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2 / 2)

“季刑,通知秘书安排行程,给郑煜定好今天晚上的机票,最好明天一早就能到黑洲,不要耽误郑理事的工作进度。”

秦曜修不给郑煜说话的机会,直接下指令。

“……。”

秦爷好残忍好无理取闹!

“说过多少次了,特护病房里不要留外人,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

周院士带着几个医生走了进来,

看着季邢和郑煜满眼的地嫌弃。

最后走进来一个推着医务车的年轻护士。

低着头,眼睛还是红的。

季邢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

刚才是他把她凶哭了。

可是也不能全怪他,都是boss的皮囊太会蛊惑不蕴世事的小姑娘。

之前如果不是他拦着,这小护士能晕乎乎的把针头扎到自己手上。

周院士年近六旬,精神矍铄。

“小修啊,这次我不得不说你了,头部受伤可大可小,你这次也太没有分寸了,秦老爷子年纪大了,经不起你这个独苗的惊吓。”

秦曜修点头,虚心受教。

“这是小辈的不对,让周院士您费心了。”

“嗯,知道就好,你的头部ct我看过了,头骨没有大问题,颅内的淤血部分没有风险,可以自行慢慢愈好,收拾一下,可以出院了。”

“出院?现在可以吗?”

郑煜有些大惊小怪,昨天还是昏迷不醒的人,今天就让秦爷出院了,这个恢复是不是太快了些。

周院士又白了郑煜一眼。

“年轻人的耳朵不好,多做运动,少躺着不动……。”

说着转头,带着几个医生推门走了出去。

“……。”

郑煜。

秦曜修坐了起来,他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然后睥睨地询问:“怎么,我出院,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

“季邢,郑煜的行程安排发给他,马上让他打包滚去黑洲,看着碍眼。”

“……。”

郑煜表示,嘴贱的下场太残忍了吧,一点机会不都给人家,呜呜,想哭……

哭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