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时慕扬1】(2 / 2)

来纪家以后的生活果然不错,可是没过几天,和蔼的男人走了,他的日子难过起来。

纪庭阳奉阴违,处处苛待他。

起先住楼上软软的客房,后来让他住杂物间,佣人们发现虐待他还有奖赏,争先恐后欺辱他。

有一天纪慕扬听见纪庭愤恨道:“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还弄出来个私生子!”

他的妻子叶千蕊冷笑道:“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说什么你!”

叶千蕊:“你家弄出来的事,自己解决,总之财产一分钱都不可以给他!”

那天以后,纪慕扬的日子更难过,他经常吃不到饭,饿得难受,只好去厨房偷,他性格天生凶残,看人的目光也阴恻恻的,纪家上下都不喜欢他。

纪慕扬又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别人犯他一分,他哪怕蜷缩在黑暗,也会找机会报复回去。

他被关在狗笼两天,没有一个人想起他。

实在饿得受不了,求生欲望让他敲击铁栏杆:“让我出去!”

巧的是,被他咬伤的男孩,也是复杂照顾藏獒的男人,男人满怀怒气,把笼子打开,指着多福的饭碗:“想吃,自己去和狗抢啊!”

纪慕扬把嘴唇咬出了血,从狗碗里捡了块他能吃的肉,靠在角落,一言不发吃了下去。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周,最后多福咬伤了他。

那一晚,也是纪慕扬最难过的时候,他发起高烧。

可是整个纪家喜庆洋洋,透过狗笼,他听见有人说:“赶紧,小小姐要回来!东西都换成新的。”

纪慕扬趴在狗笼中,冷冷嗤笑一声。

此前他没有看见过纪家小姐,只看见过那个蠢蛋一般的纪小少爷。小少爷在母亲的教导下,十分讨厌他,不许纪慕扬踏进他的地盘一步。

毒物夫妇生出来的儿女,无疑,也是一对小毒物。

夜深些,一辆豪车开回来。

那是纪慕扬第一次见到纪黛宁。

她穿着粉白的公主裙,头发天然卷,用丝带绑了两个可爱的小揪揪。

纪慕扬烧得迷迷糊糊,一睁眼就看见了她。

她蹲在铁笼边,扬起小下巴,好奇地问:“你是谁,为什么和多福在一起鸭?”

女孩神色倨傲,纪慕扬饿得前胸贴后背,从她身上闻到一股香甜的味道。

像是谁家甜美的小蛋糕。

他舔舔唇,从笼子里看她,有种咬她一口解馋的冲动。

这一年的时慕扬头发很长,许久没打理,他脸蛋生得精致漂亮,比起男孩儿的轮廓,他更像一个羸弱的女孩。

面前的小女娃眨巴着水汪汪的眼,嫌弃地嘟着嘴:“你好脏。”

她说完就走了。

纪慕扬眸色暗了暗,无力倒回笼子里。

可是第二天,有人说小小姐要和他一起玩。

他被洗干净,穿着宽大的衣服,病气恹恹站在粉团子面前。有人拧了他一把,警告道:“老实点。”

粉团子满意地点点头,她郑重地说:“我当姐姐,你当妹妹哦!”

纪慕扬撩起眼皮子看她,尽管心中厌恶,身体也难受,可他实在没办法说眼前的小粉团子面目可憎。

她非常可爱,大眼睛明透,腮帮儿软乎乎的,连小嘴,都是甜蜜的粉色。加上漂亮的卷发,整个人就是一个可爱的洋娃娃。

整个人看上去,和一块精美点心似的。

比起小少爷,这位小小姐似乎更受宠些。

纪慕扬眼珠子一转,心里有了计较,打起精神陪她玩了一下午堆城堡,果不其然,因为小姑娘对他的亲近,他能和她一起吃晚饭。

纪家大人常年不在家,只有一堆佣人,围着两个小主人。

小小姐没有小女孩朋友,好不容易得了一个,非常珍惜。

纪慕扬心想,能吃饱,性别算个屁。他忍住恶心,看了眼喝牛奶的小粉团,调整好面部表情,羞涩地喊说:“姐姐,我晚上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五岁的大小姐严肃着小脸,见面前的“女孩”羞怯可爱,她难得有朋友,也很稀奇。

“好吧,妹妹。”

纪慕扬心中呸了一声,却又舒了口气。

至少晚上不用再睡狗笼了。

小小姐年纪小,虽然霸道骄纵,却很好骗。

纪慕扬知道,纪家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和小团子睡一间房,他说服了黛宁,晚上悄悄过来。

小粉团信守承诺,踮起脚给他开了门。

纪慕扬往床上一倒,心里莫名恶意又舒坦。他美滋滋地想,让你们纪家这样对小爷,小爷把你们五岁的小宝贝给睡了!

面上还是一副白莲花模样,嘤嘤嘤说身上痛。

小黛宁果然好骗,哒哒哒给他弄来了些药。

纪慕扬挑挑拣拣,龇牙咧嘴上完药,又吃了退烧药。

因为不要脸,他终于迎来了在纪家最好过的一段日子。

他能吃饱饭,睡最软的床,在小姑娘耳边吹“枕边风”,就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一些东西。

五岁的大小姐又傻又大方,心肠也软,偶尔纪慕扬装一装可怜,大小姐还要茫然笨拙地来哄他,让他不哭。

鸟雀飞进别墅,她会让佣人治好以后放飞;

纪慕扬教唆她做坏事,她鼓着包子脸,严肃地摇头;

佣人想用小猫小狗讨她欢心,她奶声奶气说:“墨墨会长红点点。”

小小的纪慕扬每天算计她,心里排斥她,却又不得不仰仗她。

他握紧拳头,看着睫毛卷翘的小女孩,嫌恶地想,总有一天,他要他们整个纪家求生无路,求死无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