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那个男人...他lei了(求推荐,打赏,投资)(2 / 2)

日向斑木叶忍校五年级,不需要多余介绍,看名字就知道很能打,上一个敢起“斑”字的人,打得宇智波全族上下都噤声了~

至今被记录在警备队的小本本上!

日向斑vs宇智波禾急

5年纪打2年纪,学霸打学渣....结果...呵,毫无悬念!

“笼中鸟的悲剧已经更多了,不需要再多添加一个了!”

日向斑抚摸过额头,森白的眼神中浮出一丝冰冷的杀机,宗家的命令是让他在擂台上打赢宇智波禾急,他决定要做的更彻底一点。

隔着树林的另一边。

日向日足收回窥视向操场的视线,雕塑一样刻板的面孔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他看着坐在对面脑袋裹缠绷带的男人,沉声道,

“日向斑对宗家怀有憎恨,这种憎恨会让促使他在擂台上打死宇智波禾急。”

“哦?你不怕得罪大蛇丸?”志村团藏有些诧异地看着当代的日向族长。

“有团藏大人站在我身后,大蛇丸大人不会失去理智的,何况,”日向日足说话滴水不漏,“我可以让日向斑偿命!”

志村团藏露出瘆人的笑声,他知道,那条蛇对日向的刻板固执预估错误了,这样的话,就算那个宇智波禾急未必像档案上记录得那般废柴,而藏有一些猫腻和怪异之处,也就不打紧了。

日向斑是个罕见的天才,日向家用他来做换子的买卖,可保万无一失了。

大蛇丸是一条阴冷的毒蛇,宇智波家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志村团藏是坚决不允许他们绑到一起的,下一届火影的职位他志在必得。

吹过的风更冷了~

.....

宇智波族地。

还是那间屋子,宇智波富岳盘腿坐在榻榻米上,一边优哉游哉地喝着茶,一边看着今日份的木叶日报,嘴角就不自觉地勾起得意的弧度。

“写得要再接深入一点,科普性质的介绍太枯燥了,笼中鸟的原理没必要解释清楚,这种前沿领域的防盗技术,大部分看报的人有几个学霸,一笔带过就行。”

坐在对面恭敬地端着茶杯轻抿的主编认真聆听富岳族长的教诲。

所有人都以为,那个报道独家消息的小编是这次日报销量翻倍的功臣,其实,他们都只不过在第一层,那个小编不过是他推到台前的枪手而已。

他,木叶日报的主编,向左男一,才是真正的推手,他是站在第二层的男人。

而眼前,

宇智波一族的富岳族长,就更是藏在他身后的男人,是站在第三层的幕后主导者。

宇智波富岳看着向左男一,对方脸上流露出来的敬畏让他心里舒坦,他才不会告诉对方,整件事还隐藏着第四层,或许还有第五层....

就让对方以为富岳族长就是幕后黑手吧,满腔的敬畏崇拜到他这里就可以画上句号了。

“那接下来要怎么报道?”向左男一问道。

“多挖掘一下日向分家的故事,找一点感人的素材,隐晦揭露出笼中鸟这种咒印的不人道,对分家造成了极大的身体和心灵的创伤,要像讲故事一样,声情并茂地写得感人一些。”

宇智波富岳就喜欢和向左男一这种虚心请教的人聊天,这种喝茶的气氛才是正确的养生方式,和大蛇丸那种人多喝几次茶,是真的夭寿了!

“然后,在对比烘托一下,宇智波是如何对待族人的,剩下的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向左男一眼睛一亮,接话道:“一个宇智波的族人开出了白眼,不仅没有被族人放弃,反而想尽办法让其拜入木叶三忍大蛇丸的门下,然后,极力阻挠日向一族妄图对其种下笼中鸟的咒印?”

“可惜,日向一族太过墨守成规,只能以一场擂台比斗的形式来决定最后的结局,如此一来,正面素材,反面素材,两相一比较....”

向左男一深嘶一口气,是谁说宇智波一族都是莽货的,分明就是个老银币啊~

“一个月后,宇智波禾急输了,那就浓重宇智波一族的悲情;如果,赢了....唔,好吧,从档案上的过往成绩来看,可能性几乎为零。”

“没关系,输赢我宇智波的名声都会盖过日向一族!”

宇智波富岳脑海中想到日向族长那张刻板宛如死人般的面孔,内心就一阵荡漾,这是智商上的碾压....

ps:

上试水推了,明天是最重要的一天,所以今夜过了12.00求一波推荐票支持,有小钱钱的大佬可以助力一波打赏助推成绩。

试水推俗称死亡推,是生是死就看明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