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行凶未遂也是罪(2 / 2)

随笔就能画出这副莲花图,还是临时用一只铅笔临时创作。

大师也分层次,一般大师都做不到伽萤这程度。

仲老先生的评价给得还保守了。

那是他对伽萤的身份依旧有怀疑。

“小虫子,快点给我说实话,你和巫烛是什么关系?”着急起来的仲老先生,凶巴巴的问。

把久远的称呼都不自觉喊了出来。

伽萤顿了下,坏坏一笑,“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你。”

仲老先生急眼,“臭丫头!你是不是找打!”

周心美想要仲老先生教训伽萤的目的达到了,不过这教训听起来和她想要的效果截然相反。

伽萤淡定道:“您答应我做蓝鲸俱乐部的艺术顾问。”

仲老先生听到‘蓝鲸俱乐部’时,神色晃过一抹怀念的恍惚,随即摇头,“不,乙级俱乐部去了丢人。”

伽萤说:“那等明年升到甲级再请您来。”

仲老先生不小心被她轻描淡写的语气逗笑了,笑了几声发现不妥当,又重新绷起严肃脸,“别废话,快点告诉我。”

伽萤喊来侍者,交代对方几句话。

侍者得到吩咐后离开,没多久带着两人回来。

另外两位侍者拿着笔墨以及雪白的长纸。

两人分别把长纸在伽萤的示意下铺展茶几,摆上墨水和毛笔。

侍者对伽萤说:“因为客人要得急,只能拿到这样简易的装备。”

伽萤摆手表示无所谓,然后弯腰将毛笔沾墨。

一缕秀发随她的动作滑落,伽萤随手打算挽起。

从侧边伸来的一只手先了她一步,将她秀发撩到耳后,顺势将她所有的头发拢入手里。

伽萤看到是伽蓝,后者一副理所当然的平静表情。

如果现在伽蓝手里有根发绳的话,伽萤觉得他说不定已经自然给她绑头发了。

算了。

伽萤收回视线,抬起毛笔一滴墨顺着笔尖落在雪白纸张。

柔软狼毫点落。

笔走龙蛇,一气呵成。

[心想事成]

白纸黑字。

行书遒劲潇洒,笔势矫若惊龙。

锋芒毕露,峥嵘初现。

在场就算不懂书法的人,看到这四个字也能感受到那股气势所在。

惊讶的目光纷纷落在身姿纤细,肤白雪腻的少女身上。

要不是亲眼看见,谁都想不到这样有千军之势的字,是由这样的少女写出来。

和这四字不同的是伽萤随之落款的两个小字,刚如铁画,媚若银钩,气韵流畅。

“靠近点我看看!”仲老先生催促,“那两个小字!”

这会拿着手机的人是子车乡。

他满含深意的看了眼伽萤,然后将手机靠近落款。

“是了,真的是。”仲老先生瞪眼。

伽萤放下毛笔起身。

伽蓝自然松开她秀发,再给她理了理。

伽萤望向周心美。

“这幅字才算我今天送你的生日礼物,愿你心想事成。”

心想事成……

此时此刻还有比这四个字更讽刺的么。

精美的妆容也掩盖不住此刻周心美坠入怒海深渊的心情。

她的表情绷得很紧,一不小心就会破碎。

梅月柔轻捏了下周心美的手臂。

“……谢谢。”周心美低下头。

伽萤目光自周心美头顶一扫而过,看到她身旁的梅月柔皱眉,且用不满的眼神无声控诉自己。

伽萤知道梅月柔在不满什么,怪她打乱了她捧高周心美的一连串计划。

面对这样的指责目光,伽萤反而笑了,“这不是你一直想我做的事么。”

一语双关。

小时候,作为她的母亲,一直想她超越所有人,尤其是同一片区域的孩子。

现如今,作为周夫人,见到她来生日宴不就认为她是来捣乱,欺负周心美的么。

梅月柔愣了愣。

伽萤轻瞥周心美一眼,“行凶未遂不是每次都能无罪。”

周心美一而再的小心机和耍弄的手段,以她的阅历可谓一目了然。

没能成功的谋害就不算罪过?

在她这行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