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真假编剧对决(2 / 2)

他让下面的人去秘密请来的刘队长和黄教授,为的就是公平。

可这位刘队却处处偏袒半山,看来,锦伶堂里出了内鬼。

这么想来,刘队提出的所有问题很可能提前已经和半山通过气了,如果不是浅沫丫头的专业性过强,能提出连刘队都忽略的问题的话,今天只怕真的要输给这帮人。

“不能总让刘对提问题,在坐的各位都看过剧本,有什么疑问的大家踊跃提出来吧。”

魏老话音刚落,徐子骞和半山的脸色顿时一变。

半山紧张的身体不由的开始微微打颤,魏老眼角余光朝二人脸上扫过,心里如明镜一般。

其中一位会员主动开口。

“我比较关注的是第五篇章的分尸杀人案,妻子将丈夫毒死分尸后,丈夫的人骨始终没有下落,因为妻子在警方破案之前就自杀了,这件事就变成了未解之谜,对此,两位编剧有什么看法?”

听到这个问题后,半山头皮一阵发麻。

这个案子是所有案子里最诡异的一篇,到最后,妻子连续杀了多名情夫之后自杀,而丈夫被切割的人肉在五十多个抛尸地点都有发现,可丈夫的头骨以及身体的骨架却不翼而飞了,让人无语的是,这一篇并没有详细说明丈夫的尸骨到底被妻子怎么处理掉了。

“半山先生,你先说?”魏老提议。

半山沉默的朝白浅沫看去:“上次是我先来的,这次就有你先吧。”

白浅沫心知半山已经回答不上来了,就算那个刘队长提前给他做了功课,这个案子只怕他也说不清楚。

“上次半山先生的回答似乎太笼统了,也不算标准的答案吧?”那位心理学家黄教授开了口。

半山的神情有些难堪:“小说本来就不能用专业性角度去过度分析,我当时写书的时候哪里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像学生一样坐在这里被人刁难?”

黄教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这次的问题专业性很强,我建议两个人各自写在纸上,最终我们一起揭晓答案。”

半山眼皮一颤,瞳孔里快速掠过一丝惊慌。

“好,就写在纸上吧。”

魏老开了口,一旁的秘书立刻准备了纸张和笔分别送到了白浅沫和半山面前。

“限时五分钟,两位请吧答案写在纸上。”

白浅沫握着笔,垂下眼帘快速书写了起来。

半山则半晌不知道如何下笔。

徐子骞看到这里,心凉了大半,原本还算镇定的脸上此刻也渐渐显露出了慌乱之色。

五分钟后

两个人的答案一起送到了魏老的面前。

魏老看过之后朝刘队看去:“刘队长,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觉得丈夫的骨头被妻子怎么处理了?”

刘队凝眉沉思了一会儿。

“目前来看应该是有两种可能的,第一,秘密掩埋,可能抛尸的地点有些远,所以警方没有找到。第二种可能,尸骨已经被某种化学产品融化掉了。”

魏老点了点头:“你的回答正是半山先生和白小姐两人分别的答案,半山先生认为是第一种,而白小姐则认为是第二种,你觉得哪一种的可能性最大?”

一听说半山选择的是第一种,刘队故作思考了一会儿:“我觉得第一种的可能性更大,从这篇文章整体的细节上来看,妻子是家庭主妇,按道理,她并不是化学方面的专家,是很难把尸骨彻底处理干净的。”

半山暗暗松了一口气。

其他偏向徐子骞和半山的会员们也纷纷赞同刘队长的观点。

“既然妻子将丈夫的尸肉分割后抛尸,就没理由单独把骨头溶解,而且妻子是家庭主妇,她也不懂这方面的知识,我看这一局半山先生的回答更准确客观。”

魏老看向白浅沫:“白小姐,说说你的观点吧。”

“妻子将丈夫的尸肉分割后抛尸,尸肉会很快腐烂掉,从而达到毁尸灭迹的目的,但人骨经历百年都不会轻易溶解,妻子在杀害丈夫之前已经做了各种详细的方案,所以,尸骨怎么处理不容易被警方发现,必然是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的。”

话落,白浅沫拿着笔,快速在自己的手稿上画出几段重要的话。

“其实丈夫的尸骨秘密就隐藏在整篇章的内容里,丈夫被杀之前,妻子曾对丈夫说过,家里卫生间的下水道被堵了,妻子从外面买回了几瓶浓硝酸和洁厕灵,她说在网上查过,可以腐蚀掉下水道堵塞的垃圾。”

“第二段是杀害丈夫之后的第三个月,她和情夫幽会当晚,也曾说过自家的厨房下水道堵了,需要去化工用品店里买点东西。”

所有人按照白浅沫提起的重点,翻看了剧本之后,通篇的确有这么两段剧情。

因为看似很平常,所以根本没有往杀人这方面去想。

白浅沫继续道:“浓硝酸具有很强的腐蚀性,而洁厕灵内的主要成分是浓盐酸,当浓硝酸和浓盐酸按照一定的比例调融之后就会变成王水,各位是否了解王水的功效?”

在场的都是一些养尊处优的大佬,谁会没事儿去了解工业用品?

在听到“王水”时,刘队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白浅沫朝他看去:“刘队长应该是知道的吧?”

虽然不想回答,可众目睽睽之下,他只能开口。

“王水是一种腐蚀性非常强的化学产品,主要成分是硝基盐酸,也就是白小姐刚刚所说的浓硝酸和浓盐酸,重金属都能被王水轻易腐蚀掉,所以理论上讲,人的尸骨是能被彻底腐蚀的。不过……”

刘队长看向白浅沫,提出自己的疑问。

“妻子是家庭主妇,她怎么会知道王水的调和配方?浓盐酸和浓硝酸的比例如果不对的话,是很难调制成功的。”

“开篇曾介绍过丈夫的工作是一名化学材料研发部的经理,对口专业,其中有一句提起过,他和妻子是大学同班同学,化学方面的知识她肯定是懂的。”

这些可都是她经历的真实案件,即便用文字阐述出来,也不可能将所有经过都详细概述,所以,整篇文章里,她将一部分真相融合到了细节里。

也幸亏是运用了这种写作手法,才能让别人察觉不出来。

白浅沫这个回答相较于半山的回答要专业的多,在场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其实大家都已经知道谁在撒谎,可此时,他们谁也不好意思站出来指责对方。

半个小时之前,他们还信誓旦旦的吵着要封杀开山鼻祖这个不知名的小编剧,结果,人家才是真正的原著作者。

众人全场打脸,谁还好意思开口?

魏老的目光扫过沉默的众人,忽然笑了一声。

“谁才是《七宗罪》的编剧,想必大家心里都有数了,白小姐能把细节分析的这么透彻,足可说明真正的创作者是她,而徐导和半山先生,你们应该给我们所有人一个交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