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叶林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2 / 2)

这无疑坚定了他抱大腿的信念,只是不知道独孤凰在这个世界处于什么层次。

他们越过了荒漠。很快,叶林远远的就看到了陨星镇的大致轮廓,像是一堵不可逾越的长城,横截于此,规模极大。

所谓望山跑死马,但独孤凰这个情况大家都了解,所以叶林眼中陨星镇的模样逐渐清晰。

陨星镇,说是城镇,但其实很雄伟,像是重城,但重城这个称号不是随便就有的,不仅需要世人的认可,更重要的是每一座重城,基本上都需要一位众望所归、以力服众的城主。

前一点不须多说,重城在这个世界代表着一种地位和形象,就和出身魔都、京城的人,能和那些犄角旮旯的人相提并论?

以陨星镇早被妖魔化的形象,到处都是亡命之徒,怎么可能让世人承认它是重城呢。

而更重要的呢,那就是陨星镇内部势力不仅多,还错综复杂,水很深很浑,就导致没有人敢做这个领头羊,今天说自己想当老大,第二天恐怕就被群起而攻之,暴死在街头了。

但这些叶林不怎么清楚,他来到陨星镇最直观的感触就是这里的环境竟然很好,不能说山明水秀、鸟语花香,但也算有山有水,能养一方人了。

主要是看惯了死亡荒漠,再来到普通地方,那反差感就太强烈了,再差劲的风景到他眼里都能成不错。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土地都被开垦,种上了庄稼,一些人身穿短打、脚穿草鞋,面朝黄土背朝天,在辛勤劳作,很符合叶林对古代的想象。

前提是忽略他这个规格外的师父!

叶林抬眼看了一眼独孤凰,这家伙看上去倾国倾城、绝色无双,但行动起来简直人间凶兽差不多,说是绿巨人也不为过了。

一边是古人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边是武者的刀光剑影、快意江湖,这两种不同的生活一同出现在了叶林的眼中,难免不让他生出割裂感,感觉整个世界都不真实。

叶林拉着独孤凰的衣襟,问道:“师父你不是说这里很恐怖嘛?”

为了表示自己的疑惑,他还特意环视一周,发现没有什么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

独孤凰了解到叶林的疑惑,便笑道:“这是凡人,又不是什么武者,武者间的恩怨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平时没事谁会去动一些凡人,说不定还会得罪其他武者。”

她说起来倒是习以为常。

随着她的解释,叶林也逐渐明白了,凡人是武者的预备役,可以说是武者阶层的基础,很少有出现武者会屠杀凡人的情况,而且武者需要凡人来满足各方面的劳作和服务。

毕竟武者也要吃饭的,也需要质量上乘的生活质量和优越的生活环境。

独孤凰顿了顿,让叶林消化一下,而后又道:“我所说的那些人,都是陨星镇的武者,他们从各大洲流窜至此,身上有很多血案,和凡人没有关系,井水不犯河水。”

叶林这才知道,陨星镇的凡人有数百万之多,但独孤凰从没有将这些凡人放在心上,所以也就没说。

这数百万凡人,大都零零散散的散居在陨星镇周围的村子里,剩余数十万人住在陨星镇。

叶林得知这条消息后,觉得自己被独孤凰和说书的骗了,尼玛这也能叫镇?

随着距离的推进,穿过一些乡镇的时候,独孤凰选购了一身兜帽黑袍,很宽松,可以完全遮盖身体。

自己这位师父经验丰富,也许有前车之鉴,毕竟她的容颜可以说倾国倾城,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有这么一件黑袍很方便。

而后,叶林终于看到了陨星镇的全貌,当即惊得合不拢嘴。

只见百丈城墙巍然矗立,共有五道入口,中间的进出口最大,只见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也难怪能从数十公里外就能看到这个轮廓了,太夸张了,叶林起先对百丈高度没什么概念,现在才知道这多么了不起了,换成地球文明的说法,三十层才有一百米高,这城墙那就得是百层高楼组成一排,排队按个数估计能数到四位数。

叶林从最开始的九十度角逐渐到一百八十度角,摆足了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的形象,最后进镇,才收回视线,觉得自己好像受到了欺骗。

......

要考虑投一下票票吗?