失去了秩序,更失去了光明和希望。谁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滕轩既不是横的也不是愣的,但司冥却真正是个不要命的……

于是滕轩被这个眼神吓住了,脸色苍白地后退几步。

就在这时,庄理拿着一罐可乐走过来,冷笑道:“知道易拉罐的口子为什么设计成这样吗?一是为了防止泡沫飞溅,二是为了防止液体洒泼。如果你只是不小心撞了我一下,里面的可乐根本无法从这么小的口子里洒出来,除非像这样。”

庄理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手腕倒转一百八十度,往黄茨源上浇,持续地浇了好一会儿才把所有液体淋在对方头上。

易拉罐的口子太小,注定了只能用这种方式才能把别人浇透。

黄聪攵悖却被司冥反剪双手压在地上,被迫承受着这种屈辱。

有智商有眼睛的同学都看出来了,刚才黄淳褪枪室獾模∧敲葱∫桓隹谧釉趺纯赡芮崆嵋慌鼍腿鞒稣饷炊嗫衫郑克们欺负人啊!

看了直播预告的那些同学更是对此心知肚明。

他们设想了很多场景:譬如庄理摆出高冷的姿态拒绝赔偿;譬如庄理半推半就地答应,继而被金钱腐蚀;譬如庄理红着脸说没关系,借机讨好两位校园王子。

但他们打死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一场单方面的殴打和羞辱。

庄理和司冥两个人简直像黑白双煞,配合得天.衣无缝。

庄理捏扁易拉罐,随手扔到一旁,轻蔑地说道:“你们想帮滕轩报仇?麻烦下次手段高明一点,别把人当成傻子!”

原本想置身事外的滕轩这下反而撇不清了,脸色变得极其难堪。

钟星云冲上去劝架,却都被司大少狠狠推开,还差点遭到乱拳的捶打,只能站在外围徒劳无功地喊:“别打了,别打了,老爷子知道了要担心的!祖宗算我求你,你别把自己弄伤了!”

庄理若有所思地瞥了钟星云一眼,然后扯了扯司冥的衣袖,轻飘飘地说道:“别打了,陪我去洗手间清理一下。”

像只疯狗一般爆锤黄春头揭悴┑乃沮ち15淌樟耸郑血红的眼珠恶狠狠地瞪视两人,仿佛还有些意犹未尽。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别人做出伤害小卷毛的举动,他心里就特别害怕,牙根还恨得直发痒,总想弄死对方。

黄春头揭悴┐游醇过如此疯狂的眼神,凭着求生的本能抱成一团,不断往后缩,生怕司冥再扑上来发疯。

司冥的家世他们心里也都有数,别说讨公道,此刻竟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对不起,我们错了。”两人哭哭啼啼地道歉。

庄理却连多看他们一眼都嫌烦,拉着司冥的衣袖出去了。

走到外面,他拿出手机,当着司冥的面进入自己的校园账号,认认真真写了一篇日记:【他们故意用可乐泼我,是想帮滕轩报仇吗?手段如此弱智、低劣、下作,我只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跟滕轩那种废物玩在一起的人果然也都是废物。距离产生美,看上去光鲜的东西,说不定内里只是一团龌龊。】

写完,他登录红隼的账号,把这篇日记截图,发送到恋爱论坛里。

黄春头揭悴┑闹辈ヒ丫完全偏离了主题,观众的反应也呈现两极分化。

一部分粉丝气坏了,嚷嚷着要严惩凶手;还有一部分路人觉得这剧情太好玩,太过瘾,希望下一期也能有这样的反转。

两拨人马互相看不顺眼,于是吵了起来。

黄春头揭悴┑姆鬯课蘼廴绾味枷氩煌ǎ庄理的态度为什么会转变得这么快。他以前不是很喜欢几位哥哥吗?如今跟几位哥哥交朋友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他为什么要拒绝?为什么发脾气?他简直有病啊!

一位路人看不过去了,提醒道:【庄理才是正常的,脑子有病的是你们。由于迷恋偶像,你们连辨别是非的能力都失去了,你们真可悲!去论坛看看庄理的最新日记吧!】

这群迷妹立刻冲进恋爱论坛翻看庄理的日记,然后陷入了集体失语的状态。她们以为庄理的喜欢会一直持续下去,就像她们的迷恋一样,然而人家被泼了一听可乐就醒悟了。

现在的他如此厌恶黄春头揭悴,斥他们为弱智、废物,还看穿了他们的龌龊心思。

那个恋爱打赌游戏自然也就玩不下去了。

当别人看着很美时,庄理会站在一旁静静欣赏;当别人故意靠近并流露出恶意时,他会立刻远离。他的脑子从来都是清醒的。

崇明的学生绝大多数是权贵阶级,从小接受.精英教育,与那些痴迷追星的粉丝很不一样,具备更多理性思考的能力。

他们纷纷在论坛里留言:【我对这个剧情发展丝毫不感到意外。】

【我也是,庄理的智商不应该低到被几个纨绔肆意耍弄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