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火锅之争(2 / 2)

朝为田舍郎 贼眉鼠眼 1089 字 2个月前

李白笑了:“我活着不是为了剑术,也不是为了酒,我活着只愿痛快洒脱,想练剑便练剑,想饮酒便饮酒,世人于我何加焉。”

张怀玉撇了撇嘴,没理他,刚才的一番打斗,李白向她展示了学霸的世界,天才就是天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都干得很不错。

无法用暴力纠正李白的人生观,因为实在打不过。张怀玉只好扭头望向顾青,警告道:“你不许学他,否则我便打你!”

顾青愕然:???

这婆娘疯了吧?

李白捋须看着二人,眼中的笑意愈发深了。

…………

村里的学堂开课有些日子了,正逢元旦新年,顾青准备了一些肉条束脩,一个个拜访了请来的几位先生。

先生们都是落第的读书人,有些傲气,虽说自己落第了,但对顾青这位农户子弟终究有些端架子,用鼻孔看人的习惯让顾青很不爽。

读书人也是要吃饭的,用这种态度对待给他们饭吃的老板,这是不会做人呀。

于是顾青跟宋根生事先串通好了,然后选了个黄道吉日,把宋根生从课堂里揪出来,污蔑他上课走神不听讲,当着几位先生的面将宋根生一通暴揍,宋根生捂头惨叫,先生们瑟瑟发抖。

惨无人道的惩罚给先生们赤裸裸地展示了何谓农村丛林规则。

先生们教学问,顾青教先生们如何做人,大家各教各的,各有所教。

从此以后,先生们变得异常乖巧,再也不敢在顾青和村民们面前摆出高傲的架子,为人非常和气生财,见谁都主动打招呼,也有一两个实在太清高的先生受不了主动辞馆,顾青也不介意,笑吟吟地送他们上路。

这个时代的读书人虽然不多,但混得不如意的读书人也不少,不缺那么一两个。

青城县的新任县令魏渡来得很突然,顾青感到很惊异,堂堂一县之尊如此闲么?有事没事喜欢往乡下跑。

“少郎君,顾公子,大喜事!”魏渡丝毫不顾官员体面,走到村口便撩起官袍下摆朝顾青小跑,像极了年轻时奋不顾身奔向爱情的模样。

顾青正蹲在村口的地上找蚂蚁窝,找了很久,结果很失望,愕然抬头看见魏渡,顾青急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朝魏渡拱手行礼。

“少郎君,大喜事!”魏渡跑到顾青身边重复说了一次,连对顾青的称呼都不知不觉改了。

顾青下意识回道:“恭喜恭喜,魏县尊娶妻还是办满月?草民一定送上贺礼。”

“不,是少郎君你的大喜事。”

“我不急,还早。主要是身边的女子没一个人样儿……”

“……不是!贵妃娘娘在蜀州传了话,要召见你,少郎君马上启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