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言景完】(2 / 2)

纪墨珏挣扎几天,最后沙哑着嗓音问他:“我姐呢?”

真好笑,这位小公子终于想通,谁是他重要的人。在纪墨珏心里,这个世界的黛宁劣迹斑斑,歹毒无礼。

挣扎之后,他却依旧选择了,一同在母体中孕育的黛宁。

既然她重要,为什么舍得伤害她、质疑她、呵斥她?

真要失去以后,才明白一个人到底有多重要吗?

言景没有把黛宁还回去,纪墨珏眼盲心瞎,守护不好她。即便有一天他要把黛宁还回去,也是在为她荡平一切以后。

纪墨珏成长的代价,总是让黛宁失去。

言景讨厌他。

但言景知道,自己也是罪人。

午后没有阳光,别墅外竟然飞来一只避雨的燕子。

赵屿进来以后,目光落在黛宁身上,瞳孔微缩,眉头狠狠皱紧。

如果不是了解他,或许会把他的目光,理解为对黛宁容貌的嫌恶。

果然,趴在窗前看燕子的大小姐扎了毛。

她回头,冰冷讽刺:“怎么,我纪家都要破产了,赵总竟然还看得上这块肥肉。你的公司,在外面不是养得挺肥了吗,这块踏板,都这样了,你还不扔?”

赵屿看着她:“和我回去。”

大小姐的回应直接多了,她虽然受着伤,凶得不行的性格却没变:“滚!”

她没有武器,干脆扔拖鞋去打他。

那拖鞋砸在男人肩膀上,赵屿狠狠抿住唇。

他的情绪管理比较到位,然而因为没笑,看起来就像在酝酿一场风暴。

言景全程沉默着。

赵屿伸手去拉她。

大小姐险些跳起来:“别碰我,你听不懂人话吗?我早就说过,让你有多远滚多远,还是你的纪恬妹妹,又去你面前哭了,你要替她讨回公道?”

赵屿低声道:“我没有。”

大小姐冷笑一声,她活泼的性格,变得冷漠许多。

她身上有种厌世的态度,见赵屿还在看她脸上的伤,她愤怒推他:“你给我滚!”

赵屿见她身体微微颤抖,顾及她的情绪,他起身:“我今天先离开。”

两个男人走到室外,赵屿眸光冷淡看向言景,带着审视的态度。

“言少,纪大小姐是赵某的未婚妻,还请安全送回。纪家或许没了,赵氏却还没倒,轮不到你对她动手。”

言景沉默许久:“我不会伤害她。”

赵屿不置可否。

两个男人都是聪明人,赵屿自然能感觉到,言景对黛宁没有恶意。

“你喜欢她?”言景问。

赵屿抬起眼睛,讽笑了一声:“你未免管得太宽。谁不知道,我入赘纪家,是为了纪家财产。”

可是,如今纪家快没了,黛宁还毁了容,反而是赵屿在外省经营的公司,规模不小。

他一面帮纪家管理着分公司,一面发展自己的事业。

言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黛宁以为,赵屿拿纪家的资源,去补贴他自己的公司。

或许个中还有一些误会,比如,黛宁似乎认定,大家都喜欢纪恬,赵屿也是喜欢纪恬的。

毕竟赵屿是纪恬邻家一同长大的哥哥,而纪恬又擅长往黛宁心中种刺。

这个世界的大小姐,冷漠、多疑、自私。

没人小心认真地爱她,她就努力装作无坚不摧,用柔软的躯体,一次次往纪恬铺起来的荆棘上撞。

如果自己这趟没有过来,她的结局一定不好。

因为纪恬的算计,她赶走了赵屿,得罪了时慕扬,这个时空的言景,又视她为跋扈的陌生人。

言景明白了许多事,但他并不打算把黛宁还给赵屿。

没多久,时慕扬转头对付言家。

时慕扬手里有一支不得了的队伍,有一次黄昏,言景的车胎被打爆,他胸口被划了一天长长的口子。

如果不是他能打、命大,可能就死在了那里。

他没死,他若无其事地回来了。

伤口淌着血,言景却没处理,反而安安静静守着手术室里的少女。

她醒来前,他擦干净自己的手指,小心握住了她的手。

女孩的手漂亮又温软,这样小小一只,躺在他的手心,让他忍不住笑起来。

这是黛宁第一次修复手术。

他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后来天气好了些,女孩靠在他胸口,言景指给她看。

“你看,纪家的股票慢慢上涨了。”“外面的花儿也开了。”

“纪爷爷说,想和你打个电话。”

她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意,叽叽喳喳和老爷子说起来。

言景退到一旁笑着,眼神温暖。

他绝口不提这段时间,和时慕扬斗得你死我活的事,也没告诉她,赵屿一直待在京市,昨晚来看她,可她已经睡觉了。

他的胸口很痛,她靠过的地方,或许是前段时间,没有愈合的伤疤。

言景悉心照顾着她,黛宁做完第二次修复,脸上远远没有过去看着恐怖了。

言景本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这段时间却生生学会了讲冷笑话。

大小姐从不给面子,也不打算笑,只用看笑话的眼神看着他。

讲到最后,他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她手背。

是个非常绅士的礼仪,眼泪却落在她手上。

她似乎也感受到了不同,愣了愣,奇怪地打量他。

险些毁了纪家的是眼前这个男人,然而放手成就纪家的,也是他。

黛宁做完第三次修复时,纪老爷子已经可以出院了。

言景突然说:“我带你去凤鸣看看吧。”

大小姐问:“那里能有什么?”

言景笑着替她梳了个辫子。

“你陪我去一天,我把言家的股份都给你。”

她狐疑道:“真的吗?”

“嗯。”

大小姐到底是大小姐,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抱着将信将疑,这人难道是个傻子的心态,她随他回了凤鸣。

言景并没有带她去做多么惊天动地的事,他买下了一个小洋楼,亲手为她做了一顿晚饭。

两个人相对而坐,吃了顿晚餐。

言景说:“你能喊我声哥哥吗?”

大小姐露出一言难尽的神色:“我这样,你还能看得上啊?”还玩角色扮演play,可真会玩。

言景忍不住笑了。

那一天,他已经在这个世界,陪着她半年了。

他觉得很满足。

“你什么样,都是最好的。”

是我心中,你永远是那个蹲在街角,眼睛干净明亮的少女。

红颜总会化作枯骨,你却是此后不变的信仰。

黛宁最后一次做修复后,言景看见了赵屿。男人穿着风衣,一个人走在街头。

他又来探望了一次大小姐。

沉默、无声的。

言景远远站着,没有拆穿他。黛宁让赵屿滚出她的世界,显然,他并没有滚。

两个人不约而同,对付起时慕扬。

没几天,纪恬死了,而是死在郊外,尸体被狼撕碎。

言景坐在山坡上,身边血腥气弥漫。

他看着城市高楼鳞次栉比,从午后,一直坐到黄昏。

他拿起手机,拨通那个电话。

“喂?”

他一直没有讲话,听着她的呼吸,红着眼眶,看太阳慢慢落下。

你看,黛黛,虽晚了些,哥哥最后还是为你犯罪了。

余生没有我,愿你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